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不宣誓不能入議事堂,始自港英時代

2017-04-27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福山智庫研究員
 
AAA

yl1.jpg
梁游二人被警方拘捕。(大公報資料圖片)

青年新政成員梁頌恆及游蕙禎,涉嫌於去年11月2日在立法會綜合大樓內非法集結,以及涉嫌強行進入立法會會議室,近日被警方重案組上門拘捕。二人獲准以3000元保釋外出,案件將在4月28日於東區裁判法院展開聆訊。 

二人獲釋之後,游蕙禎隨即發表聲明,強調議員進入立法會本應受《立法會 (權力及特權)法例》保護,進入立法會不應受阻。她又強調,當時的宣誓司法覆核案件,尚在審理階段,當時政府申請臨時禁制令,禁止二人進入立法會,法庭亦無批出。在此情況下,立法會職員阻止二人進入議事廳,破壞了立法會的威信。 

由於他們的案件,已經進入司法階段,本文無意探討他們當時有否觸犯非法集結罪,而是探討任何一位立法會選舉的當選人,若然拒絕依法宣誓,立法會主席可否授權大樓內的職員,阻止他們進入議事堂之內。事實上,即使我們撇開上年11月人大常委會頒佈的釋法文件,以及二人的宣誓司法覆核案件判詞不論,單純根據現行的《宣誓及聲明條例》,以及《立法會議事規則》,立法會當選人若然拒絕依法宣誓,立法會主席是有權不准他們參加會議。 

完成宣讀法定誓言 才算正式議員 

首先,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規定:「如任何人獲妥為邀請作出本部規定其須作出的某項誓言後,拒絕或忽略作出該項誓言— (a)該人若已就任,則必須離任,及(b)該人若未就任,則須被取消其就任資格。」須要注意的是,現行的《宣誓及聲明條例》,早在上世紀的1972年已經存在,而非回歸後才制訂的法律。換句話說,由於該法例並不違背《基本法》,符合了《基本法》第8條和第160條的規定,才得以繼續沿用。 

其次,一名立法會候選人即使在選舉獲勝,仍然是候任議員,《立法會條例》第13條只是列明了候選人接受議員席位的條件,並不意味着他們由接受席位一刻起,便算作正式就任。他們必須依照《宣誓及聲明條例》宣讀法定的立法會誓言後,才能算作正式就任的議員。換句話說,任何人拒絕依法宣誓,他們便未正式就任,不會因為他們循地區直選方式產生,而擁有任何特權。同時,他們由於未正式就任,自然不獲《立法會 (權力及特權)法例》保障。 

現行議事規則 沿襲港英時期所訂法例 

更重要的是,根據《立法會議事規則》第1條:「除為了令本條規則得以遵從者外,議員如未按照《宣誓及聲明條例》的規定作宗教式或非宗教式宣誓,不得參與立法會會議或表決」另有一點值得注意,現行的《議事規則》第1條,其實是沿襲1968年制訂的《立法局會議常規》第1條。換句話說,即使在回歸之前的立法局,也不容許拒絕依法宣誓的候任議員正式就任,以及進入議事堂內的。 

現行《議事規則》之所以繼續沿用,因為《基本法》第75條第二款規定:「立法會議事規則由立法會自行制定,但不得與本法相抵觸」,而《基本法》第104條又規定了立法會議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由此可見,立法會主席不批准任何拒絕宣誓的候任議員進入會議廳,其權力其實來自《基本法》,不只合法而且合憲。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立法會補選將於明年3月舉行,其中前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議員姚松炎,很大機會由功能組別轉戰九龍西,外界普遍預料他能順利在泛民初選中出線。但有報道卻指出,在宣誓風波中被取消資格的姚松炎頗大可能會在正式報名參加補選時,再次被取消參選資格,原因是他在宣誓風波中所為,表明他沒有或拒絕擁護基本法,因而不具備再參選的資格。

    韓成科  2017-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