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薯片敗於難獲中央信任

2017-03-27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
 
AAA

TSANG12A.jpg
曾俊華幾年前有份落區宣傳政改。(大公報資料圖片)

特首選舉已經圓滿結束,林鄭月娥以七百七十七票當選。從選舉結果來看,林鄭月娥差不多盡攬所有建制派選委票,泛民則差不多把選票都all-in了曾俊華,由泛民提名入閘的胡國興,則遭到泛民背棄。然而,主流泛民所幻想的「大奇跡日」,最終仍是沒有發生,建制派也沒有大量走票現象,薯片只得到大約三十多張建制票支持。 

心水清的朋友,面對這個選舉結果,應該毫不意外,泛民本來也不應感到意外。泛民雖在今屆選委會議席大增,但是只有327張選票,他們沒能力單靠一己之力「造王」,只能把希望放在上屆提名和投票支持唐英年的「唐營票」身上。然而,當唐英年本人在提名期間,都出來表態支持林鄭之時,泛民期望「唐營票」改撐薯片的幻想,基本上早已落空。 

另一方面,當林鄭手執580張提名票入閘的一刻,不少傳媒已有統計,發現尚有130張以上的傳統建制派「鐵票」,未有任何表態,並估計林鄭陣營蓄意隱藏實力,才會把票收起。直至上星期,上屆頭號「唐粉」、香港首富李嘉誠在長和業績發佈會中,期望下屆特首,能像神話中的「女媧補天」一樣,修補社會撕裂,不少人已經預期,建制派中的商界票,屆時將會集體傾向林鄭。從選舉結果上來看,上述評估均已成真。 

不獲信任並非因為「hea」 

雖說選舉結果早可預期,正如不少人一再強調,北京信任是參選人獲勝的重要因素一樣,林鄭的工作能力獲得北京的肯定,並成功取得了北京的信任。問題回來了,林鄭和薯片也是港英政府培育出來的公務員,兩人均曾在現屆政府擔任司長,薯片最終卻得不到中央和建制派的信任?使自己最終輸掉選舉? 

有些人認為,薯片不獲北京信任,跟他的工作表現和能力有關,愚見並不贊同。不論怎說,薯片在擔任財爺期間,守住了《基本法》的「量入為出」原則,至於他是否願意還富於民,或者公共財政思維傾向保守,則是人言人殊。竊以為,曾俊華不獲北京垂青的終極因素,跟他在佔中期間的行為和取態,以及他在參選時的一些立場和表現,有着不可分割的關係。 

對佔中態度或被視為珍惜羽毛 

2014年,人大常委會頒佈《8‧31決定》,容許特首以普選方法產生。然而,由於《8‧31決定》提出的提委會組成方法和特首提名門檻,將使到泛民主派不易獲勝,他們便不惜發動所謂「佔領中環」的非法集會,透過堵塞香港主要道路,逼使北京收回《8‧31決定》。當時,民間團體組織簽名,反對泛民發動「佔中」擾亂社會秩序,特區政府眾多高官均參與聯署,曾俊華則沒有參與。薯片如此舉動,將有可能使到北京認為,他在關鍵時刻珍惜羽毛,害怕泛民狙擊而不願表態,並無堅決擁護中央在政改問題上的憲制性決定權。 

當然,若是單憑一件事的表現,便使北京喪失信任,未免有點說不過去。另一方面,北京既然容許曾俊華辭職參選,也有可能代表他們還想透過觀察他的參選表現,才決定誰人更合適擔任下屆特首。然而,曾俊華在北京最為重視的政改和廿三條立法問題上,立場左搖右擺,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提出的部份言論,更有着陷北京不義之嫌。 

重啟政改立場「搬龍門」 

例如:他在宣佈參選一刻,提到他對於《8‧31決定》的立場,便聲稱「8‧31不是我們的立場,而是由內地帶入來」,曾任特區政府財爺的他,竟稱「8‧31不是我們的立場」,這個「我們」意涵是什麼?既然曾俊華不把「內地」視作「我們」,視作自己人,而是視作他者,又是否蘊含着煽動中港對立的意味?北京又怎會將他視作自己人? 

後來他接受電台訪問時,曾一度搬龍門補鑊,強調《8‧31決定》是政改不能迴避的基礎,而他當時也是反對貿然重新啟動政改。可是,到了他頒佈政綱之時,又變成了支持重啟政改,又變成支持「不設前提」展開諮詢。北京已一再強調,《8‧31決定》是中央在香港政改問題上的底線和原則。在現存《基本法》的政改五步曲底下,薯片為了避免泛民狙擊提出所謂「不設前提」諮詢,如同自己跑去扮老好人,卻要北京重申《8‧31決定》的立場,以此為他擋箭。 

試問一個候選人,在政改問題爭議上扮作沒立場,以此作壁上觀,能夠贏取中央的信任不?換句話說,如果北京在特首選舉開始前,對於下屆人選仍未有明確取態的話,曾俊華早期參選的種種言行,已把北京本來僅餘的信任消耗殆盡。到了他在選舉論壇之時,變身甩鍋俠大玩A字膊,儼然忘記自己曾是現屆政府的問責高官,跳出來指責現屆政府的施政表現。如此「反轉豬肚」,請問北京怎可能信任他呢?是故,林鄭今次贏,不是純粹她的工作能力強,還有曾俊華的種種表現,使人覺得他並不可靠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本屆澳門特首選舉頗有看頭,各方吹響集結號,動作不斷,爭取中央支持。但澳門畢竟是「和諧社會」,同時汲取了何超明教訓,應該是鬥而不破,不至於撕破臉。如果中央有欽定人選,沒有獲得祝福者大概會知難而退。

    李伯達  2019-0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