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評社評:此時為何需要重新認識香港戰略價值?

2022-09-01
 
AAA

106455477.jpg

日前,清華大學深圳國際研究生院兼職教授、深圳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專家、原香港中聯辦研究部部長曹二寶在《中國評論》月刊發表了題為《香港的國際地位和國家戰略價值---香港回歸25週年的感想和展望》的文章,引發了社會各界的熱烈反響。

  曹教授的文章全面深入地論述了香港的國際地位和國家戰略價值,指出了香港在不同國家發展時期都具有不可替代的全局性功能地位,揭示了歷代中央領導人對香港戰略定位的深層次考量。我們以為,在香港回歸25週年及開啟由治及興發展新階段之際,重新審視、思考和突顯香港對國家的戰略作用,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

  第一,有助於各方理解保留“兩制”特色的戰略考量與必要性。

  近年來,隨著香港GDP不斷被內地一些城市超越,一些反對勢力不斷利用香港從事危及國家安全的活動,加之香港在疫情防控上差強人意等等,不少人在談及香港時印象轉差,一些怨氣甚至直接指向“一國兩制”,“取代論”“拖累論”等雜音隨之泛起,並在網絡自媒體等平台上流傳甚廣,誤導作用不可小視。這些錯誤論調的產生,本質上是由於不了解香港的戰略價值,不清楚“一國兩制”的戰略意義。曹教授的文章,正是對此的一次有力“科普”和正本清源。認真閱讀其中列舉的一系列事實和數據,相信大家可以更好體會,為什麼習近平主席會在回歸25週年大會上專門指出中央很珍視香港的獨特優勢,專門強調“一國兩制必須長期堅持”。

  必須指出的是,一方面,在國家長期改革開放的過程中,香港的優勢其實就是中國的優勢。現在美國一些政客想靠唱衰香港和對香港“去功能化”來遏制中國,對此,我們顯然不能聽之任之,自我否定或是自廢武功。另一方面,在世界政治經濟格局的百年演變中,香港逐步成為了東西方的橋樑紐帶,這種角色定位不是規劃出來的,而是歷史形成的。不是停留在戰略或政策層面的,而是深入觀念和文化底層、深入東西方人心的。百年積澱非一日之功,可以想見,直至相當久遠的未來,香港都將“只此一家,別無分號”,其特殊作用是完全不可替代的。

  正是基於香港上述特點的清醒認識,一代代領導人始終堅持以高超的政治智慧處理香港問題。當年“一國兩制”偉大構想的提出,說到底就是要最大化保持香港的戰略價值,發揮香港的戰略作用,這絕不是現在有些人所說的什麼“歷史的無奈”“歷史的權宜”,而是體現了深邃的歷史眼光和強烈的歷史主動。我們認為,在香港“一國兩制”實踐25週年之際,所有建設者和參與者都需要再度重溫實施這一基本國策的初心,重溫其中“求大同存大異”的中華傳統智慧。要清楚地認識到既要一國之本,又要“兩制”之利;既要建設好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內地,也要建設好實行資本主義制度的香港,這既符合香港根本利益,也符合國家根本利益。

  第二,有助於各方更好地理解“一國兩制”新階段的任務是聚焦香港發展建設。

  香港是一個經濟城市,曾在“四小龍”中處於發展程度最高的位置。正如曹教授文章所指出的,不論是國際營商環境、國際金融、國際貿易、普通法系、簡單稅制等方面,香港都有著傳統的先發優勢。然而,回歸25年來,由於美西方勢力及反對派或明或暗地進行顛覆活動,肆意製造“泛政治化”氣氛,導致香港分裂對抗加劇,社會爭拗不斷,始終難以集中精力聚焦發展。曹教授的文章讓人掩卷深思,假如沒有反中亂港勢力的掣肘,以香港的基礎之強、活力之盛,在過去25年間又能取得多少新的令國人自豪、世人矚目的巨大成就?時光難以追溯倒流,但好在中央出手、香港轉治,歷史的一頁已經翻過,新的篇章已經到來。

