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成科:魯酒薄而邯鄲圍 「和風」難吹責在誰?

2017-07-24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AAA

WO1.jpg
(左:政府圖片/右:人民網圖片)

《莊子.去篋》記載了「魯酒薄而邯鄲圍」的故事。故事有兩個版本:一個是指楚宣王大會諸侯,各諸侯紛紛向楚王獻酒,但魯恭公不僅姍姍來遲,而且所獻之酒味薄如水,被楚宣王責難,魯恭公竟然反唇相譏,楚宣王大怒並聯同齊國出兵攻擊魯國。另一個國家趙國,本來已向楚王進獻美酒,但由於楚國向魯國出兵,令到一直有意進攻趙國、但又怕楚國在背後乘虛為入的魏國,有了出兵的機會,結果令到趙國首都邯鄲無端陷入戰火。 

另一個說法是指楚宣王大會諸侯時,魯、趙兩國爭相向楚王獻酒,楚國的主酒吏垂涎趙國的酒味醇而美,於是索賄但被拒絕,心懷嫉恨下竟然將趙國的好酒與魯國的薄酒調包,並向楚王進讒說趙國進薄酒是對大王不敬,楚王一怒之下發兵圍攻邯鄲。兩個版本內容雖然各有不同,但同樣是表達一個意思:就是本來事不關己,但卻無端蒙禍,莫名其妙的受到牽連。 

「魯酒薄而邯鄲圍」的故事令人聯想到這次DQ事件。提出司法覆核的是上屆特區政府、判決的是法庭,但泛民在事後卻將矛頭指向現屆政府,甚至以財委會拉布作為反擊。最終雖然在黃碧雲的「放水」之下,讓新增的教育撥款成功過關,但其他撥款包括東涌發展建屋計劃、公務員及公營機構僱員加薪、大量工程項目撥款卻被拉布阻撓要之後再作表決,無端成為了被圍攻的邯鄲。 

財委會主席陳健波在接受電視台訪問時,指泛民的拉布猶如綁架人質,如果政府不答允他們的要求,就每次殺一個人質。但泛民提出的要求,卻是強人所難,包括不要追討DQ人士訟費、承諾在相關案件所有上訴終結後不超過四個月進行補選、政府更須表明不支持立法會在完成所有補選前修改《議事規則》,以及承諾不會在補選完成前,向立法會提交具爭議性的法案。然而,這些要求是特區政府可以承諾的嗎?追討訟費是法庭的判決,政府不跟隨豈不是拒絕依法辦事?至於補選是否合併進行也要進行綜合考慮,包括公帑的考慮,豈能現在就貿然承諾?至於修改《議事規則》,主動權在立法會而不在政府,難道建制派要提出修改,泛民也要將責任都推到政府身上嗎? 

其實,林鄭月娥在判決後已表示現屆政府不會再提出司法覆核,某程度是向泛民釋出善意,但市民自行入稟政府又如何控制呢?現時泛民將所有關於DQ事件的矛頭,都一律指向特區政府,並要求政府作出這樣那樣的承諾,否則就要繼續拉布繼續殺人質。教育撥款由於得到教協支持,民主黨可以放水,但其他經濟民生撥款又如何?泛民現在的開價是強人所難,是特區政府難以應允,泛民的拉布行動,不啻是另一次的「魯酒薄而邯鄲圍」。 

DQ事件再次說明社會「求和」,但「和風」難吹,關鍵在於彼此缺乏互信,泛民在事件上將責任全部歸咎特區政府並沒有道理,但泛民卻要堅持擺出全面開戰的姿態。說到底,還是因為DQ事件對泛民造成沉重打擊,泛民需要重新整合、抱團取暖,所以儘管未必完全認同全面開戰的立場,但在現在的情況下,民主黨、公民黨也要歸隊。香港政治形勢變幻莫測,「和風」難吹,如何迎難而上,就要看林鄭的功夫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立法會補選將於明年3月舉行,其中前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議員姚松炎,很大機會由功能組別轉戰九龍西,外界普遍預料他能順利在泛民初選中出線。但有報道卻指出,在宣誓風波中被取消資格的姚松炎頗大可能會在正式報名參加補選時,再次被取消參選資格,原因是他在宣誓風波中所為,表明他沒有或拒絕擁護基本法,因而不具備再參選的資格。

    韓成科  2017-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