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英國脫歐:全球進入不滿時代

2016-11-09
陳天宗
前美國駐亞洲開發銀行代表
 
AAA

USWEB.jpg

(圖:新華社圖片)

無論美國選舉結果如何,為應對經濟增長的遲緩或停滯,各國都把重心轉向國內。

英國首相文翠珊走馬上任剛過100天,裡裡外外很多關鍵問題仍然沒有答案。

英國脫歐及其實施過程的經濟影響層出不窮。企業希望形勢明朗,以便作出決定,這些決定將影響許多人的工作和生活。這其中包括了中國和美國的公司,它們的歐洲業務在倫敦。
 
英國脫離歐盟對亞洲經濟體的直接影響有限。但正如亞洲問題分析家米拉·庫馬爾和我在見諸亞洲各地的評論文章中所指出的,英國脫歐事件的嚴重影響,將涉及人們對國際協議的態度、國家的作用、開放邊境和貿易等等,這些對中國、美國和整個亞太地區都十分重要。這一地區還在為更大的區域經濟和政治合作而努力。
 
更為關鍵的是,更大的問題已經擺在眼前。在大西洋兩岸和太平洋彼岸的中國,人們是否要求有一個嶄新的全球秩序呢?
 
英國脫歐動搖了許多假設。全球化的好處,開放邊境和自由市場的力量,對創造新的、更“進步的”自我身份認同的感知,都不再被認為是理所應當的了。
 
今天,從美國醜陋的大選中的選民,到誇誇其談的菲律賓新當選總統杜特爾特,到處都在表達對當代治理架構、對不平等和精英主義的憤怒。
 
我們的世界已經進入一個全球不滿的時代。英國脫歐只是經濟社會存在巨大分歧的諸多訊號之一,而這種分歧是今天許多國家都具有的特徵。全世界越來越有幻滅感,全球化的好處備受吹捧,但它導致一大批人掉隊。中國也沒能逃避開不平等加劇的挑戰。
 
全球化因為導致不平等而受到抨擊,它讓發達國家工人階層覺得被邊緣化,讓人們有疏離感,因為沒有一個群體控制自己的命運。權力曾經讓渡給精英,但在許多國家他們正喪失治國授權。
 
WhatsApp Image 2016-11-09 at 9.52.48 AM.jpeg
 
(圖:新華社圖片)
 
英國脫歐在投票中獲勝,也加劇了歐洲大陸很多地方的“右翼”和狹隘傾向。如今政客們從英國脫歐運動言論中學到的教訓,必定是對“開放移民”慎之又慎。
 
對民族主義的呼喚已經非常強烈。在傳媒碎片化和金融危機時代,用民粹主義、民族主義消息吸引充滿激情的核心選民是輕而易舉的。當今美國的選舉政治,菲律賓杜特爾特的得勢,法國瑪麗娜·勒龐的崛起,都說明了這一點。
 
民族主義永遠可以是團結的力量。但歷史表明,民族主義一旦被發動起來將難以控制。與分析經濟困難的根源,並制定策略戰勝困難相比,指責外國勢力和移民要容易得多。
 
英國脫歐的另一個原因是世代問題。隨著技術顛覆力量的增加,發達國家千禧一代失去了戰後一代享有的穩定——就業安全和經濟不斷增長。他們面對的是一個不確定的未來,而左或右的激進承諾都是危險的誘惑。
 
在民主國家,選民很可能看穿反精英政客的虛偽和反覆無常。而其他形式的政府統治下的國家,壓力和衝突雖然少見或較少被討論,但同樣存在。不管英國脫歐發展成什麼樣,或者美國大選有怎樣的結果,被精英背叛和對精英不信任的感覺將是無處不在的。
 
文章節錄自「中美聚焦」,原文標題《從北京到英國脫歐:有趣年代的生存與退》cn.chinausfocus.com/political-social-development/20161107/10348.html
 
 
延伸閱讀
  • 一位29歲、身無分文、曾在酒吧打工養活自己的女孩,竟一夕打敗連任十屆的黨內大老,一躍成為美國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國會議員。她的崛起,不只代表美國千禧世代開始向左轉、擁抱社會主義,也意謂着明年大選,美國政治兩極化的趨勢日益明顯。

    朱雲漢  2019-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