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論】央行正面對的問題

2019-07-12
黃偉康
安里控股主席兼行政總裁
 
AAA

shutterstock_524250877_副本2.jpg

中國的短期借款成本,降至全球金融危機以來最低水平,中國人民銀行近期在向金融體系注入流動性,以支持向較小城市和農村地區的銀行放貸,結果上海銀行同業拆息(Shibor)上周跌至0.884%,為2009年4月份以來的最低水平,並且僅略高於金融海嘯最嚴重時期,中央推出4萬億元人民幣刺激計劃時所創的紀錄低位。而且波動較小的三個月貸款利率也在過去兩周下跌約0.3個百分點,至2.627%,這是自2010年末以來的最低水平。

雖然近日人行的行動令內地的流動性大增,與上月人行行長易綱表示,如果中美貿易戰進一步升級,中國在調整利率方面「有很大的空間」的言論吻合,可是近期流動性增加亦可能是人行對包商銀行被接管,引發較小城市和農村地區的銀行出現資金困難的一個回應,而且有跡象顯示,較低的借款成本未能向下傳遞,最高和最低評級銀行的信貸息差亦出現異常巨大的差距。故此,人行更有可能在今年內繼續推出有針對性的寬松政策,而不是全面減息。

事實上,人行現在面對最大的問題,就是經濟如果再度出現困局的時候,減息或全面降準是否可以刺激經濟,同時全面寬鬆政策要面對的是將會是「覆水難收」(It is no use crying over spilled milk.)的惡果。要知道現在Shibor跌至接近金融海嘯時期的水平,或者可以為金融市場帶來短暫性的亢奮,但2009年中央推出的4萬億元人民幣救市政策,最終引發的產能過剩的問題,不少至今仍未能有效解決,同時亦導致地方政府及不少企業債務過高的問題,因此中央在近年才要積極去槓桿化,但想不到去槓桿化尚未完成,經濟已出現下行壓力,但再度增加市場的槓桿比率,又是否可以解決經濟的長遠問題,還是會走入一個惡性循環之中?

不過,人行似乎不是全球唯一一個中央銀行要面對覆水難收的難題,之前也提及過,美國聯儲局進行縮表及加息政策之後,美國經濟即時失去增長動力,令聯儲局不得不暫停縮表政策,早前市場更開始憧憬聯儲局有機會在今年內進行減息的行動,可見人行與聯儲局都是同病相連,但同時亦反映出,過去十年全球經濟體系,均沒有走出金融海嘯的陰影,同時不少經濟體及企業對信貸的依賴度有增無減,這將會令全球經濟在可見的將來,再度陷入另一個巨大危機之漩渦中,而且衝擊力可能比2008年金融海嘯之力度為大。

原稿載於《The Standard》專欄

其他文章:【「里」論】守住自己優勢 不假外求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任何執政者,如果得不到群眾的支持,未必會失敗,但如果要成功,就必須要群眾支持。

    黃偉康  2019-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