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斌:評析俄烏戰爭

2022-11-28
肖斌
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
 
AAA

 shutterstock_2095910923 (2).jpg

俄軍主動撤離赫爾松後,烏克蘭軍隊重新控制了第聶伯河西岸大部分領土。無論俄軍怎樣描述赫爾松撤軍的合理性,此次失利必然對俄軍士氣產生一定的負面影響。

但是,這並不能讓更多俄羅斯人反思為什麼會發動這樣一場看不見未來的戰爭。當然,烏克蘭戰爭也不會讓俄羅斯發生類似1905年的革命。因為在大部分俄羅斯人的歷史觀中,烏克蘭不是主權國家。與此同時,俄羅斯國內反戰力量也不足以影響決策發生轉向。絕大多數堅定反戰的俄羅斯人選擇離開自己的祖國。據格魯吉亞統計,自烏克蘭戰爭以來,已有70多萬俄羅斯人進入格魯吉亞,其中60多萬人借道格魯吉亞移民至亞美尼亞、土耳其和其他歐洲國家。於是,在烏克蘭戰爭問題上,俄羅斯政治精英層內部逐步形成了高度統一的決策圈。於是,俄羅斯現有的戰爭決策認識最終得到強化,而越來越多的俄羅斯家庭不可避免地捲入戰爭進程,為烏克蘭戰爭獻出生命。

謝爾蓋·蘇羅維金就任俄羅斯特別軍事行動聯合部隊指揮官後,對穩固戰爭形勢的確發揮了一定積極作用。為了應對冬季天氣帶來的後勤保障困難,俄軍主動撤離赫爾松並在第聶伯河東岸築起新的工事,盤踞在塞瓦斯托波爾港的俄羅斯黑海艦隊也減少了出海活動。俄羅斯的目的是削弱烏克蘭軍隊的攻勢,並期待“能源武器”在冬季對歐洲發生作用,迫使支持烏克蘭的外部力量妥協。為此,很多分析家認為,俄烏在未來6個月內不會出現較大規模的戰役。但是,對於烏克蘭而言,冬季也許是從俄羅斯手中奪回失去領土的重要機會。

雖然戰爭是在國與國之間發生的,但決定戰爭走勢的卻是政治。戰爭政治受制於兩個關鍵要素:國家利益和戰爭性質。這兩個關鍵要素相輔相成,缺一不可。在國家利益上,俄羅斯與烏克蘭都是為國家安全而戰,交戰雙方最大的區別在於戰爭性質。1974年12月,聯合國大會通過第3314號決議,給出了侵略的定義,即武裝侵入或攻擊、轟炸、封鎖、武裝侵犯領土,允許其他國家使用自己的領土犯下侵略行為,以及僱用武裝非正規軍或僱用兵實施侵略行徑。雖然這一定義在國際法下並不具有法律約束力,但體現了一定的權威性。自烏克蘭戰爭爆發以來,聯合國大會多次就戰爭問題進行表決。表決結果顯示,俄羅斯發動戰爭的理由沒有得到世界上大多數國家的認可。而中國古代著名思想家孟子說過,“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烏克蘭戰爭中一方越希望在冬季拖延戰爭進程,另一方就越有可能尋求或者創造更多的決戰時機。為減弱烏克蘭軍隊高昂的鬥志,俄羅斯開始尋求和平談判,而烏克蘭也表現出和平結束戰爭的意願。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公開表態說,如果與俄羅斯的談判側重於維護烏克蘭的領土完整、對基輔進行賠償並將戰爭罪肇事者繩之以法,那麼他對談判持開放態度。

國際社會對和平談判普遍持歡迎態度,但還沒有看到俄羅斯為推進和平談判拿出更加積極的行動。顯然,俄羅斯的決策層很難接受烏克蘭方面提出的條件,並為此準備認真地談判,烏克蘭戰爭將會以無法預知的形式繼續。烏克蘭方面則需要贏得更多的決定性勝利,才能讓和平談判成為可能。未來,俄羅斯方面可能會對烏克蘭城市基礎設施進行更大規模的襲擊,給烏克蘭平民造成更多的生活困難,迫使烏克蘭讓步並接受談判。不過,俄羅斯這種無差別攻擊的做法可能適得其反,它不會讓烏克蘭屈服,而西方國家也不可能在此條件下敦促烏克蘭與俄羅斯進行和平談判。

為了表明發動烏克蘭戰爭的正當性,俄羅斯反覆強調,北約忘記了沒有人以犧牲他人安全為代價來加強安全的原則。但是,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俄羅斯有責任維護世界和平,而不是選擇發動戰爭來維護自己的安全。當然,烏克蘭為贏得今天的戰爭局面損失慘重,但是越來越多的烏克蘭人勇敢地選擇了犧牲。因為這些勇敢的烏克蘭人知道他們是為拯救自己的國家而戰,是為正義而戰,而勝利的天平最終會倒向戰爭中正義的一方。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

 

 

延伸閱讀
  • 2023年拜登政府在外交上會繼續奉行兩線「作戰」方針。
    兩線「作戰」重點在歐洲,因為烏克蘭局勢更危急,它關係到歐洲大陸的戰略格局。在對華關係方面,拜登政府的兩面性會更加突出,一邊要對話,一邊搞遏制;一邊談合作,一邊捅刀子。

    吳心伯  2023-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