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民主派「不割蓆」等同縱容暴行

2019-07-04
李伯達
媒體人
 
AAA

DEMO1.jpg                                

「無論如何,我還是選擇站在年輕人這一邊。你們要譴責的,是把他們逼到如此地步的暴政,……要指摘,請對準高牆,而不是這些用盡一切方法,還是得不到絲毫回應、卻仍在努力的一眾雞蛋。」七月一日,示威者暴力攻陷立法會,蹂躪議會,一名自稱「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友人在群組轉發了上述文字。我不知道這是否代表他的立場,但正是這種表面站在道德制高點,一副滿眼含淚、悲天憫人,實則不問是非,漠視暴力,縱容青年無法無天,亦令香港法紀蕩然無存!

眾目睽睽之下,全副武裝,身穿黑衣、戴安全帽、口罩、手套,用鐵棍和鐵籠車撞擊立法會玻璃大門,沖入議會大樓肆意打砸,在牆上塗鴉粗言穢語,會議廳塗污特區區徽,展示象徵「港獨」的港英龍獅旗,撕毀基本法……如果說當年台灣的太陽花運動,佔領立法院還是和平的,那麼這場港版「太陽花」則是極端暴力,毫無底線。

儘管香港各界嚴厲譴責事件,連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大律師公會、香港美國商會亦發聲,但將「和理非」掛在嘴邊的民主派卻視而不見,不肯對暴徒作出譴責,反而將所有責任歸咎於特區政府,攻擊特首林鄭月娥「未有任何回應和溝通的誠意,拒絕面對社會」、「將年輕人推到絕望」,云云。

平時張口閉口「法治」的公民黨,發表聲明表示「由市民的不滿、年輕人的絕望所引發的嚴重衝突事件,責任皆在於政府閉目塞聽、麻木不仁。」這根本是顛倒黑白,指鹿為馬。在上次被民主派痛罵「血腥鎮壓」之後,警察這次選擇了忍讓,只有暴徒單方面的打砸,哪來的「嚴重衝突」?一向溫文爾雅的陳弘毅教授也忍不住發表聲明批評這個「大狀黨」,「視法治為無物,這是法律人的悲哀,也是香港的悲哀。」

工黨議員張超雄則指責守候在議會裡的防暴警察突然撤走,是導致事件的起因,並指這是警方故意設下的「空城計」。張超雄言下之意,似乎是這群「稚子」「義士」太傻太天真,警察用心險惡,誘導他們「衝動」。總之,都是警察的錯。武力驅散不行,放軟手腳也不行,政客之無恥,莫過於此。

五年前的佔中運動後期,勇武抗爭派冒起,「和理非」派與之割蓆,表示不認同甚至譴責。這次反修例抗爭,民主派認為「勇武派」只是抗爭手法不同,但目標一致,可以互相補充,「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尤其六月十二日「勇武派」衝擊立法會,成功逼政府暫緩修例,民主派更堅持不篤灰(不做指證者)、不割蓆、不指責的立場,甚至千方百計美化他們的行為。組織大遊行的「民陣」更透過社交網站發家書,指絕對理解和明白抗爭者的選擇,「一眾學子,奮不顧身,放手一搏,其實只是踏出了比我們所有人都更有勇氣的一步」。

雖然多名民主派議員「以身阻擋」、「跪地相勸」不要撞擊立法會玻璃大門,但他們為了吸納「勇武派」的選票,對赤裸裸的犯罪行為不割蓆,其實就是慫恿暴行,縱容青年「革命無罪、造反有理」,令暴力進一步蔓延,也是對香港法治精神的褻瀆。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也是香港的根基,丟了法治,香港還剩下什麼?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