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彌昌:2047太久 只爭朝夕

2022-07-18
袁彌昌
香港大學政治及與公共行政學系榮譽講師
 
AAA

 WhatsApp Image 2022-07-11 at 12.05.10 PM.jpeg

國家主席習近平來港發表重要講話,提到一國兩制是好制度,沒有任何理由改變,必須長期堅持。這對於「50年不變」已走到一半的香港,大有一錘定音的味道,有助消除社會對香港2047年後何去何從的憂慮。

不過,現在才對2047年問題一錘定音,實在有點為時已晚──疫情爆發已歷兩年多,香港各方面危機驟至,國際地位急速下降,能否保持昔日光輝,未來一至兩年至為關鍵,成功才有條件繼續談2047年,不然只是一場春夢而已。所以說,2047太久,只爭朝夕。例如通關一事已刻不容緩,一個拿揑不準,香港地位將一去不返。因而對新特首李家超而言,未來5年可說是不成功便成仁。不知他可有這種覺悟?

綜觀習近平的講話內容,其主旨是特區政府及各界人士須在安全與穩定的前提下,保住香港獨特地位和優勢──「中央政府完全支持香港長期保持獨特地位和優勢,鞏固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地位,維護自由開放規範的營商環境,保持普通法制度,拓展暢通便捷的國際聯繫」。筆者相信現在中央也感受到香港的國際地位開始動搖。

力保國際中心地位 中央重新面對現實
相對於「十四五」規劃中香港的「八大中心」新定位,習講話只強調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地位,可見這三大國際中心地位在中央眼中是重中之重,務必要全力維持及鞏固,不容有失;當中「拓展暢通便捷的國際聯繫」,明顯是囑咐特區政府須盡快處理好通關事宜。

在同一段落中,習主席亦指出「背靠祖國、聯通世界,這是香港得天獨厚的顯著優勢,香港居民很珍視,中央同樣很珍視」。現在既不能與內地通關,又不能聯通世界,正是香港逐漸失去優勢的最主要原因。而習主席特別提到「香港居民很珍視,中央同樣很珍視」,就是說重新接通內地與世界,既代表本港民意,也是中央的意思,李家超政府即管放手去做,不要畏首畏尾、左顧右盼。可見中央在香港通關一事上已理順了思維──聯通世界是手段,保住國際中心地位是目的。

由此可見,中央開始意識到重開香港邊境是挽回香港劣勢的關鍵;但要恢復外界對香港的信心,很大程度是外界主導,甚至觀感主導,可不是香港或中央自己說了算。不過就在香港一些「愛國者」還在追求「清零」的時候,中聯辦早於6月初特區政府換屆前夕,破天荒去信約談多個駐港外國商會,詢問他們在香港及內地營運遇到的挑戰,以及如何復興香港的經濟。會議罕有地以英語進行,反映中方希望了解外資營商難處。出席者提出其中一個共同意見,是盡快終止目前的入境隔離檢疫安排,雖然未知中方有否採納,但根據後來港府暫緩執行熔斷機制,並檢視來港人士檢疫安排,可見中方在重開香港邊境一事上是務實和富彈性的,願意作出切實的調整與讓步。

中央的前置性考慮和部署,以至習講話中的再三闡述,折射出特區政府除了缺乏積極性和主觀能動性,只懂等中央指示之外,還有一種只消等到疫情結束,一切便會恢復正常,經濟將陸續復甦的盲目樂觀與被動心態。事實證明,疫情期間一點一點的量變很快變成質變,恐怕還未到疫情結束,香港的獨特優勢已逐一失去,並成為新常態。如此下去,難保後疫情時代將淪為後香港時代。

WhatsApp Image 2022-07-12 at 4.11.50 PM (3).jpeg

坐等疫後復常 香港地位不再
今天大家看到旺區許多商舖已關門大吉,連一些賣日用品或食品的商店也不例外,顯然已非單單遊客減少所導致。一個行業捱不下去勢將波及其他行業,令情况雪上加霜──現在香港不單是購物天堂、旅遊中心不再,眼前所面對的更可能是百業蕭條,行業一個一個倒下去。長此下去,經濟將一蹶不振。

有人說只要香港租金和樓價下跌,所有行業都會活起來;但現在兩者出現螺旋式下跌,卻未見其利,可見這種想法只是不懂經濟的人的一廂情願,根本非長久之計。一旦出現全球經濟衰退,勢將更大範圍地影響就業與民生。到時候,香港恐怕需面對殘酷的陣痛轉型。

無可置疑,香港嚴厲的檢疫政策正在賠上香港的國際航空樞紐地位,甚至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有人樂觀地預期,只要香港重新與外地通關,航空樞紐地位便將很快恢復。不過「真實時刻」(moment of truth)很快便會到來──為吸引外資回流,香港金管局計劃在11月初舉辦國際金融領袖投資峰會,與會對象主要為跨國銀行高層;其間,本港如無意外亦會舉辦香港國際7人欖球賽(11月4至6日)。當局若希望該會議成行,便須放寬強制酒店隔離防疫規定,否則要麼金融機構高層不來,要麼會議將成為國際傳媒負面報道的焦點,屆時香港的國際地位或將一落千丈,並面對更嚴重的人才及業務外流問題。

當主觀能動性遇上「愛國者治港」
既然中央態度如此明確,那麼李家超政府理應更積極、放手去做,才是解決香港問題,令中央全面管治權和特區高度自治權達至統一的重要關鍵與契機──「愛國者治港」可不是把管治權牢牢掌握在愛國者手中那麼簡單。

目前香港最棘手的地方,是幾乎所有範疇的走勢都是見頂回落,往後發展一個不好,將是跌勢不止,低處未算低。而解決辦法唯有一方面設法止住跌勢,一方面加速轉型反彈,一切都是刻不容緩,否則再過幾年,香港沉淪之局已定,已無關痛癢。這過程需要執政者主動地認識客觀世界,並改造客觀世界,在實踐上使兩者統一起來,這也就是所謂的主觀能動性。

然而近年香港屢經政治風波,令高度自治空間幾乎消失殆盡,管治模式亦被換成最不講求客觀性和積極性的「愛國者治港」,到現在中央希望提高治理水平,要求執政者敢於擔當的時候,他們卻變得裹足不前。這是中央所種下的果,現在已成為須正視的一大問題。要以這班人馬保住香港得來不易的國際地位,將會是今後中央治港的最大挑戰。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明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