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渤:祈盼香港平安,Let’s Move Beyond

2019-06-13
鮑渤
資深傳媒人
 
AAA

WhatsApp Image 2019-06-12 at 23.34.52.jpg


事到如今,逃犯修例的社會參與度和海內外的關注度,似乎超過五年前的佔領中環。由本月9日的「反送中」和平示威,走到昨天立法會恢復二讀前,上演了非常火爆的一幕。警方已定性昨天發生的衝突為「暴動」。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約見林鄭,十名大學校長呼籲各方克制,社會各界的擔憂日漸深重。


英國的BBC、美國的彭博通訊社「滾動式」報道,西方媒體幾乎無一例外地站在「反送中」的一面。中國大陸的官媒則是一如既往地指責「境外勢力」操縱。台灣各路政客也在湊熱鬧,「刷存在感」齊聲抵制「一國兩制」。

但從電視新聞所見,美國總統特朗普沒有選邊站。他只是說香港的星期天遊行是他見過的最大的示威場面,並相信大陸和香港政府一定能夠解決好這個問題。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則質疑香港是否有「足夠自治」,揚言一旦逃犯修例通過,可能重新審視「香港關係法」。美國還有參議員提出所謂「人權制裁」,恫嚇禁止香港和大陸的相關官員進入美國,及凍結他們的海外資產。

WhatsApp Image 2019-06-12 at 21.56.50.jpg

香港是一個非常成熟的法治社會,香港市民亦對和平示威的權利珍之重之。港人不喜歡暴力,知道這是一個死胡同。抗爭無罪,但必須理性,除非你天真地認為革命是唯一的出路。所以,一切還需按照議會程序進行,遵循現行的機制運行。從這個意義上說,不論理由多麼崇高,任何暴力行為都將失去道德高地,絕得不到社會大多數支持。

筆者認為,修例還需如期表決走完程序,但修例造成的震蕩,近期內勢難平復。由於習近平本月下旬將赴日本大阪出席G20峰會,如果處理不當,修例之爭可能被有心人操作成為峰會的話題。畢竟不是主場,習近平肯定不希望遭遇尷尬場面。

WhatsApp Image 2019-06-12 at 23.00.05.jpg

昨天發生在金鐘的圍堵立法會,是本月九日的「反送中」遊行的延續。主辦方民陣號稱有逾百萬人參與,似有「報大數」之嫌。如果要與2003年的反對二十三條立法的大遊行相比,充其量規模相當,或不如前者。但當年的五十萬人上街,聲音多元,包括同性戀、菲傭、新移民議題,恍如「權益訴求嘉年華」。今次的遊行很不同,議題單一,反逃犯修例是唯一訴求。從這個角度分析,人數還是空前。

筆者完全相信,特區政府修改逃犯條例的初衷是美好的,動機是純良的。問題出在特區政府沒有對香港社會各界做好宣講工作。逃犯修例究竟是什麼?為什麼?會是什麼?不要說反對派,就是建制派許多要員也是雲裡霧裡的不明就裡。可見,林鄭月娥的管制團隊沒能「講好香港故事」,亦欠市民一個深入淺出闡述和溝通。政府對民間抵觸情緒的評估,也存在嚴重不足。

WhatsApp Image 2019-06-12 at 18.11.30.jpg

早在1984年,承諾「五十年不變」的一國兩制總設計師鄧小平,為了安撫半信半疑的港澳代表團,說「如果有什麼要變,一定是變得更好」。但他同時還說,「不要籠統地擔心干預,有些干預是必要的,要看這些干預是有利還是有損香港的繁榮穩定」。鄧公在非常困難的歷史條件下,尚能說服處於黃金發展時期的港人同心協力走向回歸之路。他的智慧,值得各界深入思考。

當今香港,經不起沒完沒了的政治折騰。借用國泰航空在港鐵發佈的最新廣告詞,Let’s Move beyond。專注民生議題,讓年輕人有更多的發展空間,才是香港之福。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