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成科:新選制不會趕絕反對派 民主黨要參選須改弦更張

2022-05-30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5-30 at 1.46.11 PM.jpeg

民主黨近日新聞不少。早前舉行集思會後由前主席楊森出來宣稱,該黨會繼續做「和平理性務實的反對黨」,並向新一屆特區政府遞交意見書;對於明年區議會選舉,主席羅健熙則表示,在現行的區議會制度下,看不到為何突然會由參選改為不參選。日前,該黨副主席李永達更與妻子陳樹英正式退出民主黨。正身處英國的李永達強調,他與民主黨理念無分歧,但因未來一段長時間不會回港,未能親身參與黨務,故決定退黨云云。

這一連串的動向,表面互不相干,但實質對準的都是明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如果說楊森、羅健熙宣稱民主黨重回「和平理性務實」,不會放棄選舉之路,是向當局釋出善意。這樣,李永達的辭職很大可能是故意與民主黨切割,避免因自身極端的反中立場影響到民主黨參選。否則,李永達離港赴英不是今日的事,已經離開了9個月,按他的說法退黨是因為不能參與黨務,那為何他在之前的9個月都沒有正式退黨,直到現在才退出?

在時機上,當楊森、羅健熙表示民主黨有意參選之後,李永達隨即宣布退黨,當然不是巧合。楊森、羅健熙的放風,相信是民主黨一個整體的決定,民主黨要繼續參選,李永達等極端反中分子繼續留任副主席,將很難令人相信民主黨是改弦易轍,而李永達本身也是黨內的「鷹派代表」,一向反對民主黨參選,民主黨要參選,李永達是非走不可,至於其他「鷹派人物」離開也是時間的問題,讓民主黨可以「輕身上路」。

如無意外,下一屆區議會選舉將於明年11月舉行,針對2019年區選的亂象,區議會肯定會改革,民主黨在此時放風參選,正是表達參選的態度,同時表明民主黨參選的前提是「在現行的區議會制度下」,即是要求現行的區議會選舉不要作出大幅改變,這是民主黨參選的前提,但這樣的要求恐怕只是一廂情願。區議會的改革是勢在必行,在議席構成、選舉辦法以至區議會的職權上都可能出現轉變,民主黨希望的「不變」絕不會出現,現在的問題是如果區議會出現轉變,民主黨還選不選?還可不可以參選?這才是問題的核心。

對於民主黨選不選。其實,新選制從來都為溫和理性的反對派政黨提供了參選空間,立法會分區直選的「雙議席單票制」,反對派本來就有機會取得一半議席,但反對派最終不選議席全部落入建制派囊中,這怪得誰?在區選上,不論如何改變,都肯定會預留溫和反對派一席之地,始終新選制強調包容性、「五光十色」,溫和反對派理所當然不應缺席。所以,新的區議會選舉絕不會趕絕反對派,但要如羅健熙所言沿用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這是絕無可能,如果民主黨非19年制度不選,這樣他們基本就不用選。

但問題是民主黨可以繼續杯葛選舉嗎?去年杯葛立選,以為可以搖動新選制,結果秋毫無損,沒有民主黨、沒有反對派,選舉依然暢順進行,選舉過程依然激烈,新一屆立法會更見效率,有沒有民主黨參選,似乎沒有任何分別。相反,對民主黨而言立法會議席「清零」,影響顯而易見,政策倡議無人問津,籌款募捐門庭冷落,甚至要靠變賣家產求存,民主黨在香港政壇已經迅速邊緣化、泡沫化。如果民主黨不參加明年區議會選舉,結果只有一個:就是有意參選的黨員將會退黨另尋出路,民主黨將會失去所有政治力量和影響力,這樣的民主黨再沒有任何前途可言,所以楊森才會說政黨不能沒有議席。

對民主黨而言明年的區議會選舉攸關生存,如果民主黨可以繼續參選,保留若干議席,至少能夠保住元氣,維持一定的政治影響力,但假如明年區選又再不參選或被拒諸門外,等如斷了民主黨出路。在這樣的情況下,民主黨還有選擇嗎?還可以企硬說區選不變就不會參選嗎?民主黨根本沒有政治籌碼。

中央完善選制不會也不想趕絕溫和反對派,同樣歡迎民主黨繼續參選,但「分明指與平川路,卻把忠言當惡言。」反對派卻一直抱有敵意和對抗。明年區選可能是反對派最後的機會,但民主黨等要繼續參選,就必須遵守遊戲規則,改弦更張,改變過去的反中、對抗路線,與「港獨」、「本土派」劃清界線,重回香港的憲制界線,這樣的要求很高嗎?其實並不高。民主黨如果這樣也做不到,放風放話又有甚麼用?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民主黨還是把如意算盤打在了售賣奬券上。畢竟高舉「情感牌」也容易勒索那些一直被蒙騙的港人,另一個還可以亮個相藉此售賣奬券來凝聚支持者,錢到手了,人氣也來了,這套路可謂是一舉多得。但香港人還會上當受騙嗎?

    2022-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