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民意代表沒有特權

2017-07-24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
 
AAA

443.jpg
(橙新聞資料圖片)

上年十月立法會舉行首次會議,多名非建制派議員在宣誓期間做出了一些動作,惹來了公眾非議。及後,政府入稟高等法院提呈司法覆核,要求法院判定他們的宣誓是否有效,有否違反《基本法》第104條和現行《宣誓及聲明條例》。繼梁頌恆和游蕙禎之後,高等法院在上星期再次作出裁決,裁定劉小麗、羅冠聰、姚松炎和梁國雄當日的宣誓不符法律規定,因而根據《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的規定,喪失議員資格。 

非建制派聞判之後,立即發起集會,梁國雄更向外界聲稱,四名議員喪失議席是「變相的政變」。從他們的政治立場和利益來看,他們不滿今次的判決結果,甚至以此作為攻擊政府的理由,是絕對可以理解的。然而,非建制派一再強調四人乃是民選產生,作為其議席不應被褫奪的理由,則有點辭窮理屈。 

被撤議席源於拒按法律宣誓 

所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只是法治的根本,也是《基本法》第25條的規定,泛民一直擁護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亦有類似的規定。其實,現時立法會所有議員皆由民選產生,地區直選產生的議席,也有三十五位,為何法院會裁定四人喪失議席?原因只有一個,便是他們拒絕按照現行法律宣誓。難道他們認為,自己獲得了民意授權後,便能擁有特權,凌駕法律之上乎? 

此外,四人在當日參選之時,又有否事先在政綱裡明確告知選民,他們將在當選後拒絕依法宣誓?他們若像外國一些政治組織,例如:愛爾蘭新芬黨一樣,表明自己奉行出缺主義(absentionism),事先聲明自己當選之後,將會在宣誓期間搞出各種小動作,藉此表明自己拒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而選民依舊投票給他們,他們所強調的民意授權才能成立。 

否則,在選民不知情下,他們在宣誓期間所搞出的各種小動作,便不算獲得民意授權。選民投票給四人,可能純粹是認同他們的政治理念,或者覺得他們擁有監督政府施政的能力。我們甚至可以預料,選民若是事先知道四人在當選之後,會在宣誓期間搞出各樣小動作,並因此而失去議席,當日的選舉結果可能並不一樣。 

效忠宣誓早由港英引入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筆者在另一篇文章已曾提到,現行的《宣誓及聲明條例》並不非回歸之後才設立的,而是1972年已經訂立的規定。現行的《立法會議事規則》第1條,則是沿襲自1968年制訂的《立法局會議常規》第1條。換句話說,效忠宣誓是由港英政府引入的,也是英國國會幾百年的傳統,《基本法》第104條只是沿襲了這個規定。 

正因如此,末代港督彭定康在上年來港之時,曾在外國記者協會午餐會演講中,主動談及議會的宣誓規定。他指出,宣誓是莊嚴的,他當年來港就職時曾依法宣誓,他在英國擔任國會議員、上議院議員之時,也曾依法宣誓。他又在演講中提到,愛爾蘭新芬黨當選之後,由於拒絕向女皇宣誓效忠,因而得不到國會議席資格,其他國會、議會也有相似的宣誓要求。 

由此可見,是否民選產生,並不代表他們擁有特權,也不代他們可以不遵守現行的法律規定,拒絕依法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和香港特別行區。或許,正是因為民眾覺得四人咎由自取,當日非建制派在判決之後所發動的集會,最終只有幾百人到場支持。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立法會補選將於明年3月舉行,其中前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議員姚松炎,很大機會由功能組別轉戰九龍西,外界普遍預料他能順利在泛民初選中出線。但有報道卻指出,在宣誓風波中被取消資格的姚松炎頗大可能會在正式報名參加補選時,再次被取消參選資格,原因是他在宣誓風波中所為,表明他沒有或拒絕擁護基本法,因而不具備再參選的資格。

    韓成科  2017-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