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婷:陳百祥代表什麼樣的價值觀?

2018-05-25
趙婷
本地智庫政策研究員
 
AAA

laga.jpg

(香港電台《視點31》節目截圖)

特首及官員們很想社會各界認真討論土地供應選項及房屋問題,但這幾天在社交媒體上最多人討論的,卻是陳百祥與陳淑莊的對戰。試想像一個成功的商人,普通中產和畢業幾年的年輕人,聽著陳生在電視的偉大言論會有什麼反應。

近年在各大討論區和 Facebook ,最多的案例是年輕人不夠錢上車,上不了公屋,不合資格買居屋,儲不夠首期買私樓,月入六萬,家庭收入過十萬都只有租樓的份兒。當媒體把高球場的情況,使用率曝光,加上土地大辯論中多個團體和政客提出,自然成為理所當然的焦點。可惜的是,似乎陳百祥還活在八十年代,不知道社會現況,但恰恰他代表了一種特殊的價值觀:我住在我認為理想的香港,你生活困難是你的問題。

第一、他說「我都差點想輪候公屋」,這番話完全漠視了一些要排五年才上到車人士的感受。公屋就像社會必需品,政府有責任去為市民興建,以及妥善分配。遙望新加坡的政策,政府為國民提供組屋,最近畢業生都可以預先入表申請,到畢業後結婚就能上車。新移民,外來勞動人口必須成為國民才能購買,永久居民只能購入二手組屋。而且,政府看到發展用地不足,近年提出搬遷貨櫃碼頭,收回高球場,用作興建新組屋。政府應該認真參考別國好的例子,才是有遠見的做法。

第二、他又說美國很多人無家可歸,香港人只是睡小一點嘅房,住小一點的廳。這種少粒魚蛋,與更差的情況相比的做法,完全是極之消極。何以他不看看美國人不少住在大屋,二百萬不到就住在二千呎的豪宅,也不看看東京、台北的情況,用最極端的例子來比對香港人居住情況實在不倫不類。既然美國總統都要飛到鄉郊打球,何以粉嶺地段要撥給不到一萬名會員打球呢?

第三、他又說強勢政府應該是行政主導,進行公眾諮詢是無謂之舉。這種隨便套用政治和商業術語去說教和游說,就是門外漢最愛運用的技巧。行政主導的政府一樣可以就重要議題匯聚民意,聽取市民意見。如果不是政府推行諮詢,給一個左翼的建制派做特首,大概今年就會收回高球場用作建房,還有可能是100%的公營房屋。又或是立即把高球場搬到離島,讓一年只打兩次高球的名譽會長享受一下離島風光和海風。

最後,聽得最多像陳生一類精英所說的話,就是「房屋唔夠,由我出生到現在,住屋嘅問題一直都存在,英國政府嗰時,我都係住緊劏房㗎!」可能他在傳媒和娛樂界混久了,以為香港七百萬人都是演員,人人都要拍一回獅子山下或真情,一定要經歷過艱苦歲月才能過安穩的日子。現在世界各地好的政府,都以民眾利益和年輕人福祉為先,為選票也好,為個人名譽也好,有的也為社會競爭力去考量。看到不少年輕人要住在劏房,月入三萬也要交幾千元租金,那麼到底是社會的問題,還是算到每個新生代的香港人都要過一些七十年代舊香港的生活才像樣?

陳百祥,說到底只是一個有錢的陳伯,還是留在馬場繼續拉頭馬,賺點錢指點屬於他的天下就好,房屋土地這麼艱深和沉悶的議題,交給學者和官員處理就夠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香港土地短缺嚴重,若政府只偏重基層,把地皮都撥作興建公營房屋,缺乏新的上車盤供應,最後或迫使更多人租樓,或以想盡辦法投身公營房屋,形成惡性循環。

    2020-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