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從「汽油彈事件」吸取的教訓

2019-06-10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PRICE1.jpg

近日,泛民在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一事上,可謂作出「總動員」之部署;只短短一、兩個月之內,普羅大眾本來對修例之事上並不太關切,如今終於成為了不少市民的議題。自2014年的「佔中」以來,泛民已很久沒作出有這種「總動員」的政治攻勢了。

在「反修訂《逃犯條例》」的遊行前夕,先後發生兩宗投擲「汽油彈」事件。灣仔警察總部外一輛衝鋒車及跑馬地警署對開,居然在12小時之內,被人投擲「汽油彈」。兩宗事件,雖然幸好無人受傷,但在人煙綢密的大城市裡,這種暴力行徑,卻是極度危險及不負責任。此外,疑犯明顯對警方帶有「挑釁」之意,亦直接衝擊了所有香港市民都一直堅守的「法治精神」。

兩宗投擲「汽油彈」事件在遊行前夕發生,難免會引起他人疑慮。莫非兩者有關連?難道某些暴徒在「旺暴」之後,又再死灰復燃?但有泛民議員,在投擲「汽油彈」事件發生後不久,在毫無事實根據的情況下,大肆宣揚抹黑政府及警方的「陰謀論」,竟反過來懷疑警方在「自編自導」,目的不過是想嚇怕市民,或抹黑「遊行人士」云云。甚至有泛民的網上留言,妄說此事已有所謂的證據,證明警方或中方才是「始作俑者」。

儘管警方已迅速破案,拘捕了涉案人士,但仍有一些泛民支持者對反對派的一面之詞深信不疑。事實的真相是,原來有一名黑幫背景之男子,駕駛車牌被遮掩的一輛黑色平治房車,向衝鋒車及跑馬地警署圍欄投擲土製汽油彈。據報道,被捕男子24歲,綽號「老鼠」,是曾經活躍港島區的黑幫成員,過去案底累累,曾涉黑幫血案被捕。據警方初步調查,投擲「汽油彈」事件與「反修訂《逃犯條例》」無關,亦沒有證據顯示疑犯曾受人所託。暫時,並沒有證據顯示,這兩宗投擲「汽油彈」事件與政治有關。雖然警方迅速破案,但對「陰謀論」深信不疑的部份市民來說,在恐懼與仇恨的情緒掩蓋下,就算證據擺在眼前,已不願再去深究及反思了。

筆者暫時無意對修訂《逃犯條例》一事上,再表達什麼意見,亦不打算為政府說什麼好話。反而,值得大家注意的是,透過兩宗的投擲「汽油彈」事件,我們應該吸取一些教訓。

1. 無論你認為是那一方的人引起這次暴力事故,我們也不能否認,香港社會自從2014年佔中之後,社會氣氛已變得越來越燥動不安。某些政客提倡所謂的「違法達義」,着實鼓勵了一些年青人犯法,並動輒使用抗爭及暴力手段。他們不僅破壞了香港的法治精神,還影響了一整代的香港年青人。

2. 在反對派近十年間的不斷攻擊之下,警方威權盡失,執法動輒得咎,士氣低落。今時不同往日,部份小市民在已不大尊重警察,甚至當面以「黑警」等詞語侮辱警察。某些年青人在示威及抗爭時,甚至膽敢在警察執法期間作出多次排釁,警方實是威權盡失。自2014年後,有不少警察辭職,長此下去,試問又有什麼人去繼續守護香港的治安呢?

3. 香港自80至90年代經濟起飛以來,甚至乎連黑幫引起的暴力事故,也大幅稍減。社團內或許仍有零星的仇殺,但極少會明目張膽及主動的攻擊警方。可是,自2014年後,不僅小市民不尊重警方,如今連黑社會小頭目,竟膽敢以投擲「汽油彈」的方式來挑釁警方。小市民把警方罵走,如果黑幫坐大,又有誰人執法呢?

4. 在這個大環境下,我們着實無法保證,之後或會有搞事份子在遊行時使用暴力,挑起矛盾。泛民政客明顯沒有與暴力份子「切割開來」,但凡發生暴力事故,都只會不問情由的把問題推卸給政府或警方,把矛盾繼續放大。

最後,疑犯出處於「仇警」,才會向警方投擲「汽油彈」泄憤。可是,反對派卻以「陰謀論」來散播謠言,引起市民「仇警」的心態。各位市民,無論你有什麼想法,或對政府有什麼不滿,當你感到憤怒的時候,當你想破口大罵一句「黑警」之際,請停一停,想一想,還有什麼人會有這種「仇警」的情緒呢?

大概就只有那位黑社會小頭目,才會跟你一樣「仇警」罷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筆者建議在大、中、小學全面推行「守法教育」,向學生宣揚法治及灌輸守法的觀念,讓學生對法律和法治多認識,知道社會秩序和守法的重要性。

    顏汶羽  2020-0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