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查德.哈斯:美國和世界的轉型

2016-12-08
理查德·哈斯(Richard N. Haass)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
 
AAA

trump33b.jpg
特朗普將於明年1月正式上任。(新華社資料圖片)

不到兩個月,美國政治過渡期結束。 第45屆美國總統將入主橢圓形辦公室。 特朗普將成為特朗普總統;奧巴馬總統則將與卡特、老布殊、克林頓和布殊一起,成為美國在世的前總統。

外界對特朗普推行什麼內政外交的猜測多如牛毛,但沒有多少是真有意義。 競選和執政是兩種完全不同的事,沒有理由以特朗普處理前者的方式來確定後者。 我們不知道他的主要顧問是誰,將來以何種方式合作,也不知其合作的成效。

但在所有這些不確定性中,有些事情我們是確定知道的。 首先是塞滿高難度國際挑戰的收件匣將會等待著特朗普,雖然沒有問題可與冷戰高峰期相媲美,但問題的困難與複雜性就是史無前例的。

位列榜首的將是中東問題,該地區已經陷入嚴重解體狀態。 敘利亞、伊拉克、也門和利比亞都面臨著內戰和代理戰爭的威脅。 伊朗核條約最多只能在短時間內有限管控伊朗政權。 伊斯蘭國(ISIS)可能失去其根據地;但它和其他恐怖組織未來數年會繼續帶來恐怖主義威脅。 成千上百萬難民的困境不僅造成人道主義悲劇,也為地區和歐洲國家帶來經濟和戰略負擔。

歐洲已經面臨許多重大挑戰,包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英國脫歐、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的興起,以及低迷的經濟增長速度。土耳其國內反自由主義日趨抬頭,其對外的善變行為更可謂節外生枝。敘利亞庫爾德人與美國緊密合作對付伊斯蘭國的事實,加強了日後美國外交政策選擇的難度。

中國崛起和戰略野心、朝鮮的核彈道導彈發展,以及諸多海洋和領土爭議,嚴重威脅到東亞地區的穩定。在南亞,印度和巴基斯坦兩個曾經發生軍事衝突的擁核國之間,再次出現緊張局勢。 阿富汗未來同樣無法確定,十多年的國際參與和援助都未能建立起一個有能力的政府,也未能平息塔利班及其他武裝反對派。

在美國的家門口 ,石油資源豐富的委內瑞拉瀕臨為一個失敗國家。在非洲,很多國家正逐步趨向治理不善、經濟增長低迷、恐怖主義、內戰或兩者兼備的境地。 在全球層面,對於重要領域魯莽行為的規則和處罰少之又少(其中至關重要的是網路空間)。

儘管競選與執政不同,但特朗普的競選加劇了他所面臨的困難。 通過在「美國第一」的平台上展開競選活動,特朗普迫使美國盟友就繼續依賴美國是否明智的問題上,提出了質疑。 TPP的明確消亡使亞洲和南美對美國政策的預期產生不安,他們懷疑美國是否將繼續主導全球貿易,抑或接受某種形式的保護主義政策。 墨西哥在競選期間受到了特朗普的單獨批評,因此在貿易和移民方面都面臨一系列獨特的問題。

有壓力要令即將上任的總統及其身邊的顧問迅速解決以上問題,不過他們採取循序漸進的方式才是明智之舉。 現在及未來幾個月的優先事項將是確定新政府成員。 約有4000個職位必須被填滿。新政府還要學會合作並審查現有政策,之後才能進入新政策的確定階段。 新政府的頭100天將面臨高度關注——以及迫切的期待。 但在1460天的總統任期中,頭100天並不具備神奇的魔力。 最重要的是把事情做好,而不是在星期二之前把事情做完。

其他政府不應坐等新一屆美國政府塵埃落定,而應當抓緊自己的時間。 盟國必須思考他們還能為共同防禦作出哪些貢獻。 他們可以提出並分享關於如何應對俄羅斯、中國、伊斯蘭國、朝鮮和伊朗的理念。 同樣,他們可以開始思考如何在缺少全新美國主導協定的情況下保護並推動全球貿易發展。 在這個全新時代,全球秩序和混亂之間的平衡不僅取決於美國的行動,更多的是取決於美國長期盟國的所作所為。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6

www.project-syndicate.org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美國的大選正式拉開大幕。時間不是特朗普的朋友,特朗普由着性子耍世界的空間也進一步收窄。他接下來能呈現給美國選民什麼樣的成績單,將直接影響特朗普的政治命運。

    周德武  2019-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