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澤遠:「龍哥」掛了 「霸座男」笑了

2018-09-04
 
AAA

10156587_986693.jpg

過去兩周,男子高鐵霸座、女子乘坐滴滴順風車遭姦殺、花臂男「龍哥」砍人被反殺這三起事件攪動了社會輿論。尤其是「龍哥」遭反殺案,更成為中國法治進程中的一個標誌。

8月27日晚,江蘇崑山市街頭,一輛寶馬車在路口等燈時突然右轉至右側非機動車道,正好一穿白色上衣的中年男子騎電動車從寶馬車旁而過,兩車發生輕微刮蹭,寶馬車上下來一男一女乘客與白衣男商談,雙方並未發生肢體衝突。

就在這時,一個上身和雙臂紋滿圖案的男子從寶馬車司機座位衝出,對白衣男推推搡搡。隨後花臂男又飛快衝回車裡取出一把長刀對白衣男連續揮砍,不料用力過猛,長刀落到地面。白衣男搶先奪過長刀,向花臂男捅刺揮砍。花臂男逃向寶馬車,白衣男追擊。結果花臂男失血過多身亡。

監控和路人拍下的視頻比較清楚地記錄下整個事件的過程。警方證實,白衣男是在崑山打工的陝西男子于海明,花臂男則是人稱「龍哥」的甘肅人劉海龍。劉海龍曾多次因盜竊、毆打他人等罪名入獄,死前在崑山經營一家典當行。

這一戲劇性事件引發中國輿論熱議,也引起有關「正當防衛」的法律大討論。無數網民和法律界人士就此發表看法。

多數律師認為,白衣男面臨生命危險,撿刀反擊屬於正當防衛;也有律師表示,白衣男雖然屬於正當防衛,但有防衛過當的嫌疑。絕大多數網民則堅定地站在白衣男一邊,認為法律應該宣告白衣男無罪;還有不少網民聲稱,這件事將檢驗中國司法是否公正,關係到民眾對司法的信心。

民眾的擔憂並非沒有根據。搜狐網「數字之道」發表的一篇分析2017年有關正當防衛案例的文章顯示,在2017年中國裁判文書網發佈的100份以「正當防衛」為由要求輕判的二審刑事判決書中,僅有四份被法院認定,其他20份為防衛過當,76份為故意傷害罪,文章由此得出結論:「正當防衛還得靠跑」。

不過,這次反殺案有了不同結果。崑山市公安局前晚宣布,于海明的行為屬於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撤銷于海明案件。江蘇省檢察院隨後解釋了于海明為什麼無罪:劉海龍挑起事端、過錯在先;于海明正面臨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現實危險;于海明搶刀反擊的行為屬於情急下的正常反應,符合特殊防衛要求;從正當防衛的制度價值看,應當優先保護防衛者。

面對洶洶輿情,警方和檢方在案發六天後就給出了答案,速度不可謂不快。而且,官方這次回應符合輿論期盼,扭轉了此前社會有關正當防衛難、老實人吃虧的認知,受到官方和民間輿論的普遍歡迎,也成為官民互動中一個為數不多的成功案例。

就在崑山反殺案以及8月24日滴滴順風車司機姦殺女孩案,讓人們淡忘了8月21日發生的男子高鐵霸座事件的時候,「霸座男」孫某不甘寂寞,主動跳出來將這幾起事件串聯到一起。

8月30日,「霸座男」配合錄製的一段視頻再次引髮網民憤怒。視頻中,「霸座男」下半身蓋着小毯子,坐在一個被人推着的轉椅上,笑着對鏡頭揮手喊話:「龍哥,幫我推一下,感謝一下滴滴。」

8月21日,在從濟南開往北京的高鐵上,孫某不肯對號入座,霸佔一名女乘客的座位,並在列車長勸說時自稱「站不起來,到站幫我找個輪椅」。

「霸座男」的行為遭到網民痛批。8月22日,孫某拍攝道歉視頻,稱對自己的行為很後悔,懇請全國人民給他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8月24日,鐵路方面稱對孫某已治安罰款200元人民幣(約40新元),並在一定期限內限制其乘坐火車。

但孫某在30日的視頻中笑着拿「龍哥」甚至滴滴順風車姦殺案調侃,表明他的道歉沒有多少誠意。作為中國社科院法學碩士、韓國某大學的在讀博士,孫某的表現顯示,中國社會仍嚴重缺乏法治意識和規則意識,而這正是阻礙中國進步的痛點和難點。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本網獲授權轉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中國化解基層矛盾的渠道和機制還很不健全。這宗「狗咬人」事件的本質還是正當權利與特權的碰撞。特權意識不除,類似事件還會上演。

    于澤遠  2021-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