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勇飛:取消對沖對官商民關係及工會生態的三大影響

2022-06-14
劉勇飛
時事評論員
 
AAA

 shutterstock_623575031.jpg

立法會三讀通過《2022年僱傭及退休計劃法例(抵銷安排)(修訂)條例草案》,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此舉有利勞工權益得到進一步的保障,也有利退休保障制度得到進一步的改善,絕對稱得上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意義非凡。筆者嘗試淺析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將會對香港未來的官商民關係和工會生態兩個方面有哪些重大影響。

強積金制度在2000年12月1日正式實施,自此以後,無論是全職或兼職,只要是年滿18歲至64歲,僱主便須在僱員受僱的首60日內為僱員登記參加強積金計劃。換言之,若僱員受僱滿60日或以上,無論試用期是否完結和表現是否及格,僱主亦須為僱員登記參加強積金並作出供款。不過,60日的僱用規則並不適用於從事建造業及飲食業的臨時僱員,因這兩個行業的僱員經常以短期形式受僱,強積金制度下特別設立了行業計劃,為相關僱主及其臨時僱員提供更簡便的強積金安排。而僱員和僱主需要各作出僱員有關入息5%的供款。

根據《僱傭條例》,由於訂明僱主可利用他們在僱員退休計劃中的供款或為僱員提供按年資支付的酬金,用作對沖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當年不少商界人士抓住條例這個重點,並要求強積金制度應設有強積金對沖機制,故此當時的立法局通過的《強制性公積金計劃條例》,以及1998年的臨立會所通過的強制性公積金附屬法例,都訂明了強積金制度應設有強積金對沖機制。因此,從強積金制度正式實施以來,這個制度裡就有對沖機制這一對僱員不太合理的情況。

那麼今年正式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後,將會對香港未來的官商民關係和工會生態兩個方面,產生哪些重大影響呢?筆者認為至少有以下三個影響:

第一個影響是有助政府把退休保障的財政壓力轉移給商界。在今年1月,勞福局回覆工聯會立法會議員書面質詢引述積金局的數字,由2001年7月1日至2021年9月30日,僱主以強積金對沖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的金額總計高達567億元,估計至今年6月,被對沖的金額或已累計超過600億元;換言之,從被對沖的金額或已累計逾600億元,可見基層失去了很大部分的退休保障,政府就加大了退休保障的大部分財政壓力。目前,通過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後並最快在2025年實施,政府將向僱主提供25年補助期,資助比例按年遞減,首9年僱主每年承擔的遣散費及長期服務金會封頂,預計當局財政承擔超過332億元。本屆政府果斷修訂法例取消對沖,可以避免越遲取消對沖,將來需承擔越高金額的風險和責任。因此,取消對沖的重大影響之一,肯定是有助減低政府在退休保障的財政壓力,完善基層的退休保障,改變只有僱主單方面得益的不公情況,正式把退休保障的財政壓力,逐步轉移給商界。

第二個影響是勞動市場生態或有重大變化。按僱傭條例列明,根據連續性合約僱員受僱不少於24個月可獲發遣散費,根據連續性合約受僱不少於5年可獲發長期服務金。有中小企僱主預告或決定,取消強積金對沖法例生效後,將會把低技術員工改為短期合約制,以避免要繳付大筆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倘如有中小企僱主為了減少支出而解僱部分員工並長遠考慮轉為合約制請人的情況,香港勞動市場生態或將有重大變化。第一個變化是加劇推動由長工轉為合約工的情況;第二個變化是進一步產生大量外判工的情況;第三變化是進一步推動由長工變短工的情況;第四個變化是進一步推動勞工擔任兼職、自由工作者或斜杠族等。以上四種情況或變化,將使得長工減少,反之合約工、外判工、短工、兼職、自由工作者或斜杠族等零散工則會大幅增加,這將會對勞動市場將產生巨大的影響,包括勞動力會否下降、生產力會否下降、經濟效益會否下降等。與此同時,由於僱傭條例現時多數保障長工,對於合約工、外判工、短工、兼職、自由工作者或斜杠族等零散工的支援力度未有太多保障,譬如上面提到的遣散費或長期服務金或將會失去,同時亦會影響讓未符合「4118」規限的弱勢勞工得到保障。因此,這些勞工日後或將會產生大量勞資糾紛,例如最近兩年因應新形勢下促成的送餐外賣員的新經濟行業和工種,也發生了不少勞資糾紛的情況。

第三個影響是工會發展或受到較大挑戰。根據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於2016年6月發表的2015-2016年第4季「人力調整為香港帶來的挑戰」調查報告,香港於2015年約有52.4萬名不以傳統工作模式的「彈性工作人員」,當中包括9.6萬名臨時工、21.4萬名兼職工及21.4萬名自僱人士。這個數字相較1999年增加了40%,尤以兼職工的增幅最高,達84%。假如日後勞動市場出現大量合約工、外判工、短工、兼職、自由工作者或斜杠族,即大部分工人淪為零散工,這個情況對於工會可說是噩夢,因為組織長工已不容易,遑論組織零散工,畢竟零散工缺乏勞工的團結性、穩定性、忠誠度及合作性,從而影響工會把勞工組織和團結起來。零散工的冒起,對職場形態將會產生巨大的變化,也對工會發展產生較大的挑戰。從勞動密集的製造業,每間工廠至少有數以百千計的工人,轉變為資本密集的服務業,廠部或辦公室的規模大大降低,加上零工經濟的斜槓族等工作模式興起,工會或再難以招募大批成員,以及或難以團結工人並發動大規模的工業行動,難以做到有組織、有系統。目前,香港工會青黃不接,許多工會均見明顯老化,會員和義工的年齡偏高。反之,香港不少新興行業未有組織工會,因此香港的工會如何薪火相傳下去將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中聯辦主任駱惠寧在2021年新春致辭時提到,拿出更加精准有效的施政措施,逐步破解就業、收入、土地、房屋、醫療等重大民生問題,解決影響廣大市民生活的深層次矛盾,讓每一個人的努力都不被辜負,香港這個家才會有更多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對於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總的來說先不論將會對香港未來的官商民關係和工會生態產生的影響,惟肯定有助完善退休保障制度,有助提升香港市民的獲得感、幸福感,對解決香港深層次矛盾是其中一個重要的切入點,這是大家期待已久的一大好事,取消強積金對沖機制值得支持。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點新聞》

 

延伸閱讀
  • 不過值得留意的是,僱主會不會改為聘請更多兼職員工或將工作外判,以減少支付遣散費和長期服務金等,另一方面,取消對沖確令中小微企百上加斤,於是節省人手或要員工身兼多職在所難免,屆時就業職位會否減少,衝擊就業市場? 對低技術勞工和基層做成影響?

    容光世  2022-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