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offrey Somers:土地稀缺的香港是否需要更大郊野公園?

2017-05-23
Geoffrey Somers
前政府資訊科技總監
 
AAA

park1.jpg
政府提出研究郊野公園邊陲地建屋可行性。(大公報資料圖片)

(Geoffrey Somers,曾任職房屋署)

高等法院上月一項裁決再次令公眾意識到,香港寶貴土地被劃撥為郊野公園的比例已達到了荒謬的地步。政府於2013年曾拒絕將新界6幅“不包括土地”(enclaves)劃撥給郊野公園,環保團體就此舉是否合法訴至法院。區慶祥法官裁定,政府應重新考慮這6幅土地是否屬於郊野公園。法官在裁決中支持了環保組織“保衛郊野公園”創始人陳嘉琳的主張,認為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管理局(CMPA)2013年建議將這6幅土地不納入毗鄰郊野公園的決定有誤。 

高院頒令政府重新考慮6地列入郊野公園 

法官還指出,在對這6幅土地做出決定之時,CMPA未能按照指引要求,認真考慮其保護、地貌和美學價值。 

這一裁決似乎將確保這6幅“不包括土地”——位於海下、白腊、土瓜坪、北潭凹、鎖羅盆、田夫仔——將被納入到目前龐大的郊野公園中。 

不過,更為重要的是,在庭審過程中出示的證據顯示,目前在新界有還有多達54幅類似的“郊野公園不包括土地”,這些地塊或將全部被並入目前的郊野公園。 

為了合理審視這一超乎尋常的情況,讓我們來研究一下香港到底有多少土地,以及其中有多少被保留用於郊野公園和其他特殊目的。令人驚訝的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總面積僅有1108平方公里,其中還包括100多個不適宜居住的小島。 

在如此狹小的空間,為700多萬居民提供住房、工作場所和必要基礎設施,還有哪個地方像香港這樣面臨如此巨大困難?雖然面對這樣一個看似不可能的任務,但香港利用極小的面積仍發展成為全球最繁忙和最傑出的城市。 

港近半面積土地撥予郊野公園用途 

如果你將1108平方公里除以700多萬人口,就會發現香港的人均土地擁有面積有多麼少。盡管這一數字已經相當之低,但考慮到香港對其少得可憐土地的利用方式,這一數字依然被誇大了。你可能想不到,在土地稀缺的香港,1108平方公里面積的近一半,約433平方公里,被撥付給了神聖的24座郊野公園和22個特別地區。 

這意味著,實際上700多萬居民生活和工作所佔用的面積遠低於這些郊野公園和特別地區所佔用的面積。此外,我們還得算上上述6幅“不包括土地”,以及另外54幅很可能被並入郊野公園的土地。 

在前殖民地政府引入郊野公園這一概念幾十年後,為什麼我們還會有如此之多的“不包括土地”?乍看之下,這些“不包括土地”很可能和常見的新界土地糾紛問題有關聯。他們是官僚們隨意分類造成的,抑或消失在了某個部門的“無法抉擇紙筐”裡? 

下屆政府應研究部分用地建屋可行性 

說得更確切一點,為什麼我們需要將60幅額外土地併入既有的郊野公園?在一個如此缺乏建造公營房屋和發展所需土地的城市,尤其考慮到按照目前法律法規,郊野公園無法被以其他目的開發,將更多土地並入郊野公園的合理性何在?按照目前的《郊野公園條例》,CMPA負責向特首推薦哪些地區應當被指定為郊野公園,哪些地區的植被和野生動物將得到保護。 

隨著新特首即將上任,如今正是時候重新考慮,郊野公園中的一些更合適地區可以被作為公營房屋用地來開發。 

如今,很多20多歲的香港年輕人都難以申請到一間公營房屋。試想,如果能解決這一問題,年輕人及其父母該有多麼開心。 

 

文章轉載自《China Daily》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從環保的角度去看,郊野公園是越多越好,然而,也是從環保的角度看,「行郊野公園」卻是越少越好。畢竟,作為郊野公園作為旅遊區,是很不環保的土地用途。

    周顯  2019-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