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家健:須預視港珠澳大橋緊急事故應急方案

2018-10-05
朱家健
全國港澳研究會香港特邀會員
 
AAA

bridge1.jpg

港珠澳大橋早前已連續三年測行,並將在年底通車,將接通了來往港澳兩特區和珠海市的陸路交通,為香港打通與粵港澳大灣區的脈絡。與其他基建一樣,在營運的初期,不排除港珠澳大橋或偶爾會遇上不協調,又或因三地司機的駕駛習慣(如左右軚轉向)不同,而在初期需要適應,但隨著早前三地的預演,以及部分民間開辦的駕駛態度課程,相信所造成的影響有限。

然而,大橋為世界最長的跨海大橋,橫跨三個城市,一旦發生交通事故,將要視乎所涉事車輛和傷員人數、位置、和三地最近醫院的距離、地勢和緊急情況來決定緊急分流,當然,除了緊急醫療以外,三地的執法、取證、檢控又是另一個法律問題。

假設大橋發生交通意外,仍清醒的傷者,通常都會因應自身傷勢、最近的醫療中心、保險計劃是否涵蓋等因素,來決定要抵達的醫院,打個譬如,香港同胞一般會對香港醫療較有信心,而醫療費用也有預算,一旦被送到珠海或澳門的醫院,醫療費用又是另一考慮;當然,也會考慮親友探訪和接送出院的便利,而傾向選擇自身常住城市所在的醫院。人命攸關,執行緊急服務的救護員,則會考慮傷者的傷勢和路面情況,作出及時並適當的決定。

又例如,消防車輛的召喚,同樣會考慮意外地點和路面情況,很大機會將有兩個城市的救急服務車輛同時參與救援,當然,緊急車輛已取得在橋面上行駛的批准,然而,各市/特區的拯救單位彼此在沒有直屬和隸屬關係,在臨場的不可預計的緊急情況,又由哪方做總指揮呢?當然,「聯合行動」將是計劃精髓,但在兵荒馬亂下,「聯合」可不能只是嘴唇邊的掛名或紙上談兵; 而在不致傷者傷勢惡化的情況下,接載傷者的救護車又是否,不用要求傷者「過車」?

三地緊急救援部門須在通車前或通車後的非繁忙時間,舉行跨地跨部門的模擬演習,培養默契,並模擬在局部道路堵塞時的臨時應對措施,甚至乎,出現緊急情況和大批傷員時,可用直昇機協助撒離部分需要急救的傷者。

港珠澳大橋緊急事故應急,除了是行政問題,是法律問題,是民生問題,更是溝通問題。這是大灣區部門合作的試點。

萬一發生交通事故,拯救傷員永遠是放在第一位,時間更是分秒必爭,醫院更應以傷者的利益先行,不要以原居地作考慮,或要求傷者先墊付按金,讓這些突發事件傷者住院、覆診和家屬探病的安排也要以人道原則先行,在按程序以外,保留一絲彈性與人情。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造成如今大橋車流量極度低迷的主要原因是政府當局的保守心態和誤判,令大橋作用的發揮陷入「惡性泥淖」,後果堪慮。政府若不當機立斷採取主動積極的有效措施,香港巿民寄予厚望的港珠澳大橋有被淪為「大白象」之虞,更將對粵港澳大灣區發展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

    吳歷山  2019-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