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遊行父母」與「示威教師」

2019-06-25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本年6月份至今,因修訂《逃犯條例》的政治風波,已爆發了兩次「大遊行」。筆者的不少朋友,也有參加。惹人關注的是,有為數不少的家長,都是「一家老幼」,帶着幾歲大的兒女一同上街。

www.jpg

很多「遊行父母」出現

從微觀的角度出發,有家長在小孩子身上掛上「不要拉我」、「不要鎖我」的字條。亦有小孩子幫家長高舉印有「反送中」、「反惡法」及「林鄭下台」等字句的橫額。筆者曾見到有朋友在社交媒體貼文,大意是指:「這是一場有很意義的『大遊行』,時局紛亂,小孩子也開始長大了,開始負起『公民責任』,一同捍衛香港的民主自由。」這兩場「大遊行」都是秩序良好,沒有任何暴力。結束後,有不少朋友都發帖,盛讚這是「香港人的驕傲」。

一周之後的今天,筆者看到那些「遊行父母」,似乎已暫時擱下了那些政治紛爭,卻帶同兒子去參與某些「社區親子活動」。對那些「遊行父母」來說,「大遊行」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另類的「親子活動」,也藉此灌輸了他們一直以來的「政治信仰」給下一代。

也有「示威教師」懷疑參與暴力衝擊

其實,在同一個「政治信仰」的光環之下,6月9日 (周日) 的大遊行結束後,在凌晨時分,已出現了「青年示威者」帶頭衝擊政府的情況。6月12日 (周三) 下午,青年人聚集政總附近,又出現了另一場暴力衝擊。

在鏡頭之下,我們看到有號稱「手無寸鐵」的示威者,以鐵枝及磚頭襲擊警方,甚至乎手持鐵馬,有隊形、有組織及有計劃的衝擊警方防線。先不論立場對錯,就算「反政府」的人如何狡辯,也不能否認,示威人士肯定有非法集結,亦肯定有使用武力,並肯定曾經襲擊警方!

其中,有一名據報是「通識科」教師,面部中了「布袋彈」,並在鏡頭前咒罵政府。我們亦不必爭辯是非對錯,筆者只想問清楚,為何該「示威教師」會受這種傷?他之前做了什麼?再退一步來說,至少我們可見,着實有教師高調地參與有暴力成份的示威。現場有人暴力衝擊政府,而該「示威教師」亦在現場,並站在最前線!

無論如何,很多「遊行家長」都對「青年示威者」的惡行視而不見,看到「示威教師」中了「布袋彈」,已不停的對政府及警方破口大罵。筆者只想問,家長們為什麼這般肯定,你們看到的視頻,是「事實之全部」?你又為何這般肯定,那「示威家長」沒有理虧?

為何某些「遊行家長」選擇姑息「青年示威者」?

其實,夾集在兩場和平的「大遊行」之中,確實爆發了至少兩場的暴力衝突。香港人亦不可能不知道,主流媒體有政治傾向,甚至乎有媒體人更是泛民的「領軍」,報道難免會有所偏頗,為何這麼聰明的香港人,都在此刻「選擇性失明」?為何一面倒的指責政府及警方?明明「青年示威者」 手持磚頭和鐵枝,並向警方攻擊,為何香港人仍稱他們為「手無寸鐵」?

其一、很多「遊行家長」帶着幾歲大的兒女,參與了整個運動當中「和平遊行」之部份,由「參與」而到「認同」,情感上先入為主,因此對稍後「青年示威者」的惡行視而不見。其二、相信更多「遊行家長」不是看不見「青年示威者」使用暴力,而是,「青年示威者」與「遊行家長」非親非故,不過是其他人的孩子;潛藏心裡的想法,就是希望「青年示威者」的行為,可削弱政府的管治威信,並逼使中央讓步,使普遍市民拿到最大好的好處及自由。

說穿了,「遊行家長」就是不介意人家的子女做「示威者」去逼迫政府;自己則與親生子女坐享其成,甚至乎在是非黑白仍弄不清楚的情況下,先跳出來罵政府,並支持反政府的「示威者」,自己則大搖大擺的加入和平「大遊行」的行列,安安全全的站在「道德高地」去咒罵政府,順道宣泄一下日常生活積壓在心裡的不滿情緒!

