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李飛演講猶如對特區政府的通牒

2017-11-17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fly1.jpg

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16日出席《基本法》研討會,發表約50分鐘主題演講,題目為「在國家憲法及《基本法》下,香港作為國家特別行政區的角色及使命」。十九大報告強調中央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李飛的演講當然是沿着這個方向。在法律上是強調憲法和基本法在香港的角色,在管治上是強調中央對香港的治權和特區自治的結合。用李飛主任自己的話說,就是「我們所說的『港人治港』是指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權機構完全由香港當地人組成,但不是說香港特別行政區所有的事情都由港人自己來管。」碰巧,筆者兩日前(14日)在另一篇文章中寫到:「所謂『港人治港』, 只不過是『中央用港人來治港』, 而不是『任由港人治理香港』。」大意與李飛此話一樣。 

筆者想提醒大家,中國內地的發展變化太快,內地人對香港人這幾年在觀感上、想法上的變化之快,絕大部分港人是跟不上的。 

李飛16日的演講提及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四大責任,第一是維護國家憲制秩序,第二是維護國家統一和領土完整,第三是維護國家發展利益,第四是維護本地長期繁榮穩定。一言以蔽之,是香港作為國家的一部分,要主動維護國家核心利益,服務於國家的發展。當然,國家的核心利益和香港的核心利益,完全可以是統一的,只不過是香港某些人總是將兩者放在矛盾的位置罷了。 

聽完李飛的演講,有點對特區政府的通牒的意思,雖然未必是最後通牒。 

回歸已經20年了,特區政府的管治,香港人自身滿意嗎?相信很多人是不滿意的,這些年社會的怨氣、年青人的無助,大家都能感受到。但港人沒有深刻感受到的是——其實內地人對特區政府的管治的不滿,或許甚於香港人對特區政府的不滿。 

從維護「一國」的角度而言,20年來香港人的國家民族觀念完全沒有建立起來,還弱化了,極端思想、港獨分子橫行無忌,特區政府無論從23條立法,還是輿論影響力方面,都完全不能維護國家的尊嚴。中央近年多次強調特區政府有責任維護國家主權和安全,言下之意,正是在這方面做得不好、不足,甚至是毫無作為。這種不作為,不管是無意還是無能,上級對下級都是只問結果的。 

哪怕單單從經濟民生的角度而言,回歸20年,大家覺得香港的房屋、教育、醫療、退休這些基本的民生問題,處理得如何?我相信很多方面都比97回歸前有所退步,最突出的是房屋越住越細,公立醫院急症室越等越長。如果「一國」這些政治問題要賴中央,民生問題香港人要賴誰?坐擁近萬億儲備的政府,沒能力解決這些民生問題,這跟中央有什麼關係? 

特區不作為  中央會出手 

「港人治港」,曾蔭權說,他任內中央是很少管的。中央在等、在觀察,但20年是很長的時間,無論從維護「一國」還是發展經濟民生,「港人治港」的政績實在乏善足陳。從中央官員表態的改變,大家不難感受到,觀察期已經足夠長,單靠特區政府是不行的,因此中央要強調全面管治權,要突出中央的管治和特區的管治共同起作用。這背後的邏輯實在是因為——你不行啊! 

香港人的時鐘走得很慢,內地人的時鐘走得很快。叫中央給更多耐心去相信特區政府的治港能力,十年前或許合事宜,放在今天則有點過時。發展到立法會變「垃圾會」,發展到天天噓國歌,特區政府施政受阻,極端分子對國家的抹黑攻擊對內地也有負面影響,中央怎麼可能等下去呢?國家的發展不會等香港跟上,維護主權安全也不會等特區政府覺悟。 

李飛一席話,對香港的反對派或者說泛民沒有任何影響。中央反對港獨、反對分裂是一貫的,但反對派也會繼續他們的角色,我行我素,因為他們沒有其他選項。影響最大的是特區政府。李飛演講的主調,就是特區政府該思考什麼,該承擔什麼,這都是向特區政府問責的話,只不過還留點情面,不說得太白而已。當前還是寄希望於特區政府自己作為,如果特區政府繼續不作為將如何?也已經說了:中央和特區是共同實行管治了。你不行,那「我行我上」唄。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簡而言之,張曉明的文章,其實跟2014年發表的白皮書一樣,只是重申《憲法》及《基本法》早已交由中央負責管理的事務。整篇文章唯一值得關注的地方,在於...

    陳凱文  2019-1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