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怡廣:為何眾多第一代中國移民支持特朗普?

2016-11-09
郭怡廣
Sinica Podcast播客主持人
 
AAA

 川普_1.jpg

我妻子帆帆討厭政治。這種態度在她那一代的中國人中司空見慣,因為他們對文化大革命仍記憶猶新,並對任何形式的意識形態噪音都本能地感到厭惡。相反,我則對政治事件非常癡迷,並且我得承認,政治沖突越是激烈我越感興趣。因此,當我在6月准備離開住了20年的北京返回美國時,我分外激動,這不僅因為今年是大選年,還因為我們即將搬去一個真正的戰場州:北卡羅來納。鑒於該州在大選中的15張選舉人票,以及今年重要的州長和參議員選舉,我迫不及待地想投身其中。

支持特朗普的不僅是學校孩子的家長微信群。在帆帆加入的另一個龐大、受歡迎的地區微信群里,來自中國的特朗普支持者們共享著反希拉里的文化基因,這是一個在本州很多隱蔽停車場利用廂式貨車售賣海鮮小販的顧客群。隨後,他們又拿下另一個本地中國人微信群,這是一個專門服務於去紐約法拉盛和皇後區團購中國食品的下單群。這些微信群的對話充斥著支持特朗普、反對希拉里的文化基因,不少我都耳熟能詳,都是從英文翻譯成中文的。令人鼓舞的是,有一些人最初就予以反駁;令人失望的是,他們大多數最後都迫於壓力沉默不語。

為何特朗普對第一代中國移民如此有吸引力,很快這就成為令我著迷的問題。帆帆和我有一天在家宴請了一位住在教堂山的可愛的退休華裔女士(她要求我不透露其姓名),我們幾乎一直都在討論這一令人擔憂的發展趨勢。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北京人和77級大學生(這是中國文革後第一批被大學錄取的學生),她和我們一樣,對特朗普在新近移民中的受歡迎度感到恐懼。並且,她確認了我的一個猜測,即這種右傾趨勢是一種全新現象,在4年或8年前完全不存在。她說,這些特朗普支持者的刺耳調門,讓她想起文化大革命中的紅衛兵。

除這些第一代移民之外,其他華裔的情況就好得多,至少從我們的個人經驗來說是如此。她的兒子,一位活躍於中美政治圈、在羅利(北卡首府)工作的律師向我保證說,第二代華裔移民,以及那些像他母親那樣在年輕時就來到美國的人,仍然壓倒性地支持希拉里。但我擔心的是,這些支持特朗普的新近移民們的觀點會代際傳遞下去。父母的政治觀點是否會為孩子接受目前尚無定論,並且不要期待會有專門關於中國移民及其後裔的學術研究。

基於這一對話,以及自從我們搬回美國之後,我和帆帆和數十位其他中國人和美籍華人的對話,我總結出了以下幾點有理由,來解釋為何從中國大陸來的第一代移民會如此支持特朗普。

trump4_Xinhua2.jpg
相比「偽君子」,中國人更喜歡「真小人」。(新華社圖片)

平權措施:這一話題真是無所不在,常常被簡稱為“AA”(Affirmative Action),並且即便按字母順序來排列,這也應當是第一大原因。“我們來這里是出於一個原因,並且只有這一個原因,那就是讓我們的孩子進入好的學校。”這一邏輯推理如下:“如今他們不公平地提高門檻,並且試圖對中國和其他東亞學生實施事實上的配額制,然後將本該是我們孩子的機會讓給不太合格的非裔和拉丁裔孩子。我們的孩子讀書刻苦,而我們又為此犧牲了很多。黑人和拉丁裔學生處於劣勢並不是我們的錯。憑什麼要我們為此付出代價?”學生家長們在微信群里反對“AA”本不足為奇,但沒有想到的是,這似乎成為中國移民們支持特朗普的頭號理由。對給予處於劣勢地位少數族群的優待措施的憎惡,被簡單粗暴地簡化為反對一切“政治正確”,並且他們開始欣賞特朗普對攸關社會公正的整個自由派議程的蔑視。

