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渤:也談「不合作運動」

2019-07-30
 
AAA

WhatsApp Image 2019-07-30 at 18.35.36.jpg

時事短打 鮑渤

今早上班高峰期,又遭遇示威人士的「不合作運動」。以筆者現場所見,港鐵的車門關十次八次都關不上,乘客很着急。有人憤怒辱罵和推撞,有人喝彩支持打氣,有人搖頭歎氣或沉默。社會撕裂如此,徒呼奈何。再這樣鬧下去,上班上學、約朋友飲茶吃飯、談生意簽約,遲到或爽約就會變成香港的新常態。

「反送中」持續了50多天,香港還在流血不止。每個週末都有大型示威,數萬人上街已是「最低消費」,催淚彈硝煙中的火爆肢體衝突成了電視新聞最常見的畫面之一。

筆者有些好奇,這些不合作運動(Non-cooperation movement)的參與者,對運動的「遊戲規則」,究竟有多少了解?被譽為「不合作之父」的甘地有一個堅如磐石的原則,就是非暴力。他認為暴力在本質上是懦弱的表現,所以真正強大的是非暴力。坦然面對暴力打擊的人,身心蘊藏着比任何暴力都更強大的力量。正是這樣一種堅持和執著,導致他所領導的不合作運動「得道者多助」,為世人所傳頌。

面對不公不義,筆者從不反對抗爭,但形式應該是和平理性和非暴力,要以戒急用忍的精神,以道義的感召力量,以人類共同遵守的文明準則,逼使強權低下高貴和傲慢的頭顱。

香港這些年的社運經驗告訴我們,任何導致民意流失的抗爭,都沒有意義,都無疾而終。抗爭者不僅要令支持自己的人繼續支持,還要令不支持的人轉為自己的支持者,才能取得成功。在港鐵、稅局、入境處等提供公共服務的場所取鬧,無論理想多麼崇高,都必將失去道德高地。

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日本作家村上春樹說過一句話,「在高牆和雞蛋之間,我永遠站在雞蛋那邊」。高墻與雞蛋論,在近年的香港社會運動中被廣泛使用,姑且不論此喻在香港當下的語境中是否恰當,但有一點是肯定的,要想公道人心選擇站在雞蛋這邊,你首先要成為一枚有尊嚴有正義感的雞蛋。每一個個體在國家機器面前都脆弱如雞蛋,但有時也會不知不覺成為高墻的一部分。當固執地認為你永遠是對的,錯都在別人,你心中實際上已經築起粗暴對待其他雞蛋的高墻。

非暴力抗爭能否成功,也視乎對手是誰。曾經在印度皇家警察任職的英國作家奧威爾指出,唯有英國治下才能產生甘地,這需要新聞自由、集會和言論自由的土壤。他說過,「假如俄國也有一個甘地,他什麼事也幹不成」。

香港瀕臨自我毀滅的懸崖,我們不能把法治作為政治豪賭的籌碼。是時候讓不同政治光譜的持份者,包括立法會議員、官員、政黨、社團和所有市民,暫且放下黨派之利,藍黃之爭,Agree to disagree。否則,社會秩序的崩盤就在眼前。這個結果,絕非香港人所樂見。

延伸閱讀
  • 在香港陷入史無前例的動亂中舉行的這次選舉,改寫了香港區域組織的勢力版圖,其未來的政治走向,至少有四點值得關注。

    鮑渤  2019-11-26