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浤馨:美在韓部署戰略性武器必踩中國紅線

2022-05-24
 
AAA

 D.jpg

淡江大學日本政經研究所助理教授徐浤馨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美國總統拜登亞洲行,與韓國總統尹錫悅會後聯合聲明提到,未來將加強合作應對朝鮮威嚇,擴大聯合軍演,必要時會在韓國部署包括核武在內的戰略武器。這一定會踩到中國的紅線,即文在寅提出的“三不政策”,但對韓國而言,如果不嘗試突破底線,以後韓中關係韓國會矮了一截。

所謂“三不政策”, 是指出不考慮追加薩德系統、不加入美國反導彈體系、不發展韓美日三方軍事同盟。

徐浤馨,台灣大學歷史系畢業、日本北海道大學法學碩士、法學博士。專攻日本政治外交、戰後東亞國際關係,曾任政大國際關係研究中心亞太所博士後研究員、清華大學亞洲政策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現為淡江大學日本政經研究所助理教授。

美國總統拜登5月21日在首爾與韓國新總統尹錫悅舉行峰會,會後發表聯合聲明,將建立“全球全面戰略同盟關係”,未來將加強合作應對北朝鮮威嚇,擴大聯合軍演,必要時美方會在韓國部署包括核武在內的戰略武器。

徐浤馨告訴中評社,尹錫悅先前說要增加薩德飛彈部署、加強韓美日同盟,如果美方真在韓國部署包括戰略性核武在內的武器,尹錫悅勢必踩到中國的紅線,即當初文在寅向中國提到的“三不原則”,但國際關係就是這樣,對韓國而言,如果不嘗試突破底線,以後的韓中關係在地位上會變成韓國矮了一截。

徐浤馨說,文在寅任內就是因為執行“三不原則”不踩紅線,使得中國的回應,給韓國社會感受到的是中國好像踩著韓國、看不起韓國一樣,所以這次尹錫悅能當選,可以看出有很大一部分的韓國人對中國的反感。

徐浤馨表示,尤其韓國人的民族性格一定更受不了,雖然在商言商沒有錯,促進韓中的經貿發展也沒問題,但如果踩到韓國人的國格,一定沒得講,另方面,這就增加維持韓中關係的困難度,對尹錫悅來說是未來的考驗。

徐浤馨表示,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美國特朗普時代,雙方針對朝鮮半島無核化的議題“你來我往” ,美國與韓國的意思是朝鮮半島都不能發展核武,因為朝鮮發展核武以及洲際飛彈,首先威脅韓國,其次也會威脅日本,所以日本對朝鮮發展核武問題也很感冒,甚至美國也會遭受威脅,其實日韓台三方也應有能力發展核武卻不發展,就是因為美國的緣故。

徐浤馨指出,對朝鮮統治者金正恩家族而言,是以“先軍政治”為統治手段,就是以軍事為優先,以國防安全做為口號,目的是為保障金氏家族統治的延續性,而且發展核武多年,可能已是擁核俱樂部成員,當然對東北亞、甚至整個東亞、第一島鏈造成威脅,形成軍事安全的不對稱,所以兩邊對無核化的議題無解。

於拜登將與岸田文雄共同發表“印太經濟架構”且會邀請韓國參與,徐浤馨指出,5月17日美國商務部發布這項訊息,拜登5月23日先與岸田文雄會談,美國商務部長雷蒙多這次隨拜登訪問亞洲,就是為了要啟動印太經濟架構,只是這個內容到底是什麼?目前公布的資料有四個方面,一是貿易,二是全球供應鏈,三是基礎設施與脫碳化,第四是稅收與反貪腐。

徐浤馨說,拜登5月24日要在日本召開美日澳印四方安全對話(Quad),這是從軍事安保層面抗中。簡單說,拜登這次亞洲行,當然就是對抗中國的崛起,其具體實踐有二:在經濟貿易層面利用印太經濟架構,而軍事安保層面就是強化Quad機制,非常明顯,另外也針對亞洲如何建構一個新的同盟關係,因此後續如何發展可以再觀察。

對於尹錫悅希望改善日韓關係,但雙方卡在二戰期間徵用工與慰安婦的問題,日本外務臣林芳正認為應由韓國拿出解決方案。

徐浤馨表示,日韓之間的恩怨是歷史問題,就好像傷口結疤後再被挖開來,因此接下來就算能解決,傷口也無法和好如初。這問題要回到1910年日本吞併大韓帝國,韓國人對日本有亡國切身之痛,包括後來二戰的徵用工與婦安婦問題,朝韓人民對日本的感覺都是屬於民族的仇恨;1948年朝鮮半島分裂成南北兩個政權讓問題更復雜化。

徐浤馨指出,日本確實在韓國朴堇惠時達成協議,成立慰安婦基金會,日本賠10億日元,但文在寅上台後利用韓國人民反日情緒,因此取消基金會,協議被推翻,所以林芳正講的是對的,韓國應先自己解決內部爭議,日本才有可能順應韓國的政情來解決日韓問題。

對於中韓等國都認為日本至今沒有為二戰侵略行為作出道歉。徐浤馨說,這是接不接受日本道歉方式的問題。日本是個保守、謹慎的國家,表達歉意方式較含蓄,例如除了賠償外,也可能採其他方式如經濟援助代替賠償。其實1992年日本天皇曾訪問北京,1995年日本首相村山富士談話內容,就有為二戰日本侵略和慰安婦等問題道歉。

徐浤馨表示,2017年、也就是戰後70年紀念,當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講話也有道歉,而且還把台灣放進來,只是日本這種謹慎含蓄的道歉方式,對中韓來說還是“差那麼一點”的感覺,認為日本應該還要再做些什麼表示才能符合期待。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
  • 韓國國立外交院美洲研究部部長金顯彧從韓國角度分析認為,韓美首腦會談中首次加入了"使用包括核在內的所有範疇的防禦力量"的字句,具有意義。這是因為此前韓美之間沒有為加強延伸威懾力有所努力,但是2018年以後朝鮮開始開發新型戰略武器等多種武器體系並投入實戰部署,這對於韓國的安保來說是非常重大的挑戰。

    2022-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