韓詠紅:亞洲行——拜登衝著中國來

2022-05-23
韓詠紅
聯合早報副總編輯
 
AAA

 shutterstock_1623214006.jpg

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後的首次亞洲行今登場,白宮高層將此行形容為「轉折點」。拜登人還未出發,中國與日美外交高層已激烈交手,言語間刀光劍影,氣氛劍拔弩張。

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本周三和日本外長林芳正視訊,用警告的語氣指責日本即將主辦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QUAD),美日聯手對抗中國把局勢「搞得烏煙瘴氣」。日本共同社沒有原文引述王毅這番訓斥,但突出了林芳正對中國航母在日本周邊愈發活躍表達嚴重關切。

王毅此前一天與韓國新任外長朴振視訊時語氣雖然友善得多,但也直白地表明中韓應「防範新冷戰風險,反對陣營對抗」,中國「反對搞『脫鉤』『斷鏈』」,主張維護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暢通。

最後登場的是中共政治局委員楊潔篪與美國總統國安助理沙利文的通話,楊潔篪警告美國若執意打「台灣牌」,將把局勢引向危險境地,中國「說到做到」;並警告「拉幫結派、搞分裂對抗的企圖」不可能得逞。

北京擺開了陣勢,因為事實很清楚,拜登此行真正的主題就是中國。所謂「轉折點」,實質意義就是美國將再次騰出手來與中國抗衡。拜登政府去年初上台後把中國定義為頭號競爭對手、美國的威脅,並按部就班地打造「抗中聯盟」,若不是因為美軍撤出阿富汗搞得灰頭土臉,若沒有俄羅斯對烏克蘭開戰,拜登的亞洲行早就進行了。

美國也沒避諱讓中國感到被針對的壓力。沙利文本周對美國記者說,在成功將自由世界團結起來捍衛烏克蘭、對抗俄羅斯入侵後,拜登將把握這個「轉折點」,在印太地區表現大膽自信的美國領導力;對世界發出民主和自由世界團結起來的信號,「我們認為北京一定會聽到這個信號」。

如何在亞洲構建「抗中聯盟」?和去年相比,美國的方法又清晰了些,至少有幾條主線會在來臨的拜登亞洲行中展現。

其一是打造價值聯盟,形成民主對抗國際規則破壞者的陣線。雖然沙利文聲稱,美國發出的不是「負面信號」、不針對任何國家,但是當然是針對中國。

其次,是強化現有的同盟體系與軍事聯盟,以此參與和主導亞洲事務。QUAD成員中的日本和澳大利亞都是美國的條約盟國,加上印度這個南亞軍事強國,安全與軍事色彩濃厚,但QUAD的議題遠不止軍事,還包括疫情、東中國海、南中國海、緬甸、朝鮮無核化、氣候變遷等等,成為美國主導印太地區安全的新多邊機制。在中國的眼中,美國印太戰略的真正目的是企圖搞「印太版北約」。

再者,拜登將在日本宣布正式成立和啟動印太經濟框架(IPEF),韓國消息稱,韓國已確定作為創始成員國加入,一些亞細安國家也可能會參與協商。與此有些相關的,是拜登正尋求重組全球供應鏈,以減少在關鍵產品上對中國的依賴、與中國「脫鉤」。韓國作為全球半導體研發與生產的佼佼者,是美國打造經濟安全網時必須爭取的對象。

拜登此行選擇以韓國為第一站,訪韓的第一個行程又是參觀首爾以南平澤市的三星電子半導體工廠,傳達的信號就非常明顯。無怪乎中國積極與新上任的韓國總統尹錫悅建立關係,對尹錫悅的親美傾向與「脫鉤」可能也十分警惕。

shutterstock_290488592.jpg

不過,拜登要刺激中國不難,要說服亞洲國家相信並投入美國構想的印太經濟與安全聯盟,卻並不容易。首先,韓日之間歷史積怨疊加近年的貿易摩擦,已讓這兩個國家陷入雙邊關係的谷底。雖然尹錫悅政府已表示將修復與日本的關係,但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兩個對立的國家要成為美國聯盟的可靠成員,還需要時間。

此外,美國國內經濟正走向衰退、通脹高企、治安問題頻發,拜登的民意支持度剛降到39%的新低,下半年還要面對11月的中期選舉。在這種情況下,美國能投入多少資源同時處理歐洲與亞洲事務,始終是人們心中的疑問。事實也是:和遠處的美國相比,中國就地處亞洲,與本區域國家經貿關係緊密,亞洲國家總體上對孤立和遏制中國不感興趣,誰都不希望家門口成為中美新冷戰的舞台。

上周落幕的美國——亞細安特別峰會就缺乏驚喜。美國拿不出實質的貿易合作或投資計劃,而印度尼西亞媒體——可能包括印尼總統佐科本人,都顯得對佐科訪美期間與特斯拉創始人馬斯克的會面更感興趣。

不過,中國的一些做法,也在自我降低中國市場與增長潛能對他國的吸引力,眼下最突出的就是嚴格的抗疫封控措施造成的生產停頓,供應鏈受干擾等附帶傷害。若此趨勢持續下去,結局可能不是美國成功拉攏拉幫結派將中國「斷鏈」,而是中國的自我隔離導致「脫鉤」。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延伸閱讀
  • 如果「台灣政策法案」的相關內容得以執行,將進一步加劇中國大陸對美方以「一中一台」替換「一個中國」的認知,促使大陸方面採取更多「斷然舉措」,中美在台海地區陷入直接衝突的風險勢將顯著升高。

    趙明昊  2022-0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