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成科:中央立規矩劃界線 泛民如何自處?

2017-08-29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AAA

fan1.jpg
游蕙禎與梁頌恆終極上訴失敗。(香港電台視像新聞截圖)

終審法院拒絕「青年新政」梁頌恆和游蕙禎就宣誓案提出的終極上訴申請,意味兩人的DQ案敗訴已成定局。另外,梁國雄、羅冠聰、姚松炎和劉小麗4人被褫奪議席一案,除了可獲得法援的梁國雄表明會上訴之外,其他3人仍在踟躕不前,顯然,他們心知上訴推翻原裁決的機會不大,堅持上訴只會浪費大筆訟費而徒勞無功。 

宣誓一案導致6名議員失去議席,這不單反映立法會宣誓不容兒戲,更說明中央有意通過這場宣誓風波,進一步立規矩劃界線,對於逾越規矩界線,衝擊「一國兩制」的行為,絕對不會容許也不會姑息。對於中央劃下的界線,泛民只有兩條路走:一是重蹈「青年新政」梁游的覆轍,衝擊底線終致頭破血流;二是遵從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的界線行事,扮演既尊重憲制,又發揮監察政府職能的反對派角色。這是泛民的一次「大分流」,泛民各黨派現在需要思考的是前路及定位,而不是糾纏於個別政治議題發難,因為前者才是關乎生存的問題。 

泛民黨派須考慮「生存」方式 

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七一講話」中,針對香港出現的新情況,明確劃出了不允許觸碰的四條底線:一是不允許危害國家主權安全;二是不允許挑戰中央權力;三是不允許挑戰《基本法》權威;四是不允許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這四條底線,貫穿了中央對港政策思路。 

事實上,中央近期的對港政策近期也明顯出現調整,主要是更加積極有為,對於一些逾越底線的行為,過去往往視為個別議員的「政治騷」而沒有深究,再加上前任立法會主席的「開明」作風,令一些泛民人士視這些政治底線如無物,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樂此不疲的在立法會宣誓上做騷,又或是鼓吹、附和各種「自決」、「分離」言論,不斷挑釁中央的底線。 

DQ 6人證明在港從政不可越界 

固然,中央真心誠意落實「一國兩制」,對香港的「兩制」有最大的包容,但包容是有底線的:確保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是國家核心利益,是一條不可逾越的紅線。多位泛民議員利用宣誓平台肆意妄為,終引發了全國人大常委會解釋《基本法》第一○四條,就公職人員宣誓的程序、形式、內容和態度從原則層面作出規定,6名沒有依法宣誓議員更因此被褫奪議席。這既顯示法庭嚴格依法辦事,對宣誓作出了明確的要求,更反映了中央有意在香港社會立規矩劃界線。在「一國兩制」之下的香港從政,不可逾越中央劃下的紅線,在紅線之內中央有最大的包容,一越雷池就會重錘出擊,DQ六人正是前車之鑑。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最新一期《求是》雜誌發表文章,解讀習近平的底線思維,所謂底線思維,實質就是「確保不崩盤的思維」,突破底線,就會產生不可承受、不能挽回的嚴重後果。「堅守原則,劃定底線,強化底線思維」,是習近平治港思想方略的重要內容。對於中央劃下的界線,泛民必須作出選擇,是繼續硬碰,不斷試探、挑戰,而惹來更大的反制,或是改弦易轍,在基本法和「一國兩制」之下扮演好反對派的角色?生存還是毀滅,這是一個值得泛民考慮的問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立法會補選將於明年3月舉行,其中前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議員姚松炎,很大機會由功能組別轉戰九龍西,外界普遍預料他能順利在泛民初選中出線。但有報道卻指出,在宣誓風波中被取消資格的姚松炎頗大可能會在正式報名參加補選時,再次被取消參選資格,原因是他在宣誓風波中所為,表明他沒有或拒絕擁護基本法,因而不具備再參選的資格。

    韓成科  2017-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