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有情:諱疾忌醫不如直視問題

2022-11-30
 
AAA

WhatsApp Image 2022-11-30 at 11.53.14 AM (1).jpeg
作者:粉紅社總幹事賴關裕穠

她的恐懼 -- 諱疾忌醫

我知道部份女士在感到身體有異樣時,多數都會諱疾忌醫,或用不同的藉口:如要照顧年邁雙親、工私兩忙、預約困難、抽不出時間等等而遲遲不肯就醫。即使已明顯摸到乳房有硬塊,仍採取拖字訣,希望硬塊有天會自動消失。

受助人 Cindy (化名),某次無意中摸到自己乳房的硬塊,不敢正視問題,只望硬塊會自動消退。奈何事與願違,腫塊愈變愈大,乳房甚至滲出血水,她才驚覺事態的嚴重性,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不得不面對現實及作出處理。經過一番檢查後,醫生宣佈 Cindy 確診乳癌,需要做手術、接受化療及標靶治療。

Cindy還沒開始療程之前,每天都要到健康院找姑娘幫她洗抹傷口。當時她覺得天天到診所洗傷口,心情很是沉重,不停重複怪責自己,假如早一點求醫,就不會弄到如此田地。這種後悔和內疚的情緒不停纏繞着她,令她感到十分沮喪。

Cindy 的姊姊十分擔心個性內向又寡言的妹妹,故主動致電「粉紅社」的義工,希望我們能以同路人身份,向 Cindy 分享親身經歷及作出支援。

她的擔心 -- 怕承受不了副作用

當「粉紅社」的義工第一次致電 Cindy,她只是重複問是否一定要做化療,還有沒有其他方法可以代替化療。原因是她擔心自己身體虛弱,未必能承受化療的副作用,甚至害怕在化療途中會突然死亡。雖然她還要接受標靶治療,但她最擔心的還是「化療」這兩個字。

在通電話的過程中,我跟她分享個人的經歷,也告訴她醫院在每次接受化療之前會幫病人抽血化驗,了解病人的身體狀況是否適合做化療;如病人身體某些指數未達標,則會延遲一星期再驗血,直至身體狀況達致合格水平,方能接受治療。Cindy 聽後她好像稍為放下心頭大石,開始主動提問我當年接受治療的經過,讓她多了解到底「化療」是怎樣的一回事。此刻的她,尤如海綿般不停吸收我的親身經歷及資訊。

及後,我特意為她開了個WhatsApp群組,加入幾位曾接受和 Cindy 同樣治療的同義工,大家在群組內分享個人的經驗,讓 Cindy 能了解更多,希望能減輕她的憂慮、不安和疑問。

106509615.jpg

(粉紅社總幹事賴關裕穠)

她的盼望 -- 想和大家一樣可以康復

在接受第一次化療和標靶治療時,Cindy 猶如驚弓的小鳥,惶恐萬分。我拖着她的手到達日間化療中心,沿路跟她談天說笑,讓她感覺輕鬆一點。完成第一次療程之後的第三天,Cindy在WhatsApp群組內通知大家,說她的副作用不大,只是感到疲累和有點骨痛,吃過止痛藥後感覺好一點。之後數天有便秘、胃口不佳、噁心感覺,但可幸並沒有嘔吐,過了七天便一切回復正常。這是她第一針的經驗。

很快 Cindy 便完成三次療程,她覺得副作用並沒有她想像中那麼辛苦,除了有幾天的不適,其他時間甚至不受影響日常生活。她的情緒開始好轉,乳房也沒滲出血水,她對治療充滿信心。群組的義工鼓勵她狀況許可下,可以到公園散步,不用整天困在家面壁影響心情。義工們不時分享行山郊遊的相片,Cindy 看後非常雀躍,還跟大家說:「我要和你們一樣,康復後去行山!」

回想從前的生活,一天工作十多個小時,自有病後,Cindy體會到健康的可貴,希望完成化療和標靶治療後,重新安排人生計劃,決定把健康放在首位。

執筆之時 Cindy 已完成六次化療,尚有十二次標靶療程。義工問她整個化療過程是否辛苦,她的回答是:「心靈痛苦大於治療帶來的不適,由於遲遲不求醫,導致病情嚴峻了。」Cindy 覺得自己傷口不再滲出血水,又有同路人義工一起同行,讓她不感到孤單,能有其他人明白她的感受,抗癌之路也沒有那麼苦了。

同路人的理解及支持

在處理Cindy的個案時,「粉紅社」義工因應她對化療的恐懼,以過來人的身份,感同身受她的恐懼,明白理解她不安。我們的分享令她看見將來,知道自己完成化療後,是可以康復的,她可以去行山,也可以重回工作崗位,有病不等於世界末日。

Cindy 有愛護她的姊姊,懂得為她尋求支援。你身邊也有人需要你幫忙嗎?如有興趣加入義工團隊,查詢或申請服務人士,可致電9380 2955「粉紅社」了解詳情。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Ann是位專業人士,工作非常忙碌,閒時熱愛跑步。雖然知道年過四十應要定期身體檢查,但由於太忙一直遲遲未有安排。直至有天她自我檢查時,發現乳房有硬塊,才醒覺要立即求醫。

    服務有情  2023-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