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海澄:許智峯政治生涯之終結

2018-04-26
余海澄
公營機構公共事務顧問
 
AAA

hui1.jpg

從前,議員在立法會中雄辯滔滔,即使立場不同,仍能有節有理地發表意見。今天,民主派議員動輒以公義之名,發動議會抗爭,令議會出現拉布、搶文件、擲物的事情,令不少市民反感。同時,建制派的表現也不遑多讓,有人在議會睡覺、有人寫大字,也有人與前特首串通改寫文件。每況愈下的立法會議員質素實在是香港市民的悲哀,豈料世事如棋局局新,最近民主黨議員許智峯竟在立法會強搶政府人員手提電話,偷看資料後指政府侵犯議員私隱,將向私隱專員投訴。雖然民主黨及許智峯已就未經別人同意而奪取別人財物的行為道歉,筆者卻認為許智峯的行為從情理法三方面也說不過去,很可能因一時衝動,令自己的政治生涯完蛋。

強搶手提電話猶如流氓

雖然是溫和派的民主黨成員,許智峯的行動也是較激進的一位,在區議會會議進行衝擊行動也早有前科,不過他亦勉強以建制派主持會議不公為藉口,才做出衝擊行動。相反今次事件中,政府只是派人作統計,紀錄議員的進出時間,既沒有騷擾議員,也沒有對議員構成安全威脅。許智峯突然對政府人員發難,為的是偷看別人手提電話的資料,實在難以服眾。筆者好奇地想,如果對方不是一位女性,他會否有勇氣去奪取別人的手提電話呢?奪取電話後,跑到男廁偷看資料,既是「小學雞」行為,又是流氓所為。

賊喊捉賊非君子

許智峯解釋不滿政府以「狗仔隊」形式監視議員,所以職員奪取手提電話,查個究竟。他發現職員手提電話藏有很多議員的私人資料,可能違反《個人私隱條例》。但是,許智峯在未經他人同意下,搜查別人的電話,肆意查看別人的私隱資料,又是否違反《個人私隱條例》呢?須知道,在智能電話普及化情況下,大家都會將自己的個人資料如銀行卡號碼、親密照片都會收藏在電話中,我們不能排除許智峯也曾閱覽相關資料。他以違法行為去證明政府可能違法,實在相當諷刺。

不是行為過失 是刑事案件

今次事件不只是議員的道德操守問題,或者是行為過失,是赤裸裸涉及暴力行為的刑事案件。由於警方已介入事件,許智峯已公開承認未經別人同意而奪取別人財物,很有可能因盜竊罪或搶劫罪被起訴,前者最高刑罰監禁10年,後者則終身監禁。當然,許智峯不會被判處最高刑罰,但事件或令他因入獄被禠奪議席。在形象大幅「插水」後,日後能否再次獲得市民支持,實在難以樂觀。

今次許智峯自掘墳墓,筆者希望泛民主派以此為鑑,痛定思痛,深刻反省,不要再誣陷政府政治打壓。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對於許智峯強搶女EO手機事件,進行「雙軌調查」根本不成問題,立法會譴責許智峯動議與司法程序亦沒有衝突,葉劉淑儀在事件上的進退失據,與其說是法律上的考慮,不如說是政治上的計算。

    韓成科  2018-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