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幼珉:經濟收縮 切保民生

2022-11-28
吳幼珉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shutterstock_2127927377.jpg

中電和港燈明年初再加電費,按年分別累計加價19.8%和45.6%。天星小輪也申請對兩條專營航線加船費。估計那三間公用事業公司加價,還會帶動本地其他商品價格上揚。

現在香港安枕無憂了?

經濟發展,物價上升會是一種趨勢。惟香港經濟連續三個季度收縮,今年第三季度 GDP 還同比萎縮了4.5%,預期全年經濟會出現負增長。儘管失業率和就業不足率分別從7至9月的3.9%和1.8%下跌至8至10月的3.8%和1.7%;但在經濟收縮情況下,很難想像多數市民工資可以獲得明顯的實際增長。

由於疫情,香港持續未能與內地通關,壓抑着低技術勞動力的收入。香港是金融中心,金融行業出現的去全球化卻使得許多金融、法律、會計等行業的從業員被裁減或凍薪,那是過去不多見的現象。政府統計的失業率不高,收入和就業條件能否滿足工薪階層的期待卻是另一回事。現在香港資產價格下跌;儘管政府發放消費券,社會消費依然疲弱,今年前三季度本地收入已反映了這一點。

收入減少,物價自然上漲得慢;政府預期全年通脹率1.9%。「兩電」加電費卻會拉動商品價格上升,明年上旬通脹可能惡化。囿於疫情、利率上浮和外圍政治經濟形勢,香港政府、企業和居民未來一年的實際收入卻較難上升,因而居民實際購買力和社會福祉都會減少。

實施「國安法」後,香港由亂及治。社會對「兩電」加價的不同意見會少一些,但香港和世界其他地方都曾因為物價上漲觸發過騷亂,「兩電」在經濟衰退情況下大幅加價,會否觸發通脹和社會不滿值得關注。

WhatsApp Image 2022-11-28 at 11.36.33 AM (1).jpeg

不能增加向內地買電嗎?

與某些歐洲國家相比,本地的「兩電」加電費或許是「溫和」的。香港在亞洲,而且是屬於中國的,國際地緣政治觸發的能源問題,亞洲中除日本以外都沒有那麼大,特別是對中國的影響沒有那麼直接。

2022年,內地一般居民的電價相對平穩。香港是可以向廣東省,主要從大亞灣核電廠買電的。今年上半年,內地通過南方電網向香港輸送電量約3043億千瓦時,約佔本地用電量的四分之一。筆者沒有近來的數據,而在四年前,香港向廣東省買電再賣給本地用戶,是有利可圖的。不知道兩地眼下的電力交易,但增加從內地購電可避免大幅調高本地電價。

而且,直白地說,香港是否向大亞灣買電,那裡的發電機一樣運轉。不論香港是否向內地買電,香港經濟都不可能脫離內地來運行。

關鍵是管治協議

根據「兩電」與港府的利潤管制協議,「兩電」到2033年前的利潤水平可保持在固定資産平均淨值的8%,每度電的價格則按公式讓企業保持利潤收入。利潤管制協議是港英時期遺留下來的,當時香港的「兩電」和現在的中電都是英資企業,「協議」有助它們維持或增加資本性開支,保障了它們的利潤,對香港社會福祉和本地與內地互聯互通的評估卻不足,也衍生出目前香港經濟收縮期間大幅增加電費的現象。

社會存在質疑利潤管制協議合理性的聲音。在新時期,也可考慮應否因陳守舊。而革故鼎新,非泛泛而談,更應設計出可行的新機制來代替舊機制。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