  當前,香港已經進入從由亂到治到由治及興的新階段,階段的轉換意味著任務和使命更加重大。我們認為,聚焦精力謀發展、搞建設是當前的第一要務,這亦應成為所有參與“一國兩制”建設者和參與者的一致共識。首先,隨著中央出手撥亂反正,香港擁有了回歸以來沒有過的安定社會政治環境,以更大力度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可謂正當其時;其次,一年“黑暴”、三年疫情、20餘年的紛紛擾擾,香港再也等不起、慢不得了,亟待以新的作為應對激烈的國際競爭;最後,制度法律上的問題基本解決後,最終還要築牢社會人心的根基,聚焦發展不僅是實現由治及興的必然要求,也是鞏固由亂到治成果的應有之義。

  需要指出的是,任務和使命的轉變不是抽象的,必然要涉及方方面面的重大調整。從政策舉措看,要破除利益固化藩籬、解決住房問題以及產業空心化問題等一系列長期日積月累下來的深層次矛盾,絕非易事,勢必需要拿出大膽改革、積極探索的勇氣和魄力。從觀念思路看,回歸以來長期政治鬥爭所催生出的社會觀念、治理路徑等,也具有極強的歷史慣性,老的範式不加革新,新的範式就難以建立起來。我們認為,相比“由亂到治”,“由治及興”更加艱巨復雜,所有“一國兩制”的建設者和參與者都應當認識到,當前對改革精神的需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為迫切。我們相信,各方越早將精力和資源轉到香港發展建設這一主線上來,香港就能越早補上因政治爭拗所造成的發展遺憾,就能越好發揮對國家的戰略作用。

  第三,有助於各方更深刻地理解香港由治及興的內在邏輯和實現路徑。

  我們注意到,曹教授的文章充滿了唯物史觀和辯證思維,他所引用的“兩個必然論”和“兩個絕不會論”對我們具有重要的啟發性。不可否認,香港之所以具有一系列傳統優勢,主要是由於歷史上英美等西方國家看中了香港背靠祖國、輻射亞太的特點,將其作為全球資本主義體系佈局中的重要節點來打造。香港歷史上的快速發展,正是上世紀世界資本主義體系快速發展的反映。認清了這一點,我們就可以更好地把握香港由治及興進程中的內在邏輯和實現路徑。

  其一,香港要發展,抓住大勢是關鍵。當今世界最大的潮流就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香港已回歸祖國,再次趕上了無與倫比的時代機遇,理應對由治及興充滿信心。在東升西降的大背景下,香港由治及興的過程必然是自身戰略優勢再升級、再創造的過程,因此不能僅僅滿足於維護過往優勢,而是要以國家需要為導向尋求新的機遇和動力。此外,國際新舊力量的轉換、新舊格局的交替不會一蹴而就,香港在由治及興中仍需發揮聯通中西的優勢,努力成為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的戰略緩衝之地。

  其二,香港要發展,中央指導是必須。歷史上,謀劃香港在世界資本主義體系中角色地位的不是香港,而是西方。回歸後,雖然治理的底層邏輯已全然不同,但要讓其在民族復興的大潮流中真正發揮作用,完全寄希望於香港自身能力是不現實的,仍然要靠國家層面的頂層設計和戰略謀劃。我們認為,香港的治理需要加入“融合治港”新思維,中央對香港的發展不僅是支持,還需要從全局高度進一步加強政策指導,這樣才能幫助香港突破自身目光視野的局限性,使其真正找到一條由治及興的大道。

  正如國家主席習近平所言,“一國兩制”在過往的人類政治實踐中從未有過,前人用超凡的勇氣探索和突破,後人以堅定的信念實踐和發展。我們期待,從國家層面重新認識香港戰略價值,能夠讓香港的愛國者治港和由治及興更好地找到初心、方向以及無盡的力量!我們更期待,香港對國家的戰略價值能夠在由治及興的過程中實現新的飛躍!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評社》

延伸閱讀
  • 受到中央「執政為民」理念的熏陶,香港特區的管治團隊,也在調整心態,不斷實現自我革命。新一份施政報告提出「重奪(土地)供應主導權」,在創科、吸引產業和人才等方面主動作為,一改昔日「積極不干預」「大市場、小政府」的懶政思維,都是鮮明例子。

    《思考香港》編輯部  2022-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