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添生:四千、三萬、1131億元,反對派的連環錯誤

2018-03-26
林添生
公共政策及事務顧問
 
AAA

三個銀碼,代表反對派在過往一周的三個連環錯誤。 

TO1.jpg

四千元:離地扮成功爭取 

財政司司長日前公布向合資格市民發放四千元現金的「補漏拾遺」措施。民主黨資深議員涂謹申率先在面書出帖,表示民主黨早前曾建議政府,對於退稅少於六千元市民發放現金補足差額。涂更指財政司方案「和民主黨提出的「派錢方案」幾乎一樣,分別只是民主黨提出派六千元」。 

民主黨肯定以為「補漏拾遺」可以讓全民分享龐大財政盈餘,必大受歡迎;於是,涂議員搖身一變,成為「早收幾日風,爭取變成功」一員,並把民主黨與新出爐措施綑綁在一起。 

可是,措施一出台,噓聲四起。未能受現金補助的市民感到委屈或憤怒,一方面為自己未合資格感到不公,一方面批評派錢條件過於寬鬆,連沒有迫切需要的大學生也合資格。另外,很多聲音亦質疑,既然政府廣泛派錢而設條件,當中牽涉行政成本甚高,那為何不重複2011年做法,全民派錢? 

筆者認為現時做法相當不智,不必要地製造了社會撕裂,派錢好事變壞事。 

諷刺的是,對現時措施不滿的民憤,主要來自需要繳稅較多的中產,這也是民主黨主要的堅實支持者。 

carrie1.JPG

三萬元:換來魔鬼交易的質疑 

三月二十日,民主黨23周年黨慶籌款晚宴,民主黨邀請包括行政長官的眾政府高層出席。林鄭月娥留座晚宴,更在李華明台上獻唱的環節中,親自捐款三萬元。此事引來多方抨擊。 

行政長官首次向政黨捐款,開此先例的對象竟然是屬於反對派的民主黨,一眾建制派不是味兒,部分保守媒體猛烈批評林鄭此做法;而一向對民主黨不友善的激進派及本土派勢力亦口誅筆伐,批評民主黨不應為三萬元破戒跪低,營造與政府「行得更埋」的形象,對反對派繼續監察政府百害而無一利。 

有曰黨慶邀請特首和高官為座上客是一向做法,而特首出席各黨派黨慶加強溝通是應有之義。可是,邀請函由民主黨發了出去後,球便不在民主黨手中;林鄭決定赴約留下晚宴,並慷慨解囊,以此場合表演「#大和解」,政治上是高明。作為黨慶主人的民主黨反而處於被動,只能在晚宴後匆匆回應指,現時社會氣氛未至「大和解」。 

正如楊岳橋婚宴邀請建制派議員,對期望公民黨繼續當反對派的選民會構成不當觀感;民主黨這次做法,亦令很多選民質疑民主黨的抗爭意志,不禁要問一句:說好的十倍奉還呢? 

1131億元:怠忽職守失守城池 

立法會數天前審議臨時撥款決議,涉及的撥款佔預算案總額約25%。三月二十一日黃昏,朱凱迪、陳志全等發言,表示希望反對派聯手借助延遲審批臨時撥款,迫使政府交出更好的派錢建議。豈料翌日早上復會時,由於會議廳內沒有反對派,立法會主席和局長迅速完成審議餘下程序,兩分鐘內在沒有反對下通過議案!反對派承諾的拉布、抗爭完全沒有出現。那早只要尚有一個反對派議員準時上班出席,他便會舉手要求發言或者點人數,拖延時間。 

筆者不敢下結論說反對派故意放生臨時撥款條例,但當立法會正在審議有爭議的議案時,反對派竟然因為集體不在場,而令議案毫無難度通過。反對派缺戰意,欠協調,躲懶不開會,這是那門子的抗爭?區諾軒、范國威和其他泛民們,你們對得起選民的支持和寄託嗎? 

反對派,尤其是龍頭大佬民主黨,在三一一補選後犯下幾個低級錯誤。究竟是選舉令他們筋疲力竭、士氣低落、戰意消沉,還是有其他耐人尋味的原因,就要靠記者們繼續追問發掘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