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窮寇莫追 建制派宜戒急用忍

2017-07-24
文武
學研社研究員
 
AAA

kin1.jpg
(大公報資料圖片)

四名議員被法庭裁定宣誓無效,遭遞奪議員資格之後,一些建制派人士興奮莫名,有人借毛澤東詩句「宜將剩勇追窮寇」,呼籲林鄭及建制派要乘勝追擊,要籍機爭搶更多的議席。筆者認為,DQ事件是激進派犯了技術錯誤,確實是建制派不可錯過的良機,但並不等於就應該落井下石或趁火打劫,這樣急燥之行,令建制派比之激進的小丑,高明不到哪裏去,相反,應戒急用忍,把握住民意對激進派的不滿,團結溫和民主派,糾正議會過去幾年的偏差,這才是上着。 

四名議員被法庭遞奪議員資格,這是法庭依據法律作出的裁決,也是他們故意違法基本法及《宣誓及聲明條例》所得的後果,可以說是咎由自取。對於這一結果,建制派應回到法治和法律的軌道,依法說理,以理服人,而不應該用政治批判,或幸災樂禍的態度去對待,更加不應該有趁火打劫之念。 

不應幸災樂禍趁火打劫 

事發之後,一些建制派中人效仿激進的網民,在網絡上「有請小鳳姐」,也有些人以漫畫、潮語等嘲笑、漫罵四人,盡情奚落,這些行為如果只是一時情緒發洩那也罷了,但如果讓整個建制派都被這種情緒牽着鼻子走,那就十分危險,激進派因違法失去民意支持,而建制派如果學習激進派的醜言陋行,那在市民心目中也好不到那裏去。 

有些建制派中人,見到多位激進議員被遞奪議席,急於想要奪取其中的部分議席,因此期望政府一次過補選六個議席,藉此可以從中分得幾個議席。正如上文所言,這次DQ事件,是激進派的幾名議員不依法宣誓,犯了錯誤,遭受了法律的制裁。而建制派在面對這件事時,應該更嚴格地依法行事,而非為了一黨一人的利益,慫恿政府帶頭破壞法律的規定,去搶奪議席。這樣做的後果將十分嚴重,不但建制派爭奪不到什麼,就連特區政府也有可能會失去執政的基礎。香港是個法治的社會,一切必須依法去做,激進派公然違法,得到應有的懲戒,這對其他任何人,不論是反對派還是建制派都是一種警告,大家都應該更加嚴格地守法。 

DQ事件對香港政壇的影響極大,是撥亂反正之舉,過去多年來,曾有多位議員一再地違法基本法和《宣誓及聲明條例》,但他們的行為沒有得到糾正,沒有受到法律的警戒,其結果是有更多人效仿,甚至變本加厲,甚至以粗言辱華,引起社會大眾的憤怒。人大釋法之後,說明了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中的準確意思,端正視聽,法庭先後依法裁定六人宣誓無效,遞奪了他們的議員資格。 

建制應與溫和反對派加強合作 

法庭的裁決,彰顯了法律的正義,糾正了過去的偏差。同時,這一結果也是民心民意的反映,市民大眾早就對議會被激進派的極端行為牽引,使得議會失去了應有的功能,反而成為阻礙經濟、社會民生發展的攔路虎,而感到不滿。近幾年來,立法會的民意支持度不斷下跌,就是民意不滿不斷上升的佐證。對於建制派來說,DQ事件正是一個好時機,應把握民意所向,爭取與溫和反對派加強合作,糾正議會被激進派把持的亂象,讓議會重回正軌。 

筆者認為,DQ事件之後,建制派不宜急於爭奪議席,也不宜沉醉於嘲笑、奚落激進派,急於打落水狗,相反,建制派應展現出寬廣的胸懷及高尚的品德和質素,與溫和反對派一同,更嚴格地守法護法,依照法律糾正議會內的偏差,這才是正道。 

古語有云,圍師必闕,窮寇莫追,建制派的目標應是依法建設香港,讓香港的政治重回法治軌道,而非追逐奚落幾名搗亂的激進派。建制派要戒急用忍,依法行事,才能有更好的發展。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立法會補選將於明年3月舉行,其中前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議員姚松炎,很大機會由功能組別轉戰九龍西,外界普遍預料他能順利在泛民初選中出線。但有報道卻指出,在宣誓風波中被取消資格的姚松炎頗大可能會在正式報名參加補選時,再次被取消參選資格,原因是他在宣誓風波中所為,表明他沒有或拒絕擁護基本法,因而不具備再參選的資格。

    韓成科  2017-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