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世界變了,香港不宜再有「六四」集會

2022-06-06
文武
學研社成員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6-06 at 10.53.04 AM.jpeg

支聯會解散之後,6月4日晚維園不再有大型集會活動。從1989年至今,世界格局出現大的變化,中美關係發生重大變化,香港真的不再適宜舉辦過去每年由支聯會主辦的「六四」集會活動。新的世界格局之下,香港有新的角色,需要思考新的方向。

1989年的「六四」事件,具有十分複雜的國際背景。當時正處於美蘇冷戰的後期,柏林圍牆倒塌後,隨之而來的是「蘇東波」的解體和「冷戰」結束,世界格局由美蘇兩大陣營的對峙,轉變為美國為成一支獨大的超級大國,世界進入了以美國為主導的全球體系的後冷戰時代。

後冷戰時代,美中關係也出現較大變化。在這時期,美國對中國的總體戰略是接觸和拉攏,與中國建立起建設性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中美兩國之間有巨大的共同利益,也存在爭端和分歧。

中美之間的共同利益包括全球政治和經濟層面。兩國的經貿往來合作發展,令兩國都得益,而中國雖然發展更迅速,但總體經濟實力尚未足以對美國構成威脅。中國積極融入美國主導的全球體系,包括加入世貿組織,按美國設定的規則辦事,也有利於維護美國在世界上的主導地位,而中國則可以獲得穩定的外部環境,有利於中國改革開放和發展。

中美兩國之間的最大分歧,則在於美國希望引導中國朝向美國希望的方向發展,因而美國一直在以各種手法推動中國的政治改革,又不斷以人權、自由和民主,批評中國的一些做法。美國的這些做法,在中國被視為「和平演變」、「顏色革命」。而中國則希望能按照中國自己的路向發展,保留中國的特色。中美之間由此而產生的分歧從未縮窄。

過去幾十年來,中美兩國之間總體上鬥而不破,雖然衝突、磨擦從未中斷,但仍持續推動兩國關係的發展,促進兩國的合作。

在中美之間的這種關係之下,香港則成為兩國之間,既互相合作,又互相保留分歧的中間模糊地帶。中美兩國的互利合作,讓香港得以同時在中美兩國的發展中獲得巨大的經濟利益,成為全球第三大國際金融中心、亞洲最重要的國際貿易中心和航運中心。中美兩國保留着分歧,也令香港有足夠的空間,可以在一定範圍內扮演着推動中國政治改革的角色。

時至今日,世界格局已經發生巨大的變化。美國從特朗普時代開始,已經不再忍受中國不斷崛起,對其世界霸主地位的挑戰,先後向中國發起了貿易戰、科技戰,現在又開始圍堵中國。而中國雖然無意挑戰美國的地位,甚至在經濟上也不一定想超越美國,但也並不屈服於美國,堅持自己的發展道路,中美兩國之間的關係已經出現根本性的變化。而且,這種變化可能只是一個開端,未來十數年,甚至數十年都將朝向以競爭為主的方向發展。

在這樣的新格局之下,香港的角色無可避免地要發生轉變。香港也不可能再有模糊空間讓美國利用香港對中國內地進行滲透、干預,或借香港阻礙和破壞中國的發展。2019年的黑暴動亂撕破了讓香港保留在模糊地帶的保護膜,香港揭開新的一頁。

支聯會註定將會走入歷史,香港也不可能再有每年6月4日的集會,這是歷史發展的必然。世界已經變了,香港也須深入思考,自己在新的世界格局中,可以扮演甚麼樣的角色。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在中美兩個大國的競賽中,中國順利完成了新一屆的最高領導層的重組,持續保證政局和社會的穩定,為國家發展創造出良好的內部環境。而美國,拜登這一屆政府的板凳還未坐熱,局勢未穩,又要忙着張羅下一次激烈的內部爭拗,而且周而復始,不斷循環。

    文武  2022-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