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慶成:如何講好香港故事?

2022-08-22
戴慶成
學研社召集人
 
AAA

shutterstock_1617737038.jpg
隨着全球各地疫情持續緩和,已經封關逾兩年的香港,近來也正準備重新「出發」。新任港府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丘應樺日前接受港媒專訪時就透露,未來半年他將接連出訪多個國家和地區講好香港故事,以繼續吸引各地企業和資金赴港發展。

香港背靠中國大陸、面向世界,多年來一直是世界知名的金融中心和貿易中心。但在2019年,這個國際大都市卻不幸捲入大國政治角力並被過度「唱衰」,國際形象一落千丈。

猶記得當年6月初反修例運動暴發後,西方媒體就開足火力炮轟特區政府岡顧民意,一面倒地支持示威者,但又隻字不提部分追求所謂公義的示威者,他們的行為其實已經變了質,成為社會秩序的破壞者。

例如當時示威抗爭運動出現一個明顯特點,就是許多抗爭者下意識地隱藏自己身份,紛紛戴上口罩,對拍照尤為避忌。每當有記者近距離拍攝,他們就會充滿敵意地包圍記者,悍然要求對方出示證件以證明身份。

我有位東南亞國家駐港記者朋友,有一次在示威現場採訪,拍攝示威者被發現後,立即被要求拿出記者證。朋友很配合的拿出記者證,結果示威者得勢不饒人,進一步強迫他把所有照片刪掉。

該名記者後來很氣憤地向我說,抗爭者口口聲聲追求民主自由,指責警察阻止記者拍攝;但他們的所作所為更加變本加厲,才是新聞自由的破壞者。

還有一位日本媒體駐港記者也遭遇類似情況。出於節省成本的考慮,近年不少日本媒體派駐香港的記者往往要兼管廣東新聞,不時兩邊來回跑動。反修例運動暴發時,該名原本駐廣州的日本記者立刻趕回香港採訪。

由於港府一向沒有簽發官方記者證給外國記者,這位日本記者朋友就拿着中國大陸政府發出的記者證在示威現場採訪,但記者證上面寫着簡體字,遭到示威者質疑。幸好他十足是日本人的樣子,加上還有公司員工證件證明,才避過了一劫。該名日本記者朋友一向支持香港民主運動,但說起這些遭遇,言語間也流露出對示威者有所不滿。

以上故事皆是真人真事,可惜非西方媒體在國際上的輿論話語權不夠強大,幾乎沒人知道。反而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媒體,在整場反修例運動中一味唱好示威者行徑,令人以為港府才是摧毀香港新聞自由的黑手。

結果在持續近一年的反修例運動期間,香港兩個不同政治立場的陣營在世界各地的形象涇渭分明:一邊是邪惡的特區政府,一邊是滿腔正義的熱血示威者。涉及港府的大大小小假新聞、假消息,在世界各地網絡橫行。所謂港鐵太子站打死人,甚至連海面出現浮屍,都被人指控是香港警察所為。

當然,我不是說港府在反修例風波中的所作所為都正確,港府當年的處理手法有頗多爭議性的地方。無論如何,港府的形象確實被過分扭曲和抺黑了。反對派陣營和西方媒體片面和偏頗的炒作和報道,令許多不了解香港實況的外國人對港府不抱好感,嚴重損害了香港的國際形象。

shutterstock_2173347257.jpg

因此,如何說好香港故事,宣傳好「一國兩制」在港成功實踐,吸引世界各地的企業來港投資,已成為港府工作的當務之急。新特首李家超上任後,表明新一屆特區政府會積極派代表到海外宣傳香港,掃除歐美國家對香港所謂侵害人權自由的指控,反映新政府也洞悉到問題所在。

當然,要消除海外人士的質疑,最有效的方法還是擺道理,把事實講清楚。部分西方國家的媒體及政客往往用一個不公平的角度審視香港,指控香港的一國兩制「已死」。但事實上,香港近年的言論自由和司法獨立很大程度上還是受到《基本法》保障。上台一個半月的新政府在這方面的解說還有很多功夫要做,尤其是要主動走訪海外宣傳香港的軟實力。

另一方面,要反擊外國的無理指控,也需要有傑出的講故事人物。港府固然重要,民間不同團體也要合力協助。據悉,香港建制派第一大政黨民建聯今年暑假就會出訪一些東南亞國家唱好香港,力陳《香港國安法》及完善選舉制度為香港創造了安全穩定的環境,令市民的人身安全得到更佳保障。

但不諱言地說,建制派陣營的論述水平普遍偏低,公信力不足,出外講好香港故事能有多大的成效頗令人存疑。所謂打鐵還需自身硬,香港建制派未來還需要進一步增值以提升自身水平。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延伸閱讀
  • 法院又駁回律政司的上訴,准許被告人黎智英聘請英國大狀為辯護律師。上訴庭似乎認為,因為維護國安同時應當依法保護居民的自由,是國安法第4條規定,「海外法例或者可以協助法庭」,又指香港的國際聲譽取決於法院地位,香港法院應該「採納國際所用的司法標準」。
    可是何謂「國際聲譽」?在某些人眼中,以美國為首的五眼聯盟或北約成員國,便是所謂的「國際」。假若案件指被告人勾結的境外勢力,便是上述提及的國家,香港法院除非判其無罪,否則涉案的國家及其盟國,事必會製造貶損香港司法的輿論,影響某些因眼中的「國際聲譽」。

    陳凱文  2022-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