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紹雷:特朗普走近普京 如何影響中美俄關係?

2017-02-18
馮紹雷
華東師範大學國際關係與地區發展研究院院長
 
AAA

trumpputina.jpg

特朗普的上台,正在打開美俄關係的一個新界面。特朗普和普京兩人的互相好評,看似是兩個大國政治家的互相溢美,但是,傳送出的不光是要使自己國家“更偉大”,而且是改變世界現狀的雄心。特朗普與普京的接近,到底是出於什麼背景?可以伸展出多大的空間?將會有怎樣的障礙? 

為什麼特朗普對普京情有獨鍾?我覺得可以從三個方面來理解這一問題。 

第一,特朗普和普京各自政治理念所在的譜段有交合之處。美國最近幾十年政治觀念的譜段之中,自由主義意識形態、新保守主義、文明衝突理念、傳統地緣政治立場這四種觀念先後都在現實政治中得到不同程度的折射。有人把特朗普定格為傑克遜主義者,我覺得,這還不夠。特朗普的本土立場,顯然還伴有文明論和地緣政治經濟原則的支持。也不難看到,特朗普對自由主義意識形態是有自己看法的,而且,也並不像新保守主義者。新保守主義比較偏向精英,但特朗普恰恰相反,傾向於平民。在這些層面上,他和普京有共鳴。普京不僅對自由主義意識形態持批評立場,在精英和平民的天秤上,同樣更傾向於平民。普京和特朗普都更為接受傳統的政治保守主義。而普京的“俄羅斯世界”的觀念,同樣也明顯地基於文明論和地緣政治經濟的原則。 

第二,特朗普對普京的治理能力非常佩服。他作為一個大商人,不言而喻,會對治理能力的高下非常有感覺。俄羅斯作為一個大國,歷經滄桑,同時又面對著如此複雜的國際環境,其治理難度之大,不難得見。固然,特朗普對普京的讚揚之中,包含著大選背景下對奧巴馬的揶揄。但是,作為世界上兩位大國的領導者,同樣善於在逆境中搏擊而勝出的經歷,使得兩人不管有著多大不同背景,都不難相互之間有惺惺相惜之感。 

第三,特朗普轉向緩和與俄羅斯關係的一個十分現實考量,當然還是中美俄的“大三邊”關係。這一曾經在冷戰終結過程中發揮微妙而重大影響的權力構架是否會在當下被重新啟用,令世人關注。 

中美俄三邊關係——為區別於冷戰時代的“大三角關係”,我使用的是“三邊關係”這一提法——是當今國際政治最為關鍵的一組三邊關係。美國儘管面臨頹勢,但依然是當今最強大的國家。俄羅斯乃是大體上唯一可與美國戰略安全力量相匹敵的世界性大國。而中國則是發展最快的第二大經濟體。這三大國所體現的當今世界進程的最核心方面和最為巨大的影響,足以使這三者成為最重要的一組三邊關係。 

當然,現在特朗普所關注的是反向的“大三角”。進入新世紀以來,美國與俄羅斯幾乎處於關係膠著、甚至對抗狀態,同中國關係中也出現令人不安的趨勢。因此,美國在“三邊”中,與中、俄兩家關係都有麻煩,處於一個高度簡化的力學結構的三角形上相對不利的一端。而中國和俄羅斯,至少這兩者都各自把對方視為最可靠的戰略夥伴和朋友,也即,三邊關係之中於己有關的兩邊之中,至少有一邊處於“穩定態”。美國至少要把一個對之不利的不對稱三邊關係結構,重新拉回到相對穩定的類似於等邊三角形的結構,也即至少消除與俄羅斯的對抗狀態,甚至於能夠讓美國保持與中俄雙方都處於良好關係狀態。 

對於任何一個國家,爭取立足於一個相對穩定的三邊關係構架,這沒有什麼不可理解的地方,合乎邏輯與嘗試。能夠回到一個中、美、俄各自都能平等互利的相對穩定的三邊關係,對誰而言都不是壞事。三邊關係會有合作,也一定會有競爭,但關鍵是要避免全面對抗。三大國中的其中兩者之間,無論在地區熱點抑或全球問題上出現高度對抗狀態,對於第三者都不是好事。當然,值得提醒的一點是,當今世界遠非冷戰時代,要重回專門針對第三者的那種老式地緣政治,也並不容易。 

值得注意的是,中美俄三家政治領導人都對地緣政治研究的前輩基辛格抱有高度的尊敬。普京最近說過一句可能大家都還沒有注意的話:“我認為,地緣政治要比意識形態深刻得多。”這充分說明了這一問題的重要性。 

問題在於,第一,且不說奧巴馬卸任之前驅逐俄羅斯30多個外交官,為將來的調整留下麻煩,在經歷了烏克蘭危機、敘利亞戰場上的血腥博弈之後,美俄間有多大餘地緩轉關係,實在不容人樂觀。更為嚴重的問題是,當北約還在擴軍、反導還在俄羅斯四周加緊部署的態勢下,如何想像普京能夠與特朗普握手言歡?第二,美國國內的官僚體系、精英團隊包括兩黨陣營中很大部分專業人士對俄羅斯持嚴厲的批評態度,包括特朗普核心團隊中也有嚴厲的反俄人士。特朗普如何整合內部,顯然不易。第三,俄羅斯方面對於“天上掉下的”特朗普持有的冷靜態度,說明俄羅斯精英倒是非常體悟當下彌合創傷之難,因為即使新世紀以來,類似的調整已經是第三次。第一次發生在世紀初,普京和小布殊上台之時,尤其是“911”之後一度出現的熱絡,迅速被美國退出反導這一舉動打住。2009年梅德韋傑夫和奧巴馬上任後的美俄關係“重啟”也未能持久,尤其是為之後的中東革命和烏克蘭危機所打斷。第三次“重啟”如何能夠揭幕呢,讓我們拭目以待。 

對於中國來說,首先,要堅信幾十年外交努力所取得的成就。普京最近說:“要珍惜中俄關係”。此話意味深長。同時,也堅信中美關係那麼多年打造的深厚基礎,並非能被一日一時之變所動。而尤其重要的是,首先要做好自己,既不寄希望於任何天上掉餡餅,也不哀怨於任何時候都會出現的艱險挑戰。 

 

文章觀點來自作者,不代表本網立場。 

原文刊自「中美聚焦」,題為:《特、普接近與中美俄關係》 
http://cn.chinausfocus.com/foreign-policy/20170210/12485.htm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