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稽山:深圳正式向高樓價宣戰 何時才輪到香港?

2018-08-14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SZ home.png

正當香港的土地大辯論毫無實際進展、逐漸走向鬧劇之際,一河之隔、與香港一樣飽受高樓價之苦的深圳,最近也進行了住房改革,被視為正式向高樓價問題宣戰。輿論普遍認為,樓價過高已經阻礙了深圳的發展,如華為早前便將部分部門搬遷至東莞,現在深圳已經決定打破多年來房地產方面的桎梏,不經令人感慨香港何時才能出台解決房屋問題的政策。

8月3日,深圳市政府發佈《深圳市人民政府關於深化住房制度改革加快建立多主體供給多管道保障租購並舉的住房供應與保障體系的意見》,相較自1998年開始在全國實施的住房制度有重大變化,被視為深圳版的「新房改」。國內對是次改革頗為重視,認為深圳如果成功,很可能會向全國推廣。

除了具體的改革內容和目標,還有一個細節十分值得香港關注,就是深圳當局也就改革進行了類似香港政府公開諮詢的做法,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但是為期僅兩個禮拜,而在徵求意見結束後僅一個半月,就出台了改革文件。反思香港的大辯論,為期足足5個月,辯論結束後到方案正式出台,相信還要等待數以年計的時間。而在此次大辯論之前,香港政府其實也已經進行了無數次諮詢,為此開了無數次會,但依然成效不彰。實在難以想像,過去曾以高效著稱的香港政府,今天做事竟然如此猶豫,議而不決、決而不行。

其實深圳甚至全國的住房問題和香港都有相似之處,因為當前國內的住房制度很大程度上是向香港取經,而深圳又是其中的先行者,如1987年效法香港進行了中國第一次土地拍賣。當然深港也有差異之處,但是這似乎也難以解釋為何兩地政府做相近的事,效率上會有如此之大的區別。

近20年來,向香港學習的這套模式,雖然幫助中國房地產快速發展起來,但是帶來的問題日漸嚴重。首先,價高者得的土地模式,會讓地方政府樂於依賴土地財政,而缺乏推動實業發展的動力。其次,過高的房價吞噬整個社會的財富,綁架金融安全,造成樓價不能跌、不敢跌的投鼠忌器局面。最後,高房價導致民怨沸騰,日常生活水準受到嚴重衝擊,成為導致社會不穩定的因素。

作為老師的香港當前也正面對類似的問題,房屋問題牽一髮而動全身,改革固然痛苦,但是不改革註定死路一條。因此儘管痛苦,儘管會引起既得利益者的反彈,深圳還是毅然決然進行改革。而香港至今踟躕不前,到底是香港政府真的如此尊重民意呢?還是沒有勇氣解決問題呢?還是對問題實在無能為力呢?

長期關注國內局勢的人不難看出,這次深圳樓市新政出台,並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某種程度上,深圳此舉可以視為是對剛剛落幕的7月政治局會議的回應。是次會議公報中關於解決房地產問題,第一句就是「下決心」。也許,香港政府欠缺的正是決心,是排除萬難的決心,是得罪既得利益者的決心。只要下了決心,應該填海就填海、應該開發郊野公園就開發、應該收購農地就收購,辦法來來去去就這幾種,根本無需再猶猶豫豫,再繼續蹉跎20年,辦法也是只有這幾種。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