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澤遠:中共基層動員能力依然強大

2019-07-15
 
AAA

xn.jpg

2014年西寧站周邊平均每天有48起案件,2018年全年案件只有42起,今年以來(截至7月9日)只有七起。談起這個數據,青海省西寧市火車站站前派出所所長葉占軍很是自豪。

我以為聽錯了,追問道:「你是說現在一年的發案率還沒有幾年前一天的發案率高嗎?」

「是的。」葉占軍十分肯定。這位在基層派出所摸爬滾打多年的警察說,火車站周邊人口流動大,人員類型複雜,以前社會治安、道路交通、城市建設、市容環境等問題層出不窮,警情不斷,警員每天都疲於奔命,經常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也沒有時間照顧家庭。

為什麼短短幾年就出現如此驚人的變化?葉占軍認為,這一方面是因為近年來西寧火車站及其周邊區域的大規模改建,大幅改善了這一區域髒亂差的環境。更重要的是,2017年年底,西寧火車站區域的社區、派出所、汽車站、城管、交警、企業等九家單位的25個中共黨支部成立了「夏都樞紐」黨建聯盟,聯盟通過聯席辦公,資源共享,優勢互補,無縫銜接,共同進行火車站區域社會綜合治理。

也就是說,許多以前靠一個部門難以解決的問題,現在變成了由聯盟各單位協力共管。比如,以前火車站區域黑車、違法佔道經營、黑店宰客、賣淫嫖娼、打架鬥毆等現象屢見不鮮,黨建聯盟成立後,這類問題仍由相關主管部門負責牽頭,但聯盟也會查找問題源頭,及時協調其他單位配合解決。

西寧市火車站區域發案率斷崖式下降減輕了葉占軍的日常工作壓力。不過他也表示,這不等於派出所的責任減輕了。作為黨建聯盟中的一員,派出所的職權其實也受到更多的監督,「我們執法必須更加規範,更加註重與轄區各單位、企業和居民的溝通,注重防範於未然」。

黨建是指中共自身建設。中共開國領袖毛澤東曾把「統一戰線,武裝鬥爭,黨的建設」總結為中共奪取政權的「三大法寶」。改革開放後,中共黨建一度受到削弱,領導幹部中「不信馬列信鬼神」的現象比比皆是,許多基層黨組織軟弱渙散,甚至名存實亡,遠遠達不到中共高層所要求的戰鬥力。

中共十八大後,黨建被重新提上事關中共生死存亡的高度。2017年7月,中共召開全國城市基層黨建工作會議,要求強化街道黨組織統籌協調功能,推進街道社區黨建、單位黨建、行業黨建互聯互動,健全市、區、街道、社區黨組織四級聯動體系。

此後,中共在各城市嘗試黨建互聯互動的新模式。西寧市火車基層黨建聯盟就是中共西寧市委打造「夏都城市黨建聯盟」的一部分,其目的是加強中共對一切工作的集中統一領導,鞏固中共執政基礎,提升基層治理水平。

「夏都城市黨建聯盟」將區域內所有社區,省、市、區機關企事業單位,非公經濟組織和社會組織統籌聯合在一起,形成城市黨建聯合體,推行以組織共建、責任共擔、資源共享、經費共籌、事務共商、組織活動聯辦、黨員管理聯抓、文明城市聯創、社會治安聯防、志願服務聯做為主要內容的「五共五聯」機制,逐步形成「黨的統一領導,街道社區牽頭,各類組織聯動、各項工作聯做」的城市治理模式。

中共基層組織功能擴張,尤其是一些非公經濟組織也被中共黨建聯盟納入麾下,會不會扼殺一個城市活力?這或許很難簡單地用「會」或「不會」來回答。但西寧市正努力將自己打造成中國行政審批事項最少、審批效率最高的省會城市,目的就是要釋放經濟和社會發展活力。

漫步在西寧街頭,不難發現這個位於中國西北偏遠地區的城市十分整潔,綠意盎然,當局顯然在環保方面下了不少功夫。同許多中國東南地區的城市一樣,如今的西寧市也是高樓林立,城區規模也在不斷擴展,顯見當地還是把發展當作「硬道理」。

傍晚時分,西寧市中心廣場遊人如織,熱鬧非凡,既有中老年人的廣場舞,也有年輕人的現代舞,還有藏族舞蹈,一派祥和景象。

從西寧火車站區域和整個西寧市區的綜合治理效果看,中共黨建聯盟並不是一個停留在紙面上的概念,而是一個增強中共基層組織功能、提升社會綜合治理水平的有效形式,它反映出中共的基層動員能力依然強大。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