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俊飛:充分運用香港的經濟金融外事權力

2022-08-30
伍俊飛
中經文促會研究員
 
AAA

shutterstock_284629613.jpg

《基本法》賦予香港強大的外事權力,特區政府理應在中國外交事務中扮演重要角色。基本法規定中央授權香港依法自行處理對外事務,可在經濟、貿易、金融等領域以「中國香港 」名義,單獨同世界各國和地區及有關國際組織發展關係。特區政府據此開展了許多外事活動,但並沒有把該權力用好用足,使香港在國家重大經濟金融戰略層面,對中央的外交活動貢獻不大。

經濟金融外交既致力於謀求國家經濟利益,又致力於實現國家戰略和外交目標。在中美關係持續緊張的國際形勢下,香港的涉外經濟金融活動不僅有助擴大國家經濟利益,更在國家大戰略層面佔據其他力量不可取代的位置。

當前中國外交的重心是中美關係。由於中美都是核大國,各自具有「相互確保摧毁」的能力,加上經濟相互依存關係深厚,因此雙方在激烈競爭的同時,也精心管控雙邊關係中出現的衝突,模糊處理各自的戰略目標和手段,避免對抗升級甚至失控。

.jpg

這種選擇類似一戰之前德國俾斯麥推行的戰略模糊,及英國對歐陸國家採取的戰略模糊政策。前者最高明之處在於把敵人也納入德國的同盟體系中,通過複雜的利益綑綁和安全嵌套關係限制對手行動,從而有助避免世界大戰的爆發;後者則缺乏俾斯麥編織的複雜嵌套關係,給予對手巨大的想像和活動空間,導致威廉二世時代的德國產生誤判,認為英國不會直接介入歐陸戰爭。

通過兩者比較,我們可以看出俾斯麥外交體系中的嵌套設計,對穩定國際秩序的奇妙作用。

港適合當中美之間嵌套者
借鑑歐洲歷史,中美可以引入超越簡單經濟相互依存關係的利益綑綁和嵌套設計,悉力推遲或避免直接軍事衝突。香港是高度國際化的資本主義經濟體,在一國兩制下享有獨特地位和優勢,能夠完成內地不能或不方便承擔的任務。「十四五」規劃明確了香港的「八大中心」定位,鼓勵香港與世界各國建立廣泛聯繫。無論從自身優勢還是國家需要來看,香港都適合在中美之間扮演嵌套者的角色。

在《港區國安法》實施及改革選舉制度後,香港已成為中國牢牢掌握主動權的中美緩衝區,中方完全有條件、信心以香港為基地,展開更大範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的經濟金融外事活動。

國家戰略3階段 港可側翼助攻
美國維持全球霸權的基礎是美元和美軍。對待美元霸權體系,中國宜採取穩中求進策略,分3個階段實現自己的最終目標:第一,繼續支持美元體系,在既有框架內壯大中國利益;第二,推廣超越民族國家體系的世界貨幣,類似英國的凱恩斯在二戰後提出的「班科(Bancor)計劃」;第三,推動人民幣成為全球儲備貨幣。

香港是業界公認的國際金融中心,在每一階段都可發揮有別於內地機構的側翼助攻作用,配合中央在國際金融市場達成國家利益。就首階段而言,香港宜繼續維持聯繫匯率制,但可探討放寬匯率浮動幅度。當前市場上,港元匯率穩定於7.75至7.85港元兌1美元的區間內,未來則可參考國際經驗,考慮設置正負15%左右的波幅,從而較好緩解外匯市場干預的壓力。

在較遠的第二和第三階段,香港不妨大膽探索、小心求證,在金融貨幣領域先談、先行和先試,利用全球資訊中心的地位,推動各國接受世界貨幣或人民幣,並率先在本地金融市場落地新機制,加速形成有利於中國崛起的國際金融環境。

shutterstock_1617737038.jpg

宜允港府採不同內地的外事政策
有鑑於此,中央宜支持香港特區政府更多參加經濟金融領域的全球或區域組織、國際會議與活動,也應動員更多經濟金融類國際組織落戶香港;宜鼓勵特區政府駐海外經貿辦事處在外交部及其派駐機構指導下為國家利益發聲;宜允許特區政府採取與內地不同的對美經濟、金融、文化等外事政策。

「在小範圍內容許資本主義存在,更有利於發展社會主義」,若巧妙運用香港這個資本主義經濟體在經濟金融領域的外事權力,我們就能收穫鄧公此言所指的利益之一。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明報》
 

延伸閱讀
  • 以樂觀的態度期待,疫情防控鬆綁之後,外資有望紛紛回歸,真正喊一聲「香港回來了」。

    潘學智  2022-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