性保守主義:自同性戀不再被視為犯罪以來,中國已有長足的進步;並且在中國同性戀也不再被視為是某種精神疾患,中國年輕人對此的態度也已顯著改變。但我們所接觸的微信群里的那些移民(據我猜測,他們大多數年紀都在35-55歲之間),態度依然相當保守。在LGBTQ(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變性人、性取向不明者)問題上,這些人的道德和文化觀念和美國精英,以及美國年輕人大相徑庭。北卡通過了臭名昭著的HB2“廁所法案”,要求人們按照出生證上注明的生物性別來決定究竟上男廁還是女廁,但這在很多中國人看來就是天經地義的常識。即便是那些我在北卡接觸過的更傾向於自由派的中國人,也認為在這個問題上挑起紛爭並尋求廢除該法顯然過頭了。

種族主義:不管出於什麼原因(實在太多不便在此贅述),中國人的種族主義是毋庸置疑的,如果美國人知道中國人在私下場合用中文所說的那些種族言論,他們將無比驚駭。將黑人視同罪犯的看法在中國移民中極其普遍。任何人膽敢對此提出反駁,都會被指責為枉顧現實,人們可以拿出一堆關於暴力犯罪的統計數據來說明非洲裔美國人的犯罪率畸高,當然這種說法完全無視了曆史背景。他們對這種現象的曆史性分析毫無興趣:例如長期奴隸制度、“吉姆·克勞法”(種族隔離法)、住房歧視,以及針對粉狀可卡因和快克可卡因的極不公平的判罰標准,所有這些對他們都沒有意義。他們常常認為,這是美國的問題,而他們的唯一利益只在於確保自己家庭的近期安全。

所謂的“亞裔人命也重要”運動更是火上澆油,這一運動最初聚焦於槍殺一名未持武器黑人的華裔警官梁彼得的謀殺指控。同時,“黑人對亞裔”犯罪事件大增也起到了推波助瀾效果。據稱非裔美國人在犯罪時專盯亞裔下手,認為他們愛存現金並大多沒有防衛能力。饒舌歌手YG的單曲《Meet the Flockers》教唆搶劫亞裔住家更令事態惡化。8月加州特倫斯市警察偵破了一起南加州連環盜竊案後,特朗普的中國支持者們聽到了戰鬥號角。警方稱,這一隸屬於東岸瘸子幫(East Coast Crips)的犯罪團夥是作案多達5000起的系列盜竊案的主謀,他們通過門廊的鞋來判斷戶主身份,專盯亞洲人住宅下手。

幸災樂禍:令我倍感震驚的是,很多支持特朗普的第一代中國移民都承認,如果特朗普上台將嚴重損害美國經濟、汙損美國的海外形象,並危害民主本身,但他們卻對此采取“關我何事”的漠不關心態度,甚至對美國的淪落前景感到竊喜。我希望這只是少數,我希望大多數來到美國的中國移民,能將新祖國的利益至少置於和他們故國一致的地位。不過令人遺憾的是,很多人明知特朗普的勝利將令美國在推進自由民主制時不再那麼有說服力,也依然對這樣的結果彈冠相慶。

希拉里的鷹派作風:這一點和上述幸災樂禍心態有所關聯。對很多中國人來說,特朗普咆哮的反貿易言論,和他們過去20多年來熟知的每一位美國總統競選人的言論並無二致。他們已經習慣了這種四年一次的敲打中國表演:一般到11月初(大選結束)就會戈然而止,到1月底(新總統宣誓)後生意照常進行。但對絕大多數中國人來說,他們堅信希拉里·克林頓不僅是一個將對中國強硬的自由幹涉主義者,更是一個很可能強力推動亞太再平衡的狠角色,這一政策在很多中國人看來就是某種遏制政策。

真小人和偽君子:中國人喜歡“真小人”而非“偽君子”。這不僅是因為他們將兩位總統競選人對號入座:特朗普陶醉在自己的狹隘偏見和眾多支持者的顢頇無知之中,而希拉里則被認為是不折不扣的精英分子,和他們故國領導人一樣滿口說教,並假裝對特朗普的道德過失嗤之以鼻而對自己的問題視而不見。喜歡“真小人”還因為,這讓他們覺得可以因此放縱自己的狹隘情緒,甚至反以為榮。一些在本地微信群支持特朗普的中國移民對他們的利己主義毫不臉紅,例如支持低稅率,廢除“AA”,或者限制移民以減少競爭。真是難以理解,這種零和遊戲、高度競爭、不辨是非、自私自利大言不慚的態度是從哪里來的!

