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譽仁:一個回歸寶寶的隨想

2022-06-29
陳譽仁
民主思路成員、一國兩制指數合著者之一、香港中文大學的經濟學碩士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6-29 at 5.03.11 PM.jpeg


筆者生於1997年,又被稱為回歸寶寶。我們可謂非常「好彩」的一代,因為我們成長過程中的重要里程碑與香港的重大事件不謀而合。

1997年出生、2003年幼稚園畢業、2008-09年小學呈分試和畢業、2014-15年備考DSE和中學畢業、2019年大學畢業。說幸運嗎?我們的畢業典禮大都因各種原因被取消(沙士、豬流感、社會不穩等因素)。不過,每每我們進入一個人生的新階段時,香港就像一個見證人般,與我們一同步進另一個階段,我們當真與香港同呼同吸。

所以我相信我們對香港的歸屬感比其他年代的人會大一些吧。不過,身為回歸後的第一代,我從身邊人看到了兩點特質,我認為上一代人需要意識到的:

第一、對回歸的喜悅。作為回歸後才出生的我們來說,人生的起點就是已經回歸了的香港。對回歸一事,當時我們並沒有親身感受過,自然較難完全體會上一代對回歸的情感。回歸二十五週年,我們能體會的就是特區政府成立二十五週年,像生日般值得慶祝。

第二、獅子山下精神。當我上網搜尋「回歸寶寶」一詞,受訪者都是很有獅子山下精神的大好青年。不知是筆者愧對這一代,還是怎樣。我不認為我們這一代對任何事都能不屈不撓、刻苦耐勞,但我們很敢於追逐夢想和理想。可以說我們有的是更有自主意識的獅子山下精神吧。

最後,過去二十五年間,我在成長中除了喜悅之事,難免有犯下些錯誤。香港也同樣有可喜有可惜之事。但我們都該向前看、一同展望將來。筆者期待自己能夠在未來繼續成長並在大世界中大展拳腳,但求自己步入半百之時無悔和不忘初心。願香港也如此!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習近平主席不久前在京會見李家超所強調的,未來五年是香港「由治及興」的關鍵時期。習近平主席赴港,必將吹響「一國兩制」與香港重新出發的衝鋒號!

    陳志豪  2022-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