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幼珉:美國新的對華敵對政策

2022-05-30
吳幼珉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5-30 at 5.46.46 PM.jpeg

過去兩三周,美國舉辦了一波三折的美國-東盟峰會。美國總統拜登接着訪問南韓和日本,倡導建立印太經濟框架(IPEF);出席美日澳印「四邊機制」首腦會議。接着,美國國務卿布林肯發表對華政策演說。

連串動作顯示,拜登政府對華政策已經成型,並有以下特徵:

一、布林肯指責中國對國際秩序構成最嚴峻的長期性挑戰,即中國崛起挑戰了美國霸權。他說不打算跟中國打「新冷戰」,卻强調要在中國周邊打造「戰略環境」,反映美遏制中國崛起目標沒有改變。布林肯稱未来十年是决定性的十年,顯示美國對華敵意有增無減,會積極挑動對抗。

美國也作了某些戰術調整,對中國和東南亞國家更具侵略性。

二、美國長期採取「戰略模糊」的對台政策。拜登訪韓日,卻數度稱美國「防護台灣」。拜登沒有「口誤」,他歷來都是鷹派人物。民主黨右翼也從來都相信「民主干預主義」 ,爲了保護自由,美國有權利和義務干預他國。

俄烏戰爭前,美國人沒想到一個親美政權能在俄軍壓力下支撐那麼久。以烏戰爲契機,美國團結西方國家援助烏克蘭,減少美國負擔卻又能牽制俄羅斯。如法炮製,拜登摒棄「模糊」,尋釁滋事,既爲「台獨」勢力打氣,也爲恐嚇中國,阻礙兩岸統一進程。

三、長期以來,美國的民主黨人認爲建立同盟關係是美國軟實力的體現。從美英和北約近來言行顯示,美國主導的北約有意把「防線」伸延至南海和台海。拜登本月亞洲之行也爲拉攏日韓澳「護台」,其中日本響應較積極。但印度立場相對獨立,因而美國戰略重點可能從「印太」又轉回到「亞太」。

四、拜登政府也打算拉攏東盟國家孤立中國。美國不開放內市場,卻拉東盟國家參與不需要美國會批准、非國與國正式簽署、卻排斥中國的IPEF。

日本外務省在東盟國家進行的民意調查卻顯示,多數受訪者認爲中國是G20中最重要的夥伴。馬來西亞前總理馬哈蒂爾指IPEF排除中國「是政治問題,而不是經濟問題。」

美國過去多次圖謀與東亞國家組織排斥中國的聯盟,最後都不了了之。估計中國未來對IPEF的抨擊會升級,IPEF很難持久。

美國精英偏離國際現實

美國兩黨精英對擠垮俄羅斯並遏制中國有共識。再通過輿論煽動,美國一些群體的反華情緒升溫;拜登採取敵視中國政策迎合了那部分的民意。

美國內經濟表現欠佳,民調卻顯示民主黨5月獲得的支持率只有24%,是拜登任內的最低點。筆者認爲美國失掉在烏克蘭代理人戰爭的可能性也較大。美國在戰爭期間拱火,俄美關係在一段時間內很難緩和。

布林肯演說以宛轉方式描述對華政策,是鑒於國內和國際政治現實。從中美國力對比來看,美國沒有能力和準備「防護台灣」。台灣的民進黨政府樂見美國政策轉「鷹」;但本文截稿前,他們的反應相對以往謹慎。

一些拉美國家與美國漸行漸遠之際,中國東盟關係卻愈來愈緊密。此外,中國也積極發展與太平洋島國的關係。

整體來看,拜登政府的亞太盤算很難如願,美西方在西太平洋的影響力也會下降。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拜登訪日期間啟動的印太經濟框架,沒有把台灣納入創始成員,一種猜測是,華盛頓不想過度刺激北京。與此同時,雖然美國極力主張擴大台灣的國際空間,但在呼籲世衛組織支持台灣以觀察員身份參加正在舉行的世界衛生大會後,也沒有參與正式的提案。這些都顯示,雖然美國做出各種姿態,但在打「台灣牌」的問題上,美國並不是一些中國輿論所認為的那樣,沒有任何底線。相信華盛頓也清楚,要用「台灣牌」牽制北京,模稜兩可要比把這張牌打盡更有靈活性。

    楊丹旭  2022-0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