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偉:革命不是請客吃飯 「政治幼稚病」代價沉重

2020-12-07
 
AAA

WhatsApp Image 2020-12-07 at 09.44.08.jpeg

身負九宗罪的前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潛逃丹麥,一眾黨友手足都被蒙在鼓裡,胡志偉前一日還在斬釘截鐵表示許智峯一定回來,但當晚許智峯就發聲明宣布退出民主黨及逃亡海外,一臉茫然的胡志偉只能遙寄祝福。

反對派中人潛逃外國不是新鮮事,這幾個月已有多名「勇武派」、「港獨派」相繼潛逃,但許智峯最終也走上逃亡之路卻頗出乎外界預料,原因是他雖然身負九宗罪,但有關罪名都不算重,沒有犯上暴動、國安法等重罪,入獄最多也是一年半載,許智峯過去多次揚言早已有入獄準備,按道理早已料到有今日,但現在卻突然棄手足黨友潛逃丹麥,令不少人都感到愕然。

許智峯的潛逃,不論說得多麼冠冕堂皇,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害怕入獄,不想承擔刑責,但許之前不是一直擺出一副「無畏無懼」的樣子,為什麼現在又突然畏懼起來?所謂齊上齊落現在卻變成田雞過河,尤其是當其他「手足」鋃鐺入獄或等候判刑之時,許智峯的潛逃難免令人有背棄手足之感,事後他還在Facebook 呼籲手足堅持下去,不要放棄,但他也明言很大可能不會再回香港,然則,現在到底誰在放棄呢?

許智峯以及一眾「勇武派」、「港獨派」的畏罪潛逃,說明他們並沒有預料到有判刑入獄的一日,之前所謂「無畏無懼」,不過是囿於以往「舊黃曆」,認為參與政治行動被捕,最多也不過是社會服務令,多年來不少反對派人士心中都存有「犯法零成本」或「低成本」的觀念,政治訴求和「崇高理念」是減刑免罪的有力理由,激進政治本小利大,既可以積聚政治資本,又不必付出很大代價,令激進派為爭上位博上位都愈走愈激。

然而,去年的「黑暴」已經不是一般的政治抗爭,而是一場明火執仗的「革命」,目的是推翻特區政府,將香港變成一個獨立於中國的「政治實體」,「革命」、「光復」之名已經充分說明這場「黑暴」的本質。但反對派卻絲毫不理,反而全面參與,齊上齊落,這樣他們參與的就不是政治抗爭,而是一場暴力革命,就如公民黨陳家洛所說:「試想像某天一覺醒來,那象徵着中國共產政權的五星紅旗升不起來了,這個政權真的倒了。」

這是真正的「範式轉移」,不論他們是有心或無意,反對派都將自己推到這場革命之中。及後的結果其實早已預料,「黑暴」、「革命」遭到中央重錘打擊,違法暴亂遭到特區政府的嚴肅追究,止暴制亂不是一句口號,而是攸關國家主權和安全的交鋒。這樣反對派還以為這是「社會服務令」可以解決的嗎?

什麼是「革命」?「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緻,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讓。革命就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革命」就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在香港就是通過「黑暴」推翻特區政府從而奪權的暴亂,這就是去年「黑暴」的定性。這樣,許智峯等參與其中的人還以為可以全身而退,是太過天真還是愚蠢呢?

在去年的狂飆歲月中,不少反對派政客也頭腦發熱,跟著一班「勇武派」、外國勢力搞手在鬧,跟著他們的口號、跟著他們的路線,走上一條「革命」之路,但民主黨、公民黨究竟有沒有想過後果?還是見到在去年區選中狂風掃落葉,因而利令智昏,以為搭上「勇武派」、「港獨派」,可以一邊反中煽「獨」,一邊繼續當香港的議員?

許智峯等人的潛罪,正是這種「政治幼稚病」體現,他們以為「革命」失敗之後,不過最多被口誅筆伐一番,之後議員我自為之,但這是一場「革命」,「革命」失敗下場是相當悽慘的。現在他們被依法追究被DQ,是理所當然。但原來,許智峯等人完全沒有預到這些後果,就如一班參與「黑暴」的人,也沒有預料到暴動罪入獄是以年計。最終要不走入監獄,要不走上流亡之路,這是他們的悲劇,也是香港的悲劇。反對派因為一時的政治利益與頭腦發熱,走上一條不歸路,一子錯滿盤皆落索,未來恐怕還有很多個許智峯出現。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