稅收:這一點相對簡明。沒有人喜歡更高的稅率,但很多支持特朗普的中國移民完全沒有任何為社會作貢獻的責任感,並且不覺得需要關注美國的長遠利益,盡管他們非常希望自己的孩子能享受美國大學教育的福利。

合法和非法移民:雖然大多數人都能理解這樣的反諷:一個非白人的移民社群居然爭前恐後地去贊揚宣稱“造堵牆、禁止穆斯林入境”的特朗普,但很多支持特朗普的第一代中國移民真就是這麼做的。“我們排著隊,一切依法辦事。他們憑什麼插隊?”他們如此問道,但這還是讓人覺得太過反諷了。

品性:最後,帆帆相信在這些微信群里反對特朗普或支持希拉里的人得不到話語權的一個根本性的原因是:品性。支持特朗普的中國移民正是她所熟知的那種人。他們是一群尖刻、討厭、愛管閑事的人,如果他們還在中國,一定會帶上社區黨委的紅袖標,並在他們的小地盤作威作福。

當然還有其他原因:一些人欣賞特朗普所謂的商業精明,還有些人認同他反“極端伊斯蘭”的立場和消滅伊斯蘭國的承諾,還有些人甚至下意識地被他散發出來的強人獨裁主義所懾服,這是他們更加熟悉的領導人風格。

帆帆有一套自己的理論來解釋,為何華裔民主黨人士(他們中絕大多數都是早期移民)沒有出面反擊。他們都是成功的知識分子,往往都是教授或專業人士,他們和社群的紐帶更為緊密,並能更好地理解美國政治的實際運作方式。他們早已走出了沒有安全感的階段,而很多新移民則存在這種不安全感。他們通過自己的經驗來了解美國,而不像很多新近中國移民那樣通過電影來了解美國——只要鏡頭出現便利店就一定意味著有搶劫將發生,一個女士走在停車場就一定會有性騷擾發生,而有色人種在這些場景中通常都是罪犯。他們的孩子已經完成學業,因此平權措施對他們也不會有影響。他們也不熟悉微博和微信上的亂戰,而那些年輕和新移民們則習慣於那些粗言穢語,以及大行其道的人身攻擊。他們更願意把他們的想法寫在文章里,或者和別人當面交流。他們不屑於去解釋支持特朗普是多麼荒唐和短視。

所有這些到底有多令人擔心仍難以評估。這些人中間到底有多少已經是美國公民而非綠卡持有者?他們中多少人最終會去投票?他們捐助特朗普選戰的可能性到底有多高?所有這些問題都仍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越來越多中國移民熱切地支持特朗普,以至於他們在紐約為支持他而走上街頭,在南加州則參與支持他的集會。

不少組織長期以來一直呼籲華裔美國人應當更加積極地參與美國政治生活,例如前特拉華州副州長吳仙標創立的80-20促進會曾認為,雖然表面上都是無黨派人士,但華裔的政治參與將壯大民主黨。但如今,在特朗普時代,他們可能需要對自己期待的事情有所警惕了。

文章節錄自「中美聚焦」原文:http://cn.chinausfocus.com/foreign-policy/20161109/10377.html

延伸閱讀
  • 美國的大選正式拉開大幕。時間不是特朗普的朋友,特朗普由着性子耍世界的空間也進一步收窄。他接下來能呈現給美國選民什麼樣的成績單,將直接影響特朗普的政治命運。

    周德武  2019-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