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霾澈:被褫奪的議席是誰的?

2017-07-17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4guy1.jpg
(大公報資料圖片)

政府早前提出司法覆核,指羅冠聰、劉小麗、梁國雄及姚松炎的宣誓不合規格,要求撤銷4人的立法會議員資格,案件上週五宣判,裁定政府勝訴,4名議員全被褫奪議席。雖然4人聲稱將上訴,但是似乎已經打定輸數,表示將會參加補選。建制派固然不會錯過增加議席的機會,但問題是,泛民和本土派由誰出來參選?新近被褫奪議席的4人連同更早的梁頌恆及游蕙禎,自然會認為議席「本來就是自己的」,理應「物歸原主」,但問題是其他泛民和本土派會認同嗎?從過去的經驗來看,泛民之間的協調工作本就差劣,這次再加上本土派,只會亂上加亂,二桃殺三士的戲碼或將上演。

成功協調機會微乎其微

應當看到這次補選的特殊性,去年新界東僅有一個補選議席,因此協調相對容易。而這次共有6個議席需要補選,去除一個功能議席,仍有5個來自地方直選,協調相對困難得多。去年泛民和本土派不少立法會候選人高票落敗,其中大多數相信不會放過這次捲土重來的機會。過去泛民在全新的一屆立法會選舉雖然大都協調失敗,但並沒有太過破壞彼此之間的團結,主要是因為議席極多而且本來就是沒有「主人」的,但這次的議席有限而且曾經是有「主人」的,這就大大增加了問題的複雜性。未來補選究竟是應該「物歸原主」,還是有能者居之呢?相信這將是各方尤其是被褫奪議席者之間爭議的焦點。

以巴爭議應當是一個最佳例子。以色列曾經是猶太人的領土,兩千多年前被滅國之後,猶太人流離失所,到近代當地已成為巴勒斯坦人的聚居地。二戰之後猶太人回到以色列,他們認為這裡「自古以來」就是自己的領土,在此建國只是「物歸原主」。巴勒斯坦人當然不會同意,他們認為,既然猶太人已經離開了以色列,這裡就不再屬於猶太人。這場爭議到底誰更有道理,根本說不清楚,於是只能訴諸武力,雙方自然勢成水火。

類似的例子還有明朝的土木堡之變,瓦剌俘虜了明帝朱祁镇作為威脅,明朝大臣於是立朱祁镇之弟朱祁钰為帝,使瓦剌得物無所用,瓦剌唯有將朱祁镇交還明朝。朱祁钰認為,皇位已經是他的,不但不肯退位還軟禁朱祁镇,朱祁镇則認為,自己只是無奈被廢,皇位本來就是他的。兩兄弟自然反目成仇,後在機緣巧合下,朱祁镇通過政變奪回皇位,廢黜朱祁钰,並大肆捕殺當年擁立朱祁钰的大臣,使得明朝局勢動盪、實力大減。

補選結果料有利建制派

可見有了「本來就是我的」的觀念後,利益就容不得他人染指,競爭也不再是君子之爭。被褫奪議席的6人認為議席「本來就是我的」,但泛民又何嘗不是這麼認為的?根據去年立法會選舉的統計,建制派在直選40%的得票率並沒有變,議席也不過減少了1席;而泛民的得票率則由過去的55%大幅下降至40%,議席也減少了5席。也就是說,本土派所得的選票和議席幾乎全部來自傳統泛民。在去年選舉大局已定的情況下,泛民也不好再多說什麼,但是現在可以重新洗牌再玩一次,他們當然也會希望拿回「本來就是自己的東西」。在雙方都認為議席應該「物歸原主」之下,相信能夠成功協調的機會微乎其微。

上週五在宣判之後,所有泛民和本土派議員聯合召開新聞發布會,以示對被褫奪議席4人的支持,但這種看似團結的場景,在補選開始後還能維持嗎?聯想到早前熱血公民立法會議員鄭松泰在內部會議上,將矛頭指向同屬本土派的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筆者認為泛民和本土派的內訌將難以避免,最終的補選結果很可能更有利於建制派。雖然泛民和本土派不至於一席也贏不了,應該可以保住否決權,但是在去年選舉時因內部矛盾造成的傷口仍未完全彌合之際,估計馬上又要被撕開了,只是這次恐怕更加難以痊癒。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立法會補選將於明年3月舉行,其中前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議員姚松炎,很大機會由功能組別轉戰九龍西,外界普遍預料他能順利在泛民初選中出線。但有報道卻指出,在宣誓風波中被取消資格的姚松炎頗大可能會在正式報名參加補選時,再次被取消參選資格,原因是他在宣誓風波中所為,表明他沒有或拒絕擁護基本法,因而不具備再參選的資格。

    韓成科  2017-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