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特朗普的三個啟示(一)

2016-11-23
悠然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TRUMPCARTOON.jpg

特朗普在當選的消息,震驚世界,特別在美國內外,主流傳媒遍地眼鏡,支持者相擁而泣,反對者義憤填膺,成了今年最大的黑天鵝。

不過,在驚惶失惜三四天後,世界又回到平靜,股市照常升起,生活依然照舊,各界都彷彿回到原點,接受了特朗普總統起來,明白到美國經過幾十年的憲政改革,特別是「水門事件」國會嘗試彈劾總統尼克遜以後,真正的內政權力其實掌握在國會手中,美國的總統成了體制上代表之一,在內政上,沒有國會的配合,總統寸步難行,而總統唯一可倚仗的權力是對外戰爭權,總統更多話語權在外交。所以,特朗普總統表面來勢洶洶,但人們似乎更關心他是如何「調整」,如何「轉軚」,如何「打倒昨日之我」,轉而和共和黨的建制派合作,而這次「意外」當選好像過後無痕,天下又歸太平,事實是這樣嗎?

我認為特朗普當選帶帶給我們三大啟示,而這三大啟示的發展必會影響到未來五十年的國際政治,進而影響到世界列強博弈,不可不察。

第一個啟示是美國種族矛盾愈演愈烈。

八年前,美國大部分的非白人和部分白人把黑人奧巴馬推上總統寶座,在其時傳媒所見,美國舉國皆為創造歷史而歡欣鼓舞,但實情又是否這樣?我們不要忘了,在同一時期,代表白人保守價值觀、打着反共和黨建制旗幟的茶黨運動(Tea Party movement)風起雲湧。這八年間,茶黨人少意堅,幾乎變了共和黨的黨鞭,使共和黨主張愈來愈保守、愈來愈右,而特朗普正是茶黨推舉出來的。茶黨女王佩林(Sarah Palin)自始至終都堅定地站在特朗普的一邊,即使特朗普的「搞女」言論嚴重背離了茶黨的家庭價值,但茶黨中人還是矢志不移,直到一仗功成。

可以說,特朗普當選代表了白人的危機感,也代表了白人的反撲,也可能是白人在美國歷史上最後一次機會。2012年開始,美國出生的白人數目正式成為少數,在可見的將來,美國白人數目是江河日下,特朗普此役成了他們最後一擊,正是美國政治學者、保守派的精神導師亨廷頓(Samuel Huntington)晚年最重視的課題:白人變了少數如何沖擊美國的核心價值觀。他最後一本書:《我們是誰:對美國國家認同的挑戰》(Who Are We : The Challenges to America’s National Identity),討論了美國的國家認同問題,以及大規模拉丁裔移民對美國傳統價值(其實即是白人基督徒的核心價值, 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 (WASP))構成的文化威脅。亨廷頓警告說:「(拉丁裔移民)會將美國割裂為兩種人、兩種文化、兩種語言。」這也解釋了為何希拉里的白人婦女選票比預計少得多,因為白人女子關心種族多於性別。

在未來可見的四年,「殊死的」白人會如通過政治和立法去減慢自己種族成少數派,拉丁裔移民將首當其衝,據FOX News今屆的非白人群體的選民人數已經上升到31%,根據美國人口發展趨勢,非白人(主要是拉丁裔)如何負隅頑抗,是值得觀察的。

特朗普代表的是反潮流的種族路線,無論成敗,隨時都可能民亂四起,君不見,歷上多少戰爭和迫害都是因種族而起的。

(待續)

 

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