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漢祥:工時過長得不償失

2017-05-10
李漢祥
人力資源管理顧問
 
AAA

worrK.jpg

無論是舊同學或舊同事的聚會,若是安排在平日晚間舉行,難免一定有人遲大到或臨時「甩底」。原因很簡單,現在很多在職人士只知準時上班,不知何時下班。

在行政人員的圈子裏,朝九晚五早成絕唱,工時愈來愈長正蔓延至不同階層和行業,某些政府部門和非牟利機構的辦公室,在晚上九時後仍燈火通明。

工作太忙失自由

張三是個大學畢業了五年的年輕人,他在一所非牟利機構任職幹事,月入萬餘元,平均每天工作至晚上八時才可下班。雖然他一直希望攻讀MBA 課程自我增值,但是過長的工時無法讓他實現進修計劃。平日下班時已累得想死,沒有閒暇約會異性,他已預期自己會是遲婚族。

小玲正值不惑之年,是某銀行的高層行政人員,已婚的她有一對就讀小學的子女;不過,每逢周一至周五,她差不多都沒有機會與子女面談。大清早,小玲和她的子女都趕上班、上學。小玲下班回家時已過了晚上十時,子女已經就寢。此外,小玲一對年屆古稀的父母都常常因為老人病緣故,需要看醫生及定期覆診。

明顯地,小玲沒有時間去照料年邁的雙親。縱使月入十餘萬,小玲根本難以掌握自己的時間,失卻自由。

從整體社會的角度而言,工時過長影響家庭和諧,間接使老人和青少年問題惡化。至於個人事業發展縱有多好,喪失自由,甚是悲哀。

完善配套 僱主有責

筆者常常撰文勉勵年青人要刻苦勤奮,肯捱肯搏,現在卻控訴工時過長,是否自打嘴巴?非也!成功非僥幸,總要付出代價。

筆者認識很多大企業的高層行政人員,他們本著白天上班、夜晚工作的勤奮精神,從低做起,力爭上游,絕不躲懶。他們深知職場上高手林立,稍有鬆懈,便給別人比下去。簡言之,自由與否、金錢多寡、職位高低,全屬個人目標和取向。又想成功又想懶,那有如此走運?

正因為香港有很多優秀的人才能刻苦勤奮,不嫌工時長且願默默耕耘,我們整體社會和人才的競爭力方能位居世界前列。香港的營商成本高昂,租金貴、工資高,但仍然能吸引不少來自世界各地的企業和資金來港投資,旦夕辛勞的「打工仔」功不可沒。

朝九晚七似乎已被新世代所接受,政府應研究和推出相關政策,針對因工時延長所衍生的社會問題。僱主亦應體恤員工,設立恰當的配套和福利,讓員工甘心「賣命」。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獲《灼見名家》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