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雲:美國-東盟特別峰會與亞洲多邊主義未來

2022-05-23
張雲
日本國立新潟大學副教授
 
AAA

 12.jpg

2022年5月12-13日,美國與東盟在華盛頓舉行特別峰會。這是雙方繼2017年以來的首次線下峰會,不少分析認為其是美國印太戰略正式鋪開的重要一環。此次峰會後不久,拜登總統將開啟執政後的首次亞洲之行,並在訪問韓國、日本後參加在日本舉行的美日印澳四國峰會。

東盟領導人在疫情期間不遠萬里赴華盛頓,也被認為是拜登執政後東盟對美國期待增加的證明。會議通過的《東盟-美國特別峰會共同願景聲明》中提出的雙方致力於建立東盟-美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則被解讀為美國要與去年中國與東盟率先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展開競爭。但也有分析認為,此次峰會沒有新意,外交辭令多,實際承諾少,形式大於內容。

筆者認為,此次峰會不能以美國的視角來判斷,而要以東盟本位的角度來審視。從東盟角度看,此次峰會不僅對東盟,對於地區國家關係整體也是有益的。

首先,東盟通過峰會進一步讓美國確認了印太地區多邊主義要堅持“東盟中心”的原則。會後發表的聯合聲明處處體現了由東盟主導和以東盟為中心,儘管峰會在美國舉辦,但聯合聲明開頭就強調堅持東盟憲章、東南亞和平、自由、中立區以及東南亞友好合作條約等東盟核心政治文件的重要性,突出了東盟的印太願景和美國的印太戰略都承諾“東盟中心”。拜登在會上也說,“東盟中心”是拜登政府印太戰略的中心。對於硬實力屬國際政治中弱者的東盟來說,其國際信譽度和影響力的根本來源在於同各主要大國保持對話和合作關係,並在這個過程中發揮中心作用。

今年是東盟和美國建立對話關係45周年,而比美國與東盟此類交往歷史更短的中國,去年已經同東盟建立了全面戰略合作關係。從這個意義上說,東盟需要平衡與各大國的關係,實現均衡發展,不讓美國掉隊,以更好地繼續實踐“小馬拉大車”模式。

第二,峰會為東盟與美國以及地區多邊主義合作的主要領域和安全保障方式定調。聯合聲明的具體內容涉及以下8個領域:衛生、經濟、海事合作、人員互通、次區域發展、科技創新、氣候變化、地區和平。第三項和最後一項涉及傳統安全,其內容看似僅為舊原則的重申,但在當前烏克蘭戰事給不少國家的安全觀帶來巨大衝擊背景下具有重大意義,它表明東盟通過對話、磋商建立信任實現共同安全的一貫思路和原則沒有變。這與當前歐洲通過建立軍事同盟或引入重型武器來獲得安全的趨勢形成鮮明對比。將這些內容寫入東盟-美國峰會聲明,對於防止本地區安全觀走向冷戰思維有一定約束作用。

第三,聯合聲明突出強調“互聯互通”,這為本地區可能出現各種小多邊機制從而弱化現有的以東盟為中心的地區多邊主義框架起到制約作用。在經濟合作方面,聲明強調緊密無縫的地區互聯互通,這與美國提出的建立盟友和志同道合國家供應鏈、半導體聯盟等形成對照。在技術和創新方面,聲明強調數字、地區支付方式等互聯互通,展現了東盟繼續推進地區經濟一體化的決心。美國退出TPP,也沒有參加RCEP,如果要通過四國機制、AUKUS以及美日韓等小多邊機制來補償,對東盟來說吸引力有限。對於四國機制,聲明則是期待其疫苗倡議能夠和其他國際多邊疫苗計劃一起為地區公共衛生做出貢獻。

可以說,此次東盟-美國峰會再次展示了過去幾十年來,東盟在引領地區多邊主義中所堅持的非意識形態化、非軍事化和強調在互聯互通中求發展的理念。“東盟中心”也將被繼續證明是推動亞洲多邊主義唯一可行的模式。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延伸閱讀
  • 土耳其是不會主動退出北約,而且北約開除土耳其也並不容易,土耳其退出北約又壓根沒必要,為甚麼要退出呢。更為重要的是,美國和北約為啥要把土耳其推到對立面,推向中國和俄羅斯這一邊呢

    宋忠平  2022-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