簡單來說,「遊行家長」繼續帶家中的小朋友參加「大遊行」,再任由其他人的孩子充當「青年示威者」,逼使政府讓步。如果成事,「遊行家長」就會對人說,例如「這是香港人的勝利」、『我家的兒子長大了」和「肩負起社會責任了」等等。萬一有什麼損傷,先不論是非對錯,流血的都只會是「青年示威者」,不過是其他人的孩子!

「遊行家長」的下一代會怎樣?

這種內心深處「只犧牲人家的孩子」之想法,自然是划算,但世上豈會有這些便宜事發生?只要你在這場「政治風波」當中,認同了反對派,默許了示威者的衝擊,並對他們的暴行「視而不見」;只一味指責政府及警方,甚至乎認為示威者才是受害者的話,即代表了「你認同使用暴力」!

這是那些「遊行家長」對親生兒女的最大「身教」!即你們「親身示範」了給下一代看,你們認為對着政府及警方,是可以使用暴力的!自此,你再對孩子說什麼也沒有用,因為孩子不會記住你做什麼,但你的舉動、你的價值觀及表態,都會深印下一代的腦海,影響他們一生!你今日對「青年示威者」的惡行視而不見,完全沒有與「暴力」劃清界線,甚至乎告訴下一代,這場「大遊行」是「香港人的驕傲」,下一代會怎樣想呢?

等到十多年後,你們的孩子長大,極有機會,就是由那一班「示威教師」教導他們了。「示威教師」會教導你們的兒女做什麼呢?

我們不是在談「示威教師」應否「示威」。在香港崇尚自由社會下,「示威教師」當然有權「遊行」,亦有權「集會」及「示威」。在現行的社會風氣及法律機制下,就算他們參與「暴力衝擊」政府,也未必可以把他們定罪。就算定罪了,法庭可能仍是輕判。判罪了,恐怕他們亦可繼續執教!

「示威教師」當然可以用「身教」來感染所有學生一同參與「暴力抗爭」。其實他們亦有絕對的自由,鼓勵你們的兒女去一同去「慷慨就義」!

各位「遊行家長」,既然你們今天選擇姑息「青年示威者」,認為這全是政府的錯,甚至乎認為自己掌握的便是真理及真相的話,你們又是否願意下一代為這個政治理念犧牲?既然你們有這麼崇高的政治理念,並希望一代傳一代,你們是否已作好準備,要下一代「隨時候命」,並接受「示威教師」的差遣?

總的來說,現在「遊行父母」姑息了「示威教師」及「青年示威者」,但總有一日,「示威教師」極有可能會反過來,把你們的孩子都變成了「青年示威者」!

老人家的智慧:「眾地莫企」

就算不去想將來之事,只看眼前,有誰可確保每一場遊行,都可以和平進行?如果「搞手」想把行動升級,在「大遊行」時發動暴力衝擊呢?就算他們不打算這樣做,如果萬一有絕少數人有這種想法呢?在幾十萬人上街的情況下,只要有極少數的好事之徒搞事,後果已可以很嚴重。退一步來說,就算是當年普天同慶的日子,在蘭桂坊一樣出現了「人踩人」的意外。

從來,人多的地方也有危險性,在世界各地的遊行,亦非常容易會生出意外。至少,家長們應該衡量一下風險,遊行絕不是「親子活動」,亦不是一年一度的「嘉年華」。所謂「眾地莫企」,家長們何必帶同自己的子女犯險?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長期以來,新聞自由是港人最珍視的價值之一;但在過去兩個月,我作為記者,在遊行活動中就親身經歷了不少遭示威者恐嚇、要求「不要拍照」的場景。

    戴慶成  2019-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