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這也叫流亡?

2020-12-07
路易
傳媒人
 
AAA

23223232.jpg

許智峯日前在社交網站上載與丹麥綠黨領袖Siddique會面圖片

上周四,前立法會議員、民主黨成員許智峯突然在丹麥宣布「流亡」,一天後他落地倫敦,大概與同樣近期離港的家人團聚了。

他出逃的方式透着黑色幽默:先搭上兩名丹麥議員,共同偽造了一個有關氣候變化的會議,並發出虛假邀請函,騙法庭批准其在保釋期間出國。

再看他身上的幾項控罪,一條是在集會現場搶手機要求對方刪照片,一條是在立法會潑臭水。說實話,都low得可以,如果這也叫爭取自由,那是對自由的侮辱。不要說迫害,連陷害都算不上,完全是咎由自取。而且即便考慮社會影響,此等輕罪最多也就是數月牢獄,堂堂一位立法會議員怎會因此做逃犯?於是連法庭都大意了,就這麼批准了他出國,實在是防得住君子防不住小人。

可能許先生不了解政治,流亡這個詞可不能亂用,它指受到迫害而離開出生或定居的地方。你見過哪個流亡者靠這種類似開假醫生紙的方法就輕易逃脫的?如果港府、北京真當你是眼中釘,真想迫害你,會讓你出境嗎?國安處早就在關口等你了。

從社會運動中的表現看,許不是衝在最前的,也未組織過大型活動,更遠未夠班做背後大佬,充其量就是個利己主義者,撈些政治本錢。但如果只看他的聲明,你會以為他是香港的民主英雄。「去年反送中與香港人一起出生入死」,別吹了,那是你偷生,「手足」入死。

許還說出國是為了幫同道出逃「尋找門路」。臭水可能對他的大腦造成了傷害,這麼做難道不是在斷同道的門路嗎?自私就說自私,還把自己塑造成探路者,簡直是當代小說家。

而且,他逃走還不忘繼續鼓動民意。「我們互相答應大家,無論如何都不放棄,好嗎?」大佬,原來「齊上齊落」就是你上飛機,「手足」落獄。你都跑了還叫別人不放棄,實在是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幫助他逃亡的丹麥議員Thomas Rohden說,許希望有一天可以不用面對牢獄之災時回到香港。明顯就是敢做不敢認,不想背刑事案。但他可能沒有那一天了,請問哪個國家搶手機、在議會潑臭水不用負法律責任的?丹麥可以嗎?

做個人吧,敢做敢認。你說自己棄保潛逃也好,著草也罷,拋棄「手足」,不敢面對現實都好,別打悲情牌。這也能叫流亡?恐怕流亡二字都覺得丟臉。

另外,許應好自為之。All politics is local,政治人物離開本土就等於半死,再強的號召力也會逐漸被替代。剛出來可能有關注度,可以走穴、上節目,但時間久了難逃被遺忘的命運。而且國際局勢風雲變幻,各國政治勢力輪替頻繁,到時外國還需不需要你都是問題。如果不需要,分分鐘都可能捨棄你。到時你就是炮灰,就像被你利用的香港「手足」一樣。

正在截稿時,事件又有新發展。許及其家人的銀行戶口被凍結,據他講幾百萬「畢生積蓄」被奪去。警方聲明因涉嫌違反國安法及洗黑錢進行調查,後續發展值得關注。

但各位「手足」大可不必為其生計擔心。按照丹麥議員的講述,許智峯數月前就開始策劃出逃,偽造會議,安排家人,按部就班,難道他就百密一疏忽略了錢的問題?你以為他傻嗎?之所以在香港戶口留資產,很大可能是為了在出境時不讓法院和警方懷疑,以證明自己還會回來。更多的錢大概已轉到國外,或將從其他渠道獲得。

那些說「200萬人一人10蚊籌2000萬」的朋友們可以省省了,不要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面對未來漫長的國際線輿論戰,香港當局是不是有必要考慮一下改變思維,擴大經貿辦的功能,而不是繼續允許各個駐海外經貿辦對外來的輿論攻擊默不出聲呢?

    戴慶成  2020-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