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用人「中間偏右」 政局微妙變化

2018-06-05
李伯達
媒體人
 
AAA

carrie1.jpg

反對派議員一向以反對為職志,凡是政府提出的方案,勢必雞蛋裡面挑石頭,聳人聽聞提出種種質疑,甚至千方百計「拉布」,梁振英時代提出設立創新及科技局,就因此被拖延了三年多。立法會上周出現了有趣的一幕。終審法院委任非常任法官,建制派議員提出了尖銳的質疑,反對派則大力護航。

根據香港司法制度,終審法院上訴庭由一名首席法官、三名常任法官和一名非常任法官組成。這次委任的四名非常任法官,當中兩名海外女法官都來自英聯邦國家。立法會的有關辯論,出現了弔詭的現象。建制派除了不滿女法官支持同性戀婚姻,還質疑會否傾向邦聯制,若涉及邦聯議題,法官的立場又會否影響審訊。言下之意,這包括涉及對「港獨」或「自決」的議題的審判。反對派則全力支持,公民黨的楊岳橋更說,政府說OK就OK,特區政府邀請到這兩名德高望重的法官,應該慶祝,議員有什麼資格說三道四?

建制派及反對派乾坤大轉移,在議事堂展開的博弈,背後是林鄭月娥用人思維的改變。眾所周知,去年「七警案」之後,「洋法官」飽受建制派的質疑,內地一些輿論和學者也將矛頭指向判案的英國籍法官,「護法」饒戈平更直指外籍法官的人數比例相當高。但林鄭依然力挺終審法院國際化和多元化,這與反對派心有靈犀,他們拍爛手掌是應有之義。

梁振英被質疑用人「政治掛帥」、「用人唯親」,其實沒有一位領袖不「用人唯親」,能夠「親中求賢」就不錯了。林鄭的執政團隊也是以公務員為主,皆因這些人都是她的舊部,與其親近,獲得其信任,彼此合作有默契。不過,林鄭在用人之道確實起了很大的變化,尤其是政治標準「去梁化」,啟用了一批中間派,甚至中間偏右一些關鍵位置的「梁粉」紛紛被棄。

林鄭「去梁化」 民主派「欣喜」

去年十二月,林鄭委任前審計署署長鄧國斌擔任廉政公署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主席,接替資深港區人大代表、基本法委員會委員譚惠珠。該委員會負責監察廉政公署的調查工作,角色重要而且敏感。譚惠珠是建制派的「大姐大」,也被視為「梁粉」,政治色彩鮮明,於2015年出任此職。根據政府委任社會人士出任公職安排,最長可任主席六年。換言之,珠姐遭棄,換上了公務員出身的鄧國斌。

今年五月,政府委任資深大律師、證監會前主席梁定邦接替郭琳廣,出任獨立監察警方處理投訴委員會主席一職。郭琳廣曾擔任廣西政協委員十年,從事內地商務法律業務,當年由梁振英委任空降,打破監警會主席均由資深大律師出任的不成文慣例,任內處理佔領運動及旺角暴力亂對警方的投訴,一直面對很大壓力。

對於鄧國斌和梁定邦出掌新職,民主派紛紛表示歡迎,甚至用「欣喜」來形容。聯繫到林鄭登場之後頻頻與民主黨、教協「行埋」,香港政局已經出現微妙變化。

林鄭用人「去梁化」另一標誌性動作,就是將「四朝元老」陳建平逐出特首辦。陳建平曾任《文匯報》駐京辦主任,回歸後一直在特首辦擔任高級特別助理,負責與內地聯絡,留著這麼一個「線眼」盯著自己,始終是一件不舒心的事情。但對於傳統左派而言,則是點滴在心頭。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