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霾澈:深圳終撤銷二線關,香港的邊境禁區呢?

2018-01-17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kwan1.jpg
圖為拆除中的深圳布吉二線關聯檢大樓。(文匯報)

國務院近日公佈撤銷深圳經濟特區管理線(俗稱二線關)的批覆,批覆稱,此舉是為促進深圳經濟特區一體化發展,結合特區建設發展面臨的新形勢新使命新任務。在深圳打破藩籬的同時,一河之隔的香港卻依然維持著邊境禁區的管理制度,令人感慨香港何時才能突破自己加在自己身上的發展牢籠。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去過深圳的港人應該還有印象,當時從二線關外進入深圳仍需要檢查證件,繁華的關內與老舊的關外也彷彿兩個世界。二線關對於深圳的發展是個制約,因此深圳一直在設法將之取消。直到2010年,深圳特區範圍終於擴至全市,二線關查驗設施陸續拆除,這條建於八十年代的二線關等同名存實亡,這次屬於正式從法理上予以確認。此舉對於寸土寸金的深圳來說,也意味著原關內外一體化有望進一步加速,提供更多發展空間。 

釋放土地價值帶動經濟 

香港的邊境禁區於上世紀五十年代初設置,用以防範當時規模十分龐大的逃港潮。禁區範圍最廣時期達約2,800公頃,回歸後逐步縮減,至2016年縮減至目前的約400公頃。儘管禁區面積已經大幅縮減,但考慮到最初的設置目的即逃港潮,現在已經幾乎不可能再發生,要防範一般的偷渡,普通的邊境管制已經足夠。目前世界上除了南北韓的邊界有類似的禁區,筆者未曾聽聞在其他國家之間還有類似的邊境管制措施,更何況香港還是中國的一部分。 

深圳的發展一直面臨著和香港一樣的問題,就是缺乏土地。以前深圳分為關內關外的時候,儘管關外的土地遠較關內便宜,但是由於關外發展落後、配套不足,因此大家依然不願意前往關外,導致本就狹小的關內越來越擁擠。在取消二線關之後,廣袤的關外土地終於體現出價值,束縛深圳發展的最大桎梏終於解除,大批企業將公司遷往關外以便擴張,不但關外獲益匪淺,還帶動了深圳的整體騰飛,目前深圳關外關外的區別已經沒有那麼明顯。 

港邊界禁區可發展新商業區 

反觀香港,從禁區中釋出的土地,絕大部分至今仍在曬太陽,根本沒有充分利用資源。在香港嚴重缺乏土地的背景下,為何不加以善用呢?筆者的意思並非在此興建住宅,而是發展產業。由於歷史原因,香港的經濟活動高度集中在維港兩岸,全港的就業機會也大部份集中在這一區域。當前,新界的新市鎮主要以居住功能為主,不少新市鎮居民需要跨區工作,大大增加了交通費用及時間成本。如果能發展邊界禁區成為香港新的商業中心,這將為新界居民提供大量工作機會,有助香港的城市功能佈局更加均衡。 

要發展邊界禁區,借助深圳的力量必定事半功倍,也契合深港政府念茲在茲的兩地融合。現在深圳和香港接壤的地區,深圳一方的繁華和先進程度已經超過香港,所以筆者認為,香港當前對於深圳應該是妥善利用,而非嚴加防範,但禁區卻成為了兩地融合的障礙,也一直抑制了新界北的發展。深圳在多年爭取之下,終於取消了二線關,並迎來了一波新的快速發展期。因此,香港不但要利用好已經釋出的2400公頃土地,還應當考慮是否需要向深圳一樣,主動打破發展的枷鎖,廢除已經過時的禁區制度。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