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濼生:北京與香港不存在利益衝突

2017-01-21
何濼生
珠海學院商學院院長
 
AAA

cnhk.jpg

關於香港下一任特首應具備哪些必要品德,近來討論頗多。 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王光亞提出了四點標準:下任特首必須愛國愛港;必須擁有很高的管治能力;必須贏得中央政府的信任;必須贏得香港人民的擁護。 在我看來,目前下任特首的有力競爭者都能滿足這些基本標準。 自選機制意味著大多數參選者將擁有必要的領導技巧和管理能力,也將能夠贏得北京信任和港人擁護。 

顯然並非所有人都贊同我的樂觀看法。 一些人指責現任特首梁振英,認為他沒有得到港人擁護。 數月來,反對派一直推行「反梁」(ABC,Anyone But CY:任何人,除了梁振英), 並格外擅長向民眾散佈對梁的仇恨。 

在梁振英宣佈不尋求連任後,反對派立即轉換攻擊標靶。 網路上流傳一張圖片,圖片上樑的形象與葉劉淑儀和林鄭月娥重疊,意指葉林二人無非是梁振英的翻版。 

但諷刺的是,反對派很難明確指出梁振英究竟在香港出台了哪些令人痛恨的政策。 現任特首在增加房屋供應方面殫精竭慮;設立了一手住宅物業銷售監管局;推出了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計劃;提高了高齡津貼;有效應對了嬰兒奶粉短缺問題;停止了所有「雙非」內地居民赴港生子預約,有效地將產科床位歸還給香港民眾;從2017年9 月開始推行免費幼稚園教育,有效地將免費教育延長至15年。 即將卸任的梁振英還將設立指定專業/界別課程資助計劃,以降低學生經濟負擔。 

與所有政府一樣,梁振英領導的香港政府當然也難免不時犯錯,而且難免在個別事情上讓人抱怨。 但事情總得分輕重緩急。 最近引發公眾熱議的問題是香港政府未經適當諮詢程序就決定將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建在西九龍文化區。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解釋說,北京和香港關於博物館的談判必須在保密狀態下進行,但反對派對此並不買帳。 反對派需要理解的是,這是一個敏感議題,因為很多內地城市都希望文化博物館落戶自家。 如果香港公眾有權要求參與協商,那麼內地民眾同樣有權要求北京將博物館競標開放給所有中國城市。 畢竟,故宮文化博物館將極大推動香港旅遊業發展。 它甚至有助於為香港吸引重要商業會議,這為香港帶來的潛在收益將遠超遊客收益。 

這就帶來了一個問題,即是否贏得北京信任的人就無法贏得港人擁護;同理,是否贏得港人擁護的人就無法贏得北京信任。 在我看來,這種想法非常荒謬,因為沒有理由認為北京與香港存在利益衝突。 但是,政治現實就是反對派無法信任北京,同時他們似乎竭盡全力詆毀任何看起來與北京走得很近的候選人。 這或許才是梁振英的「原罪」。 若非如此,我們該如何解釋為何反對派如此痛恨梁振英,即便他已經為香港做了那麼多實事? 

因此,我懇請反對派更加開明。 的確我們應當要求政府盡力遵守既定規則和程序,因為任何偏離規則和程序的行為都將給社會帶來危害。 的確,我們應當堅持高等教育的學術自由。 的確,司法獨立應當免受任何威脅。 但反對派的很多恐懼都來自想像而非現實。 例如,《「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明確重申了香港的司法獨立,但卻被反對派稱為損害司法獨立。 一些英國官員甚至建議反對派接受8.31框架政改方案,以推動普選進程。 但反對派堅持認為該政改方案無法接受。 如果反對派堅持對北京的不信任,那任何特首都將面臨重重困境。 這不符合香港的根本利益。 

 

文章翻譯自China Daily香港版,原文:Hong Kong badly needs an enlightened opposition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本屆澳門特首選舉頗有看頭,各方吹響集結號,動作不斷,爭取中央支持。但澳門畢竟是「和諧社會」,同時汲取了何超明教訓,應該是鬥而不破,不至於撕破臉。如果中央有欽定人選,沒有獲得祝福者大概會知難而退。

    李伯達  2019-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