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論】Yes Man 先切割等指令?

2019-06-22
黃偉康
安里控股主席兼行政總裁
 
AAA

shutterstock_87463895.jpg

到底哪一個環節出錯,是歷史因素?是教育出錯?是政策、制度出錯?還是香港人「奴性」過強?

無可否認的是香港在22年前仍然由港英政府所統治,在經歷一個長時間的殖民政策後,不少香港人的性格變得唯命是從,唯利是圖亦屬正常,可是經歷了22年的回歸,歷史因素引發的「奴性」問題應該可以逐步淡化,但為何香港人的「奴性」仍然如此強烈?明顯是教育、政策及制度出現問題。

當然,有人會覺得「奴性」強不一定是壞事,因為「奴性」可以產生「Yes Man」,同時由於「Yes Man」唯命是從,政策推行將會更為順暢;可是「Yes Man」引發的問題,往往遠超想像。

shutterstock_212656909.jpg

首先,「Yes Man」唯命是從的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由於能力問題,而非服從性強,所以如果給「Yes Man」委以重任,最終事情可能變得焦頭爛額;另外,很多「Yes Man」都是不敢發言的一群,無論對事情有多懷疑,都會以不會提出反對聲音,因為他們只怕上司不滿,但卻沒有想過唯命事從很多時會產生反效果;最後,「Yes Man」如果只是中層,那麼唯命事從的行為最終會令下屬產生不滿,因為下屬不一定是「Yes Man」,故此「Yes Man」有時會令事情變得複雜,甚至引發災難亦不自知。

故此,過去兩年香港的分裂看似有所消退,又或者引用特首日前的言論,過去兩年香港社會相對平靜,但相對平靜有時會暗藏殺機。

前特首董建華在任時才會不斷提醒大家要「居安思危」,尤其是過去兩年相對平靜的香港,市民其實過得不快樂,在年初公布的「全球快樂指數」,香港跌至倒數第七名,因為面對高物價及極高樓價、工時長休息時間少、旅客過多但地方太少、醫療體系不足但仍要接收非本地居民等問題,香港特區政府卻拋出「包容」等口號式方案,又或者不少政界人士只願做「Yes Man」,沒有重視香港市民的真正壓力,只顧討好他們的上級,那麼香港市民的壓力爆煲,只是時間問題。所以今日特區政府的管治危機,絕非偶然的事情,「修例問題」亦只是一個導火線。

「Yes Man」有一個極大的缺點,就是危機爆發後,他們大多會等待指令,又或者盡快與問題切割,最後令危機越來越嚴重。

看看香港現在的情況,為何在6月16日前後,相關人士對「修例」的看法會頓時不同?為何民意早已多番質疑,相關人士仍然可以錯判形勢?為何當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努力解決中國與國際問題的時候,相關人士卻看不到「修例」問題引起國際質疑,最終會為中央添煩添亂?

又或者為何當民眾的反對聲音一發不可收拾後,有些相關人士卻高調與事件「切割」?故此,請習慣了做「Yes Man」的人士,認真考慮過去兩年香港是否真的相對平靜,還是問題早已根深蒂固,同時如果繼續選擇做「Yes Man」而非認真去想解決方案,那麼即使現在的問題逐步淡化,香港市民的壓力不能消去,香港亦只會步向惡性循環的困局。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