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成科:2018年香港政界關鍵詞:底線

2018-12-31
韓成科
香港文化協進智庫副總裁
 
AAA

DQA.jpg

又到一年將盡時,2018年香港政壇風起雲湧:兩場補選反映香港政治光譜的改變;4年前的「佔中」案正式開審;立法會「一地兩檢」攻防戰;香港外國記者會邀請陳浩天演講引發的「港獨」風波;再到「香港民族黨」被取締,立法會補選以及村代表選舉DQ等一連串事件,都反映2018年是高度政治化的一年,儘管這並非特區政府以至中央政府所希望見到。如果要用一個關鍵詞來總結2018年香港政局,我會用「底線」來形容。

所謂「底線」有兩重含義:一是政治上的底線,包括捍衛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底線,也包括「一國兩制」的底線。二是法律上的底線,包括擁護基本法,也包括遵守及捍衛香港法律的界線。2018年香港的政界大事,都離不開這兩條底線。

立法會補選以及村代表選舉的DQ,彰顯的是不容「港獨」、「自決」,違反基本法的人通過選舉進入建制,確保參選者都必須擁護基本法、尊重中央憲制權力,劃出了一條參選的底線。保安局依法取締「香港民族黨」,香港外國作者會邀請陳浩天演講成為眾矢之的,更令活動主持人馬凱被拒絕入境,這是要在社會上劃出「反港獨」底線,表明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不再是宣揚「港獨」的「保護傘」。至於「佔中」等政治案件的審訊,也是法律底線的一個反映,過去香港對於政治性案件一般都是輕判了事,讓社會出現了違法達義最多判社會服務令的錯覺,近年法庭對於政治性案件判決,正有撥亂反正的意味,政治理念再非輕判的理據。

固然,這些事件都引起社會上不少風波,有人說中央的底線不斷擴大,紅線不斷延伸,這種說法其實並不準確。中央的底線其實一早已經劃得很清楚。鄧小平在1987年會見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時就表示,「有些事情,比如1997年後香港有人罵罵中國共產黨、罵中國,我們還是允許他罵,但是如果變成行動,要把香港變成一個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對大陸的基地,怎麼辦?那就非干預不行」。

這已經劃出了一條明確的底線,即「一國兩制」從設計第一日開始,就不存在可以推翻共產黨的「自由」,不存在「港獨」的自由,也不存在「自決」香港政體的自由。如果出現這些情況,正如鄧小平所言「那就非干預不行」。習近平主席去年在香港回歸二十周年時提及的三條不可觸碰底線,不過是將早已有之的底線重新闡述,並不在存所謂無限伸延的問題。只是在回歸後的一段時間,並沒有強調這些底線,偏重「兩制」少談「一國」,甚至連維護國家安全的立法也被視為洪水猛獸,之後要糾正自然引發較大的阻力,但這不代表這些底線是不合理、不存在的。

守住政治底線、法律底線是未來一段時間香港政治的重點,這也反映了中央在港澳工作上的「底線思維」。所謂「底線思維」,簡單而言是指注重對危機和風險等負面因素進行管控,凡事從壞處準備,努力爭取最好的結果。習近平在2013年初一次會議上就強調:「要善於運用底線思維的方法,凡事從壞處準備,努力爭取最好的結果,做到有備無患、遇事不慌,牢牢把握主動權。」

這套思維套在港澳工作上,就是凡事先從壞處準備,預備最壞的結果,更要將底線清楚劃出來,讓所有人都清楚底線,不要越過底線,從而解決政治上的風險和危機。所以,中央對於「港獨」、「自決」等問題,都不怕引起爭論清楚地亮出底線,把話說明白講清楚,就是希望各界都不要越雷池半步,不要造成難以挽回的後果。就如現在選舉的底線劃清楚了,「港獨」人士可以望峰息心,有志選舉者不敢輕言玩火;法律底線樹立了,違法達義幾近絕跡,大型衝突已成絕響。劃出界線自然難免引發爭議,但正如戴卓爾夫人有句名言:「別無其他選擇(There is no alternative)。」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不認同選舉主任於選舉過程中的程序,但又要求法庭承認投票結果,說是政府推翻民眾投票的選擇,但從來申請選舉呈請的都不是政府,而是反對派時,想挑戰選舉結果的是反對派,想保持選舉結果又是反對派,實在令人摸不著頭腦。

    劉信  2019-1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